【魔法學園 肆.心之聲】─第一章 柊

*******
這個世界上
煩人的事情總是多過開心的事
就像笑容與淚水永遠不會成比例一樣
***********

砰──轟隆!

數量驚人的巨大落石摔落地面發出可怕的聲響,砰然地聲音在林峰之間相互傳遞、放大然後擴散,迴音的效果讓這些巨響顯得更加可怕。

這就是灰林峰內,端木家族精心規劃的通道陷阱之一:落石陣。

「可惡!」長巾甩動,一個身影俐落的在落石之間穿梭,嬌俏的臉上滿是惱怒,「搞什麼鬼啊!這是第幾個陷阱了?」

『沒記錯的話是第二十八個,』在落石中玩夾縫求生存的遊戲,一隻小巧的狐狸悠然地回答了這個問題,『梅,妳是不是犯太歲啊?』

「放屁!」誰犯太歲了!?梅火大的用力踹了身旁的枯木,藉著反作用力跳開頭上即將下落的大批石灰塵埃,「與其在那裡說這些沒營養的東西,還不如去找找我們會一直遇到陷阱的原因!」

『氣質,氣質啊。』

「氣質個鬼!」怒,「先把這些陷阱搞定再來跟我說氣質吧!」

是的,沒錯,從踏入端木的領域之後,一人一狐就不停的遇上陷阱,但是這沒道理啊!這條路可是她回家的路,就算每次回家陣法都有變動好了,以她對於自家陷阱佈置手法的了解,她很確定自己每一道陷阱都完美的避開了,可每當她以為自己已經完全避開,判定自己踏上安全區域的那個瞬間──

──那個才剛被她避開的陷阱就會馬上發動!而且是屢試不爽!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家族給予她的考驗?難道家族想要測試她有沒有平安度過每個陷阱的能耐?但是她沒接到這類風聲啊!

「飛仙,破陣了!」靈活的鑽出了落石的範圍,梅跳到崖壁上的一個突起處站定,右手順時針劃圈將長巾甩成圓,運氣,符紙扣於指間,「臨者出、兵者現!」

破!

黃符跟飛仙的風吼同時發出,精準的將暴露出來的落石陣眼給爆破!

『恭喜破紀錄,這是我們第一次踩到二十八個陷阱,可喜可賀,可喜可賀……』皮笑肉不笑的抖著滿身的灰塵,飛仙扯扯嘴角跳回梅的肩膀,『再這樣一路拆下去,要是通道上的陷阱被我們拆光怎麼辦啊?』

「啊啊~我哪知啊……可惡,回去肯定要被罵了……」梅苦惱的抓著頭,不懂,她真的不懂啊!「飛仙,我在陷阱的距離判斷上有出錯嗎?」

『嗯,老實說,沒有,』飛仙仔細思考過後有些氣餒的搖搖頭,『但我們就是踩到了,而且還不只一個。』踩的牠也很無語。

「還是說陷阱的範圍改大了?」

『我沒有接到這類的告知,而且之前我自己回本家的時候,陷阱都很正常啊,』飛仙困惑的說著,開始跟梅一起找原因,『已經踩到二十八個了,再這樣下去會很不妙。』

「何止不妙,是大大不妙好嗎……」梅無力的嘆氣,眉頭糾結的程度絕對可以夾住一雙免洗筷,「只要再踩上兩個,我們難得的假期就可以直接泡湯了……」

端木家家訓,第七條:三十為限,破者好自為之。

這個三十的意思,是指回家的這段路上不可以踩到超過三十個陷阱,畢竟這些通道上的陷阱是保障家族安全的手段之一,如果每個族人回家都是看到陷阱就拆……那這通道還有什麼防衛效果可言啊?

所以有了三十為限這樣的家訓,至於為什麼是三十而不是規定不准踩到……那是因為陷阱的放置是家族內競爭項目之一,為了競爭,各種千奇百怪的隱藏陷阱手法都會出來,令人防不勝防,在經過種種考量與實地測試之後,才定下了三十這個數字。

另外,如果有人會笨到死在自家的陷阱上,那端木家族會直接當族裡沒這個人。

只有在族裡學到一定程度之後,考核通過了才能夠離開家族出外學習,而都已經通過考核的人在出去之後還會被自家陷阱擺平……那家族要你何用?

繼續往前走,梅跟飛仙邊走邊討論著,而就在她們討論到要將陷阱的假想範圍擴大個二十碼左右時,突然,她們右手邊傳來了爆炸的聲響!

轟!砰隆隆!

「咦?」爆炸?被右側的巨響嚇到,梅很自然的朝右手邊看去,不看還好,這一看……「又是陷阱!?」怎麼會!而且看這個陣式跟擺法,不是吧?「這難道是……我們離開本家要去學校報到的時候佈置的那個……」

『刺棘陷阱,附帶爆炸效果,而且我們為了好玩還把水霧幻像加上去,』很貼心的在旁解說,飛仙看著周圍開始出現的霧氣幻影,表情說不上是陰沉還是憂鬱,『這絕對有問題。』

「沒錯,絕對有問題,」梅附和道,她們兩個是不可能踩到自己親手佈置的陷阱的,而且在她的記憶中,想要觸發那個陷阱,不管怎麼樣也要再往前走大概二十步左右,以她們現在的位置來看是根本不可能踏到的,所以……「飛仙,你跟我想到一樣的事情嗎?」

『大概差不多,不過,我們最近不是很安分守己嗎?』

「這世界上無聊的人太多了,所謂人心叵測大概就是這樣,只是我們很倒楣的遇上而已。」有些生氣的甩出長巾,梅瞪著那個正朝自己方向猛烈襲來的陷阱,心中有了雪亮的解答。

為什麼明明已經避開的陷阱會突然發動?

為什麼根本還沒遇到的陷阱會提早被觸發?

為什麼只是很單純的走在路上而這些該死的陷阱卻會瞄準她們兩個!?

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有人在玩她們!!

「我不管你是誰!馬上給我滾出來!」生氣的吶喊道,梅甩手賞了那個來勢洶洶的陷阱一發掃擊,僅此一擊,就把陷阱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真是乾淨俐落。』

「那當然,」要破解自己親手佈下的陣式對她來說連小菜一碟都算不上,「好了,該出來了吧?雖然不知道你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但是再躲……就別怪我親自把人給抓出來!」

喀啦……

幾顆碎石從一座石壁上頭滾了下來,隨著梅的怒斥,一個身影慢慢的從石縫中探了出來。

「啊哈哈,午安~天氣真好~」

來人說,臉上是一臉憨然的笑,而相對於這樣的笑,梅則是處在爆發邊緣。

「妳怎麼會在這裡!!」大叫著衝上去,梅忍住在第一時間揪住對方衣領的衝動,「妳不是回家了嗎?為什麼會跟在我們後面啊?給我說清楚!白、羽、柔!」

沒錯,那個人是白羽柔,此時正一臉陽光燦爛的傻笑,穿著道服揹著行囊,在穿著裝扮上頗有出外修行的架勢。

「哎呀,那個,就是期末考的時候啊,我不是說了想在暑假的時候來找妳玩?」攪著手指,羽柔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所以我就偷偷跟來啦~有沒有覺得很驚喜呀?」

驚喜?

有驚,但是絕對沒有喜!

「驚喜個頭啦!」梅終於忍不住的一把扯過羽柔的領子,大有磨刀霍霍向豬羊的氣勢,「妳害慘我們了知不知道啊?」

「啊?」當事人顯然不知道自己幹了些什麼,「梅,妳在說什麼啊?我只是跟在妳們後面走而已,什麼害人啊?」

果然。

無力感上湧,梅跟飛仙的頭上同時閃過了『交友不慎』四個大字。

「妳、妳難道完全沒有注意到那些陷阱嗎?」

「什麼!?有陷阱!?」羽柔大驚,立刻緊張的四下張望,「哪裡?陷阱在哪裡?踩到就不好了!」

………

……

很好,所以我們強大的白羽柔同學並不是故意要整人,而是根本沒發現有陷阱的存在,不但直接乾脆又很光明正大的從陷阱上踏過去,重點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早就踩到一種叫做陷阱的東西,還踩了不只一個。

可是等一下,這沒道理啊!

陷阱是羽柔踩的,那為什麼這些被觸發的陷阱攻擊對象卻會是她們啊?

「羽柔,妳身上是不是帶了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

「就是類似符咒或是護符之類的,有嗎?」

「噢!」一敲掌心,羽柔笑著點頭,「有啊有啊,媽媽聽到我要來找妳玩,特地給了我這個呢!」她獻寶似的將一張符從口袋裡掏出來,「看!是我媽親手寫的,她叫我在跟蹤……不對,是尾隨……呃、也不對,是來找妳玩的時候要一直帶著,所以我就照做啦~」她說,然後將手中那張符紙拿到面前端詳,帶點疑惑的傻笑著,「不過……這張符到底是用來幹麻的啊?」

啪嘰、啪嘰……

兩聲微妙的聲響分別自梅跟飛仙的腦中迸出,熱帶低氣壓以非人哉的速度成形並且籠罩了整座山峰。

「那是…用來隱藏自身氣息,並且將自己的災禍誘導到他人身上的符咒……」咬牙切齒的說,梅瞪著那張精美又強大的符,內心有說不出的憋屈,天啊!她一路上的災難就是因為這張符!還有拿著這張符的大白目嗎?

沒、天、理、啊!

強大的怒氣席捲而來,梅一把抓下那張很好很強大的符咒,正想要狠狠地將符紙揉成一團的同時,一串字突然從紙上浮現:

『端木同學,我家的羽柔還請多多照顧了唷~♥』結尾附帶愛心符號,落款是『白』。

字串一出,梅發現自己拿著符紙的手怎麼樣都揉不下去了。

「什、什麼端木同學嘛,我、我還沒得到這個姓氏呢……」梅有些臉紅的嘀咕著,心底有著些微的震動,白家的先知稱她為『端木』……這是在暗示她什麼嗎?難道說在不久的將來,她真的可以成功的得到這個姓氏……?

「梅?妳怎麼啦?」伸手在發呆的梅眼前揮來揮去,羽柔在一旁搖頭晃腦著,「啊!該不會是肚子餓了吧?我有帶便當來喔!要不要一起吃?」

「誰肚子餓啊?才不像妳那麼嘴饞呢!」隨手將那張符咒以『封紙』的手法折起,梅看向一臉傻呼呼的羽柔,「怎麼只有妳來?紅鸞呢?」

「呃、這個紅鸞嘛……」聽到梅的提問,羽柔尷尬了一下,「這次只有我自己過來,紅鸞她…她現在應該還在家裡……」

『咦?妳們吵架啦?』

「才不是吵架呢!」第一時間反駁飛仙的猜測,羽柔隨地靠著山壁坐了下來,有點顧左右而言他,「我只是…只是偶爾想自己出來玩,呃……當然如果紅鸞也一起來感覺好像也不錯,可是……嗯~~總之這次我是自己出來的……」

聽到這種沒什麼說服力的發言,梅只是眉頭一挑腦子一轉,相當輕易的推出羽柔話底真正的顧忌。

暑假,基本上每個學校的暑假期間都是差不多的,所以現在法蘭斯克學園應該也正在放假,這也代表著羽柔的姐姐此時正在假期中,一般人放假都會回家去的,所以……

「妳啊,何必拐彎抹角的講,就直接說因為妳姐回去就好嘛,」一語道破羽柔的小心思,梅嘆了嘆,「不過,想替妳姐跟紅鸞製造談話空間是不錯,但有必要做到自己一個人跑出來的地步嗎?啊,妳這次出來該不會是瞞著紅鸞跟妳姐吧?」

「這、這個……」

『看來答案很明顯了,』跳到梅的肩膀上,飛仙看著羽柔,『妳這樣一聲不吭的就跑出來,不怕回去紅鸞哭給妳看啊?』

「才、才不會有那種事呢!」低著頭,羽柔一個勁的瞪著地上的砂石,「紅鸞、紅鸞現在有姐姐了,這樣很好……畢竟,紅鸞本來就是姐姐的靈獸……」

嚴格說起來,紅鸞也是因為姐姐的命令才一直陪在她身邊的,她們之間沒有任何的連結也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只是因為相處的時間太久了,才讓她產生『也許可以就這樣永遠在一起』的錯覺,現在這樣才是對的,紅鸞終於可以回到姐姐身邊了。

可為什麼,光是想像紅鸞開心的站在姐姐身邊,自己就會覺得有點心痛呢?為什麼心裡會有種空蕩蕩的感覺,好像少了什麼一樣……

……她不敢去面對。

悶著頭玩著地上的沙子,羽柔的臉上有著遮掩不住的失落,而就在她的思考越想越萎靡的時候──

「──笨蛋!」一個爆栗敲下去,梅很大力的直接把坐在地上的人敲醒,「妳在那裡鑽什麼牛角尖啊?」

「才、才不是鑽牛角尖呢!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妳這個笨蛋!一個人在那裡想些有的沒有的,然後悶聲不吭的就從家裡跑出來,妳有沒有想過萬一紅鸞需要妳陪在她身邊那怎麼辦啊?」

需要她?

「不會吧…現在姐姐都已經回來了……」怎麼還會需要她呢?

「說妳笨還不承認,」梅揉了揉太陽穴,頗有對牛彈琴的無奈,「雖然紅鸞的確不是妳的靈獸,但是撇去這種關係不談,大家也都是朋友吧?而妳居然在朋友面臨混亂的時候丟下人家不管,這也未免太不厚道了!」

「混亂?」被梅指著鼻子碎碎念,羽柔混亂了,「什麼混亂啊?」

「我問妳,妳是為了什麼自己跑出來的?」提問。

「呃……我是想說,紅鸞跟姐姐好久沒有見面了,我還待在家裡的話總覺得像電燈泡一樣,」而且還是五百燭光的那種,超級閃亮又刺眼,「所以就跑出來啦,這樣也可以給紅鸞跟姐姐更多的談話空間嘛……欸,不是嗎?」

『妳在想什麼啊?』飛仙無力了,『既然妳知道她們很久沒見面了,那就應該扮演一下中間人的角色啊,至少替她們架一點溝通橋樑,再不然就默默陪在她們身邊也比現在這樣強的多。』

「咦?」是這樣嗎?聽到這樣的言論,羽柔像是被什麼東西敲醒,想了半晌之後慌忙的整個站起來,「那我、我現在還是趕快回家好了!」語畢,轉頭就想走。

「慢著!」看到對方轉身就要離開,梅一個甩手將長巾拋了出去,直接準確的勒住某人的腳步,「妳?回家?現在?」這是在說笑吧?

「呃、對啊,我回去補救一下……」

補救個屁!梅的額頭上冒出青筋,手上向後一扯將人給拉了回來,「妳知道回去的路怎麼走嗎?」

怎麼走?「不就是照著原路走回去嗎?」指著山下的方向,羽柔很天真的回答,「放心,我不會迷路的!」

並不是迷路的問題。

進入端木家範圍之後想出去就只有抵達本家之後再從本家的出口出去,走到一半就想中途折返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去』跟『返』的道路看起來相同但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想去端木本家,遇到的只會是阻擋性質的障礙,但如果想中途折回去……

那麼等著妳的就會是歷代當家們親手佈置的好東西,所以一般人如果想照原路回去,最大的可能性應該是被陷阱給玩死。

「妳……妳到底知不知道我們家是幹什麼的?」

「做什麼的?這個,媽媽說妳們家是做裝潢跟土木的!」

「啊?」裝潢?土木?「那是什麼?」梅傻了一下,她怎麼從來不知道自己家裡居然還有做這種事業?

「就是類似房屋改建跟美化環境之類的,不對嗎?」

房屋改建?美化環境?

梅覺得自己的頭好痛,這何止不對!是大大不對!

「我家才不是做那個的!」梅忍不住大叫起來,天啊,桌子!哪裡有桌子可以讓她翻一下?她需要桌子!「妳媽怎麼跟妳說的?」白家的先知怎麼可能不知道端木家的本行!「妳是不是聽錯了啊?」

「呃、沒聽錯啊,媽媽說,很多大戶人家或者是有錢人要蓋房子的時候都會找妳們去『做土木』,然後啊,已經蓋好房子的也會請妳們家的人去『裝潢』……」有些吞吞吐吐的說,然後羽柔發現某人的臉色不甚好看,「那個,梅?妳怎麼了嗎?臉色有點難看耶。」

「我沒事……」只是頭有點暈而已,梅扶著自己的腦袋,一時之間頗有無語問蒼天的感覺。

沒想到自己家裡的職業會被白家的先知形容成『做土木』跟『裝潢』……這個影射會不會做的太牽強啊?

好吧,硬要扯的話的確也是扯得上邊,畢竟去別人家佈置陣法跟陷阱,怎麼也算得上是一種需要動土木的工程,然後替房子內部加裝各式各樣的五四三,護陣、改動風水、聚財氣等等的,也可以勉強說是在『裝潢』……

不過,「妳媽的說法也真是太含蓄了,」含蓄到她腦子得轉上好幾個彎才能理解過來,「總之,妳都已經走到這裡了,至少也到我們家坐一下再走吧,到家之後我再請人送妳回去,這樣比較安全。」

「安全?」羽柔的雙眼呆了一下,然後有些疑惑的歪頭想著,「對喔…剛剛也聽妳們說什麼陷阱什麼的,梅,為什麼要去妳家的路上會有陷阱啊?」

「因為我家地太大,沒錢請守衛,只好佈置陷阱防止有心人士來騷擾,」說著隨便亂掰的詞,梅不想做太多解釋,「倒是妳,接下來的路上麻煩跟好,別再踩到陷阱了,不然我會被家裡的人罵的。」

「喔,」相當認真的點頭,「梅,妳家到底有多大啊?」

「從進入石林開始,妳目光所及的每塊土地全都是我們家的範圍。」

「咦咦!?」羽柔大驚,天啊,從進入石林的範圍開始算?那梅的家至少有好幾個山頭耶!「這也太大了吧!全部都是嗎!?」

「嗯哼~」點頭,梅頗感自豪的慢慢收起自己的長圍巾,「嚇到了嗎?」

「梅,我都不知道原來妳是千金大小姐啊!」

「誰千金啦!」又是一拳巴過去,梅好氣又好笑,「別說廢話了,快跟上來,一路上已經耽誤不少時間了。」她可不想太晚回去,太陽下山之後通道上的陷阱會變得更難辨識,到時候就有趣了。

「梅,我現在是知道妳們家為什麼要放那麼多陷阱了,可是……」有些頭大的跟上梅跟飛仙的腳步,羽柔不解的看著四周,「可是,為什麼沒有私家人的專用密道還什麼的啊?這樣每次要回家都要過一堆陷阱,很恐怖耶!」

「這個嘛……其實這些陷阱是我們家特有的陣法複習傳統,妳可以把她當成我們家的家族特色。」掰很大掰不用錢,梅繼續隨口誆騙某人。

「哇,妳們家好嚴格……嗯!決定了!那我以後每個寒暑假都來玩!順便複習陣法!」

別來,我求你。

梅翻著白眼如此作想,兩人一狐繼續踏上了路途,在梅對陣法的理解跟飛仙敏銳的感知下,她們行走的非常順利,唯一的例外就是白某人這個毒瘤。

根據統計,除去一開始害梅跟飛仙手忙腳亂的那幾個陣法陷阱之外,白羽柔個人大概踩到了五個以上的一般性陷阱(山林獵戶用來抓野豬的那種),然後摔進坑洞陷阱裡七次,甚至還中了那種分家拿來充數搞笑用,連老鼠都不會上當的陷阱……

而在不知道第幾次把羽柔從極端愚蠢不可思議的陷阱裡救出來後,梅終於受不了了。

「白、羽、柔!妳到底是來幹麻的!?」

「啊哈哈……呃、來觀光?」

「觀光個頭!」梅爆發了,「就連真的觀光客都不會踩到那種擺明拿來抓野豬的陷阱!妳居然可以踩的那麼高興是怎麼回事啊!?」

「我不是故意的,人家剛好在想事情嘛……」嚅囁的說,羽柔自己摸了摸鼻子沒敢反駁,「妳也用不著那麼生氣……」

用不著那麼生氣!?她現在惱火的頭快炸掉了!因為羽柔踩到的每一個陷阱都會被家族算到自己頭上來!如果是高等一點的陷阱那也就算了,可為什麼偏偏是這種讓人哭笑不得的、蠢到人神共憤的陷阱呢!?

不,不行,要冷靜、冷靜點啊梅!

努力的給自己做心理建設,梅企圖讓自己的大腦稍做冷卻,仔細想想,羽柔她根本不知道端木家族還有通道陷阱考核這種鬼東西,而且也是自己決定要帶她去本家的,再說一般人到別人家拜訪的話,行走的路上別說是陷阱,就連坑洞都不會遇上幾個,所以羽柔這樣的表現只能說是太過正常普通,並沒有特別──

──喀啦!

嗯?什麼聲音?喀啦?

一個微妙的聲響中斷了梅用來冷卻大腦的思考,而因為一路上連續不斷的慘痛經驗使然,她立刻轉頭往羽柔的方向看去,然後只看到一顆黝黑的珠子從崖壁上滾落下來,然後又一顆、再一顆……喀拉喀拉的掉落聲不斷響起。

「不不不不不是我喔!」被這樣的目光凝視,白羽柔立刻卯起來揮手撇清,「我什麼都沒動,我什麼都沒做!這些珠子是自己掉下來的!真的!」

羽柔有些慌忙的解釋著,但是梅跟飛仙現在完全沒有心神去理會這些解釋,她們的視線被那些黑色的珠子給吸走,珠子顆顆落下的聲音越來越多,喀拉的聲響宛如重擊似的錘進她們心底,空氣中隱約有黑霧散現。

一股惡寒從背脊竄了上來。

不妙!這個是──!

『梅!』驚慌的大叫,飛仙一個跳躍就抓著黑珠的下落空隙衝了出去,『這裡有路!走!』

「羽柔快跑!」抓起羽柔的手,梅二話不說的朝著飛仙所在的位置衝,這讓某人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

「咦?等、等一下,為什麼要跑啊?」被拖著跑,羽柔不解的問道。

『不跑會死的!』倉皇的說著,飛仙咬牙切齒地飛奔著,『可惡,是什麼人在通道上放這種惡毒的東西?上次回來的時候明明沒有……』

「別說了,快跑,」梅冷汗涔涔的看著身後越來越多的黑色珠子,「僅可能衝出範圍,本家就在前面,進到本家結界範圍之後就沒事了,快!」

『嗯!』

「等等,後面哪個是什麼東西啊?」居然可以讓梅大驚失色到這個地步?羽柔好奇的回頭看了一眼,這一看,她很直接的尖叫出來!「呀啊啊!梅!那些珠子、珠子通通黏在一起了!」好噁心!

「已經開始融合了嗎……嘖!別往後看,先跑再說!」緊張的奔跑著,梅在跑的同時還不忘從懷裡掏出符紙往後拋,能擋多少算多少,「那些東西是噬魂珠,被抓到的話連靈魂都會被吃掉的!千萬跟好!」

「咦咦咦!?」噬魂珠?「那個不是書上才有的東西嗎?」

「呃、關於這點,我只能說我們家族很古老……」皮笑肉不笑的說,梅很難得的在這種關頭還有心情幽默幾下,不過,「噬魂珠這種東西,我記得是不被允許放到通道上的,到底是誰……」

噬魂珠,一種相當惡毒的法器,相傳是用多種生靈煉製而成的,自體成陣,只要放出去就會自動搜尋敵人將其包圍並且吞噬,並且將受害者的靈魂吸收來強化自身,是一種人殺越多就會越強大的可怕道具。

而因為本身擁有殺性跟死氣的關係,若是持有者的意志不夠堅定,還可能會被眾多的魂給反噬,是種極其危險的東西,因為太危險,很少人願意去使用或持有它,儘管這個法器再怎麼便利再怎麼強大,但如果一個武器必須讓主人冒著生命危險才能使用的話,那麼這個武器遲早會面臨被放棄的命運。

所以久而久之,噬魂珠就慢慢的成了只有在書上才會出現的東西,但現在為什麼會被放在這裡?甚至還對她們發動?

有問題,一定有問題。

『梅!還有符嗎?』率先衝進本家的結界,飛仙一回頭就看到兩人身後的黑影,頓時心下大驚,連忙噴出風吼企圖緩住那些黑霧的腳步,『什麼符都可以,再不把噬魂擋住妳們就要被抓住了!』

「說是這麼說──」咬牙回頭,梅的心差點要涼了,那些已經完全融合的、黝黑又黏稠的噬魂體已經追到離她們不到三臂的距離了!可惡,都是因為白某人之前踩了太多陷阱,「我的符已經用完了,羽柔,妳身上有沒有!?」

「我、我怎麼可能有嘛……」那有人去朋友家拜訪還全副武裝的啦!羽柔臉色蒼白的說道,「我身上只有帶一張媽媽給的符而已!」

啊!

對,她們還有一張符、先知給的那張!

聞言,梅立刻將那張被她封折起的符紙拿出,迅速拆開後轉身就將符紙往地上一丟──

──剎!!

巨大的白光從地上炸開,一道結界瞬間立起擴張,眨眼間就跟後方的端木家結界融合成一體,然後硬生生的將那團黑色的混著的魂體擋在外面!

「這……結界?」梅傻眼了,看著身前這個跟自家完美融合的結界,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她剛才可是仔細看過那張符紙的,可完全沒發現上頭畫有任何結界的圖樣啊?

「太好了、沒事沒事,媽媽的結界很強大的,那些東西短時間內過不來了,」鬆了一口氣的坐下,羽柔拍了拍胸口,老天,她剛才還以為自己要被追上了呢,好險有媽媽的符,「梅?後面那個就是妳家嗎?」指著身後不遠處聳立著的木造大門,羽柔問。

「咦?啊……是啊,那就是我家的大門。」順著羽柔的手看過去,熟悉的門扉出現在梅的眼簾,她是很想揀起那張符重新研究一下的,不過看著結界外還沒離去的黑色魂體,她想了想還是放棄,拉著羽柔踏入了自家的結界之中。

雖然先知的結界很堅固,不過持續時間還是有限的,先躲進端木的結界裡頭會比較安全,而且噬魂珠這玩意她得跟家主報告一下才行,這種東西出現在自家通道上,被外界人士知道……萬一出現什麼『端木家利用陷阱練邪器』之類的謠言那就麻煩了。

「梅,妳家的門好大喔……」走到門前,羽柔贊嘆的說,「這有幾個人高啊?」

「大概五個人吧,」心不在焉的回答,梅上前就要將門推開,就在此時,一個清麗的聲音從上空傳了過來。

「啊啦~看看這是誰回來了呀~」聲音從門的最上端傳出,一個纖細的身影高高在上的坐在門板上頭往下睨看著,「這不是我們的梅大小姐嗎?啊啦啦,帶了朋友回家來?有跟家主通報過嗎?」

「……柊!?」仰頭上看,梅吃驚的看著對方。

「柊?」聽到梅那驚訝的語調,羽柔好奇的戳了戳一旁的飛仙,小小聲的問著,「飛仙,那誰啊?」

『只是個討厭的傢伙而已,』皺著眉頭回答,飛仙從梅的肩膀跳到羽柔頭上,嘀咕著,『不要跟她有太多牽扯比較好。』

「啊?」聽到這樣的說詞,羽柔呆了下,「可是……她坐在妳們家門上,應該是妳們的家人吧?」

『那種人算什麼家人啊……』嘟嚷著,飛仙小聲抱怨,然後敲了敲羽柔的頭,『妳不要管這些,家務事,很煩的,不要知道比較好。』

「喔……」似懂非懂的點頭,另一邊,梅跟柊的對話在持續。

只見柊翹著小腿坐在高高的大門上,手中的扇子微微輕搧,語意風涼,「沒想到連噬魂珠都奈何不了妳,真不愧是我們端木家的大小姐啊,佩服佩服~」

「妳!那東西是妳放的!?」

「啊啦?我可沒有說喔,討厭,妳不要這樣誣賴人家嘛~呵呵呵……」持扇掩嘴呵呵笑著,柊突然像是飛躍似的一個後翻起身,單邊馬尾在風中飄揚,展開的扇面於此時啪地收起,「好啦,晚間匯報的時間快到了,不回去不行了呢,梅大小姐,回本家的路上請多加小心唷~呵呵呵……」

語畢,柊輕盈的向後一躍,消失在門板之後。

看到這樣的情形,梅的表情是沒有多大變化,但是她緊握的雙拳已經洩漏了情緒。

「梅?」

「幹麻。」

「呃……」妳看起來好像很生氣……羽柔很想這麼說,但在看到梅那副故作平靜的模樣後,這句話怎麼也說不出來了,只好改口:「剛剛那是誰啊?」

「那是柊,」梅說,然後打開了端木家沉重的大門,「我的堂姐。」

咦?

堂姐??

羽柔驚訝的看了看剛剛柊出現的門板上方,呆看了幾秒後才急忙跟上梅進門的腳步。

沉重的大門在她們入內之後重新閉闔,關門聲悶悶地響起。

砰。

這個世界上
煩人的事情總是多過開心的事
所以無奈在人生中才會佔據了相當的比例

>>下一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