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園 叁.霧中島】─第二章 陰影

********
陰影之中 總是會埋藏著某些真實
有人稱那些真實 叫做因果
************


羽柔跟梅在夜色中快步跑著,越過了幾個矮樹叢跟籬笆之後,她們的速度慢了下來。

前方傳來了凌亂的腳步聲,然後是有點細的笑聲,很多人的笑聲。

怎麼回事?

兩人對視了一眼,接著開始隱密的繼續前行,在還不知道對方跟己方的實力差距之前,先隱藏自身是比較聰明的決定。

她們小心地就著樹籬而過,而就在那奇妙又詭異的笑聲逐漸變得清晰的時候,她們身後,一雙手拍了過來。

「妳們在幹麻啊?」手的主人說,完全沒有發現自己徹底破壞了羽柔跟梅的良好偽裝,「不是約在涼亭嗎?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是沙耶。

兩人錯愕不已的瞪著來人,下一秒,前方的笑聲停了下來。

噢喔……

『還有人在那裡?怎麼,難道不出來讓我們看看嗎?』詭異的、複數的聲音響起,聽到這樣的話語,羽柔跟梅只能很無奈的看著這位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然後從樹籬之中走出來。

都已經被發現了,繼續躲下去也沒意思。

「沙耶學姐,妳出來的時機也未免太好了……」好到讓人想尖叫,梅不動聲色的抽出一張符紙捏在手上,跟羽柔並肩而行,天空上烏雲太多所以沒有什麼月光,所以她們一直到靠近路燈處才看清楚周遭。

當三人一起站到燈光附近的時候,羽柔跟梅兩個人錯愕地看著沙耶的全副武裝,整個說不出話來。

真的是全副武裝。

沙耶的身上帶滿了各式各樣降妖、捉鬼、驅魔等等的道具,東方的西方的甚至是民間相傳的她通通都有,手上是金剛杵,脖子上掛了n串佛珠天珠十字架跟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項鍊,頭上帶著寶冠肩披袈裟另一手拿著法杖,嚇!背包上居然還有五行旗跟木魚!

兩人傻眼了。

雖然現在這社會是要講究交流,但也用不著弄到像這樣世界大同吧?

「呃、學姐,妳這身『裝備』會不會太……」太誇張啊?看著沙耶的『武裝』,梅有些結巴的說,「而且妳家的小白呢?怎麼沒跟著?」以沙耶那種怕鬼怕到家的個性來講,既然已經知道這趟是要來看鬼的,就一定會把靈獸帶在身邊才對。

但現在沙耶身後卻空空如也,別說什麼大老虎的身影了,連根毛都沒看見。

聽到這樣的疑惑,沙耶有些尷尬的搓了搓手,「小白牠……欸,總之就是那個……」支吾了一下後沙耶垂頭喪氣的垮下肩膀,「我們吵架了……」嗚呼。

「吵架?怎麼會?」羽柔有些錯愕,她們已經來到可以看到對方身影的地方了。

「小白牠很討厭我接近這類鬼啊怪啊什麼的……」是說她本身怕這些東西怕的要死,平常是根本不敢去招惹這些五四三啦,但學妹都跑來尋求幫忙了,她怎麼能說不呢!?既然身為學姐,學妹有事情找就是要一馬當先啊!一人一虎就在這裡起了爭執……

稍早,三年級宿舍。

『妳到底去湊什麼熱鬧啊!?』老虎齜牙咧嘴的擋在門口,『她們想去看鬼就讓她們去看,妳這個怕鬼怕上天的人還硬著頭皮要跟是什麼意思?到時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妳除了尖叫之外還能幹麻?』

還能昏倒。

但是這種話沙耶說不出口,「我、我也沒那麼沒用嘛,而且羽柔她們都過來拜託了,身為學姐怎麼可以不管呢……你說對不對?」

『不對!!』媲美咆嘯的怒吼,震的沙耶差點耳聾,『如果是之前妳想跟她們去玩我還沒意見,可是現在絕對不行!』牠可是聽到風聲了,靈獸之間都在傳,似乎有不好的東西正在靠近學園,這種時候牠要是放任沙耶出去亂搞,那牠就是笨蛋了!

「不管啦!我不能言而無信!那樣會變胖!」

『食言而肥這個成語不是這樣解釋的!』

「咦?」不是嗎?沙耶震驚了。

『唉……』老虎的頭好痛,『總之,我不許妳去!想出門妳得先過我這關!』牠巨大的身軀擋在房門口,看到這樣的情形,沙耶賭氣的轉過身拿起掃把然後打開窗戶……『妳幹麻?』

「不出門就不出門!我走窗戶總行了吧?」不給她走門她就走窗!反正她掃把已經黏好了,「總之我一定要去!」

『妳妳妳、妳冥頑不靈!』

「我我我、我怎樣了?我就是要過去!」

『妳愛去就去!告訴妳,這次我不會跟妳過去的!』

「最好!我也不需要你每次都在那裡跟前跟後!」

語出,老虎的臉立刻沉了下來,眼神有點受傷,而沙耶也被自己這句氣話給嚇到了。

「小、小白,那個……」

『反正我就是囉唆。』

「啊、不是啦,我沒有……」

『我不管了!妳自己去自生自滅吧!哼!』老虎大吼道,下一秒就消失在沙耶面前。

「總之,小白這次很生氣……」

她還記得老虎那聲氣急敗壞的大吼,嗚,她本來要道歉的,真的,可話才剛要出口老虎就自己開門跳回靈界去了,情況演變成這樣,她也沒那個膽子開召喚門把老虎請回來……「所以我只好一個人過來了。」

「學姐,這回可就真的是妳不對了……」梅邊嘆氣邊搖頭,她完全能理解為什麼小白會這麼生氣,「妳說話實在太衝動了。」

「我知道……」她也很後悔,「我有在反省了……真的,可是……」沙耶露出有如被遺棄的小狗的神情,揪著羽柔的衣角問,「小白會不會就這樣不理我了啊?」她現在實在不敢開召喚門,就怕對面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會啦,學姐你放一百二十個心吧,」羽柔拍了拍沙耶,順便把自己的衣角抽回來,「如果真的出什麼事情,妳只要打開召喚門大喊救命就行了,我相信小白一定會過來的。」

「真的?」

「真的。」為什麼是她幫忙掛保證啊?羽柔有種無奈的感覺。

「等一下,妳剛剛說……救命?」沙耶呆了呆,「我們不是去放個干貝而已嗎?」為什麼會用到救命?

聞言,這次換梅拍了拍沙耶的肩膀,「學姐,看前面。」她指著前方那個帶著詭異笑容的人,仔細看,那人的臉上有著隱約的黑氣,而且腳邊躺著一只昏死過去的鳩型靈獸,羽毛散的滿地都是。

沙耶的視線順著梅的手指望過去,嗯,是個女孩子,裙子是橙色的所以這位是五、六年級的學姐,看上去有點眼熟,但是……很好,她不認識。「這是誰?妳們認識嗎?」

「不認識。」羽柔搖頭。

「但是很快就要認識了,」梅擺開架式,手上扣著的符紙微微泛起光華,她看著對方道,「妳是誰?有什麼企圖?為什麼不惜打傷靈獸引起騷動也要附身在他人身上?」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她可不會相信什麼『附身只是好玩』之類的鬼話。

語出,那人沒有正面的反應,只是輕笑。

『真沒禮貌,劈頭直問名字就算了還不自報姓名,現在的孩子都這樣嗎?』那人撩了下頭髮,隨手捻起地上的靈獸厭惡地朝外邊扔去,訕笑,『話說回來,我們有很多人呢,妳想問哪一個的名字啊?嘻嘻……呵呵呵……』詭異的、複數的笑聲再次響起,讓人有種悚然的感覺。

昏暗的林間似乎多出了很多雙眼睛在幽暗處窺探,將她們團團包圍。

……感覺好像不太妙……

「呃、那個……」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加上剛剛梅說的那番話,沙耶有些僵硬的拉了拉兩人的衣袖,「妳們說附身……難道那個人現在是、是……」是鬼嗎?

「看不就知道了嗎。」這可是明顯到不能再明顯了。

兩人頭也沒回的答,然後沙耶同學的『對鬼魅自動防禦機制』就這麼啟動了。

只見沙某人立刻抖著手拔出腰側的桃木劍,手上一轉翻出一大串佛珠,就在她掏傢伙的這段期間,還有不少哩哩扣扣的法器從她身上掉落,乒乒乓乓的聲音一陣接過一陣,實在很難想像沙耶是怎麼把這些東西帶在身上的。

根本是個自走兵器庫……

「你…你你你你、你這是何方妖、妖孽……」反應慢了很多拍的沙耶說,中氣明顯不足還外加結巴,她甚至垂著頭不敢看對方,視線只能勉強看到昏死在那人腳邊的靈獸,「對對對人下手就算了,居然還、還打傷靈獸!這、這樣太過分了!」

很正大光明的指責,如果能說得再流暢一點會比較有用。

「學姐……妳…很害怕嗎?」羽柔有點不安的小聲問道,她想起下午時候梅跟她說的關於沙耶怕鬼的事情,難道那些話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誰誰誰誰誰怕了!我我我、我才不怕……」一點說服力也沒有的辯解,不但結巴還附帶抖音效果,這讓羽柔跟梅同時翻了翻白眼。

好像真的拜託錯人了……羽柔有些無奈的看著天空,啊,完全看不到星星跟月亮,全都是烏雲。

「一早就跟妳說了,誰叫妳要把別人的話當笑話聽。」小聲嘟嚷道,梅扯扯嘴角,重新提起精神,對羽柔打著眼色:只要拖延到紅鸞把救兵帶來就可以了,且戰且走吧。

嗯。

羽柔回了一個表示了解的眼神,就在這時,那人的手上突然燃起了詭侷的綠色火焰。

『別走嘛,難得有看起來很棒的宿主自己送上門,我們還缺幾個備用的棲身處呢,而且……』她說,荳蔻色的指甲把玩著火花,視線掃過了羽柔跟梅,最後來到沙耶身上,『至於要說什麼何方妖孽嘛……我們是什麼、從何而來,妳不是應該最清楚的嗎?』

「咦?」突然被對方盯著看,沙耶先是一呆,左看看右看看確認對方是望著自己說話之後,她緊緊皺起了眉頭,她很清楚?她清楚什麼了啊?「不知道妳在說什麼,我才不認識妳這種妖魔鬼怪呢!」簡直莫名奇妙!

『真令人傷心啊,說什麼妖魔鬼怪的……呵呵……』那人把玩著手上的火燄,看著已經提起全副精神的眾人,『我們是聚靈,是互相依存、互相吞噬同時也互相扶持的靈魂,妳們啊……有阻止我們的能耐嗎?』

語音方落,聚靈手上的火燄立刻轟的炸開來!一道火柱飛升到半空中分出數道火線,緊接著那些火線們就分別朝四面八方成拋物線下落,將她們所在的空間整個網住!

是攻防一體的火網結界!

一般的結界只要想辦法破壞掉就可以,但是這種火網卻會在被人試圖破壞的時候對人發動攻擊,是屬於高年級才會學到的應用技巧,不過,這種技巧就算知道怎麼使用也不一定能完美將火網呈現出來。

畢竟知道原理是一回事,要把『原理』給用出來又是另一回事。

就她們所知,學校裡的高年級學長姐就算能成功施展出來也多少會有瑕疵,但是現在包圍著她們的火網卻相當完美……難道這個聚靈在佔據了他人身體之後,不但能得到那個人的能力,還能將能力給增幅嗎?

三人震驚的看著這個結界,這下子想逃跑可就很難了。

『啊啊,這個身體真是不錯,是目前找到的身體裡頭最好用的一個~』聚靈滿意的點著頭,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然後食指向前方點了點,『妳、還有妳,看起來也是不錯的宿主,把身體留下來吧?我們會好好使用,不會弄壞的喔?』

聚靈的心情愉悅的說,可被點名的羽柔跟梅卻沒有那樣的好心情。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個靈體不點沙耶,但是任何人要是知道自己被盯上的話,那感覺真的是不怎麼樣。

「不好意思,我沒興趣當個魁儡,」扯下頸上的圍巾,梅將符紙貼了上去,「而且想抓住我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同上,」日月輪出手,羽柔在雙輪之上貼著黃符,「我們可沒有妳想像中的那麼好擺平。」

「沒沒沒沒沒錯!我、我告訴妳,既然身為她們的學姐,我就一定會、會保護她們的!」沙耶很大聲的發表了她的宣言,如果可以不要結巴、不要發抖、眼睛不要看地上然後別整個躲在羽柔跟梅後面的話,這句話可能會更有氣勢。

嗯,她真的找錯人了。

羽柔看著頭上的火網跟身邊一樣滿臉無力的梅,實在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剛才營造出來的那種『背火一戰』的氣勢全沒了不說,現在還有種帶著拖油瓶的感覺,這……總覺得有點淡淡的哀傷啊。

「學姐,妳顧好自己就好,」梅中肯的提出建議,「我們不會有事的,真的危險的時候,記得把小白叫出來。」

「不用擔心小白不理妳,只要妳真的有危險,牠絕對是衝也會衝過來的。」

「嗯、好!」聽到這些話,沙耶像吃了定心丸一樣,手沒那麼抖了,「不過,為什麼她還不攻過來?」沙耶有些疑惑的看著前面那個聚靈,「而且,她的臉色好難看喔。」

「天曉得。」羽柔聳聳肩,聚靈不攻過來最好,剛好可以拖時間。

雙方對峙了一陣,週遭寂靜到能聽到火網的劈啪聲響,就在羽柔她們以為這樣的沉默會繼續下去直到援兵到來的時候,聚靈開口了。

『妳,為什麼會有那個東西?』她面色陰沉的瞪著羽柔,不,切確一點的說,她是瞪著羽柔手中的武器,在那瞪視之中還隱藏著憎恨的情緒,『妳憑什麼、有什麼資格,擁有那個東西!?』

啊?

面對突如其來的質問,羽柔傻住了,「什麼東西啊?」

『別跟我們裝傻!』她尖叫著,然後一道火砲就這樣轟了過來!『把東西交出來!妳這種小丫頭沒有資格持有它!』

「哇啊!」有些狼狽的跳開,三人各自散到不同的方向,而聚靈跟本不管其他兩人,直直的就往羽柔的方向衝過去!

『把它交出來!那是我們的!是我們的!』怨氣、怒氣混合著不甘心與強大的悲怒朝羽柔攻過去,聚靈赤手空拳的就往羽柔的武器抓去!『交出來!』

「妳、妳幹什麼!」天啊!她瘋了嗎?空著手就想抓她的日月輪?那可是學姐的身體,這樣空手抓兵器,這學姐的手還不廢了!?雖然不認識這個學姐,但她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人的手被聚靈的舉動給廢掉!

於是,羽柔只能選擇狼狽的閃避,可對方的執著比她想像的還要可怕,就在她不小心退到火網結界的邊上,被那防衛的火焰燒到正在吃痛的時候,聚靈追上來了,探手就要朝她的日月輪抓去!

「梅!幫幫忙啊!」

「知道啦!」她可是在旁邊準備很久了,就等著她們退到邊邊的時候──

『──嗚呃!』

梅那伸縮自如的圍巾拋射了出去,緊緊纏住了聚靈那快要碰到日月輪的手,而羽柔也趁這個機會緊急一個側翻逃出聚靈的攻擊範圍。

『妳!』發現手被束縛住,聚靈相當生氣,一個轉身就想要扯開那煩人的圍巾,卻發現自己動不了了!?這是……『妳對我們做了什麼!』

「看看自己的腳下如何?」梅緊緊的抓著圍巾,聚靈的力氣比她想像的還要大上許多,這讓她牽制的有些吃力,「勢在必得是不錯,但追人的時候還是注意一下地上的狀況比較好,不然哪天吃了悶虧都不知道啊!」

『什麼?』聞言,聚靈立刻低頭看向自己站的地方,這才發現,她所站的位置居然釘著好幾個金剛杵!『這、這是什麼時候……!』

「啊、那個是……」那是她的金剛杵!看著聚靈腳下呈現六角定位的金剛杵,沙耶驚訝的看著梅,「妳什麼時候拿去用的?」

「扔在地上實在浪費,就多少拿來擋擋,沒想到還挺管用的……」

「既然有這招就早點用嘛!害我逃的那麼狼狽……」羽柔喘著氣,剛剛的一追一逃讓她餘悸猶存,「不過,妳到底要什麼東西啊?伸手就直接往人家的武器抓過來,就算身體不是妳的也不能這樣啊!」

要是那個學姐的手真的因為這樣而廢掉,那她可就要愧疚死了。

聽到羽柔的話,聚靈默然不語,只是臉色更沉,目光死死的盯著羽柔手中的日月輪,那個眼神毒辣的已經可以說是仇視了。

同時刻,週遭有森冷的低語傳出。

『就是因為那東西……都是為了那個東西!我們死的好沒價值、死的毫無意義……』

『為什麼是我們?為什麼會失敗?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沒有那東西就好了、只要沒有它……只要沒有它!』

『搶過來!破壞掉!』『對,破壞掉!破壞!』

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破壞……

像是在低咒什麼似的,含糊不清的私語聲從四面八方傳來,最後全部統合成『破壞』兩個字不停循環,這讓聽的三人背脊一片冰涼。

那是一種積蓄已久的悲傷跟憤怒,而這份長久累積的怨氣似乎終於找到了缺口可以發洩,好死不死的,她們似乎就是這個缺口。

「呃……我剛剛是不是說錯什麼話了?」感受到這股強大的憎意,羽柔不自覺地朝梅的身上靠攏,「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沒好氣的說,梅冷汗涔涔的拉著自己的圍巾,「多說話不如多幫忙,我快抓不住她了!」怨氣撼動了定在地上的金剛杵,這讓情況有點糟糕。

「她們說的那東西到底是什麼啊?」沙耶抖著身子抓緊桃木劍,很努力的讓自己不要軟倒在地上,「羽柔,妳知道嗎?」

「我哪知道啊?」她要是知道就好辦了,「那個聚靈一直往我的武器上抓,總不會是要我的武器吧?」

武器?

突然,梅靈光一閃。

「羽柔,她們該不會……是要妳的『百里』吧?」

百里?「她們想要玉!?」羽柔驚了一下,不是吧,這塊玉有沒有這麼會惹麻煩啊?

「不、不太像,」梅有些遲疑,幽暗的林間,『破壞』的低喃聲持續著,這讓她推測出一件有點荒謬的事,「與其說她們想要玉,還不如說她們想把玉破壞掉。」

破壞玉?「這、這對她們有什麼好處啊?」羽柔錯愕了,「梅,妳確定嗎?」

「妳問我我哪知道啊!我也是猜的嘛……」自從知道羽柔身上有太極玉的存在之後,她就知道自己遇上了一個大麻煩,沒想到這個麻煩居然可以延燒到第三集來……啊不,她是說,沒想到這個麻煩可以持續這麼久!

梅有些惱怒的想著,手中,圍巾那一端的掙扎力道越來越大了,地上插著的金剛杵碎了一個,其他幾根看起來也不樂觀,想來都快差不多了。

「先說好,我快拉不住了,等一下大家自己小心,」梅喘著氣,圍巾上的符紙傳出霹啪的雷電聲響,電流隱隱在上頭奔竄,幾道裂痕開始自紙緣浮現,到極限了,「羽柔,尤其是妳,別被抓到了!」

「知、知道啦!」這種事還用得著說嗎,「但是這個圈子就這麼點大,就算有心想逃也不一定能躲掉啊……」

「管妳的!跑就對──呀啊!」

『想逃去哪!』

像是被她們口口聲聲說要逃跑的話語給刺激到,聚靈突然一個奮起掙扎,地上殘餘的金剛杵竟然在瞬間碎盡,少了地上陣法的支援,梅的圍巾根本牽制不了聚靈,三兩下就被掙脫,然後聚靈就這樣衝了上來!

劈頭又是一計火炮轟過!

「羽柔!」看到那道大的嚇死人的火焰朝羽柔的方向炸過去,梅緊張的大喊,「快閃開!」

「這哪是妳說躲就躲的、」速度那麼快距離又這麼短,躲得掉她就是神了!死馬當活馬醫的抬起武器格擋,擋是勉強擋住了,人卻被衝擊力給整個往後彈飛,直接撞上了火網!「呀啊!」

好痛、不對,好燙!!

「羽柔小心!」看到羽柔被打到結界上,聚靈又趁勢追上去,梅連忙甩出圍巾企圖擾亂敵人的腳步,但是卻沒有多大效果,眼看聚靈就要衝到羽柔面前,梅只好直接追上去跟對方纏鬥,好讓羽柔可以抓時間離開那片火網,「學姐快幫忙!」

「咦、咦?」聽到梅的叫喚,沙耶有些慌張的不知道該做什麼,「幫忙、幫忙,要、要怎麼幫啊?」

「妳就當作在打壞人,拿出妳的正義來啊!」緊要關頭,雖然這種話說起來真的很蠢,但這已經是梅絞盡腦汁後想出來的『如何讓沙某人發揮戰鬥力』的說詞,「學姐快點,我擋不住了!」

打壞人!

這三個字很莫名的讓沙耶振作起來,一瞬間忘記對方其實是鬼的事實。

「喔喔喔!我怎麼可以放任壞人欺負我可愛的學妹!這樣絕對不行萬萬不行!」沙耶同學燃燒了!只見她雙手一甩卸掉了身上的大包小包,然後反手一抽拿出了自己的大鎚子,「妳這個大壞蛋!我要用正義的力量制裁妳!」

沙耶的眼神很老樣子的充滿了『正義必勝』的火花,下一秒,她一個飛鎚衝刺瞬間奔到聚靈跟梅糾纏的地點,然後一個特大號的鐵鎚重擊就這樣砸下去!

「哦哦哦哦!看我的──正義大鎚!」沙耶式無差別攻擊,威力是很好很強大沒錯,但是差點要連梅一起砸下去了。

「學姐!小心點啊!」第一時間退出沙耶的大鎚攻擊範圍,梅有點氣急敗壞的喊著,天啊,要是被那個鎚子打到,那她可就要直接栽在那裡了,「不要硬拼,跟她拖時間,時間拖的越久我們越有勝算。」

『哼,妳們想等援兵?』被沙耶的鎚子打亂了攻擊的節奏,聚靈的理智從那狂亂的步調中恢復過來,在聽到梅的說詞之後,她冷笑了一陣,『我說,那些援兵真的會來嗎?呵呵呵,好一隻可愛又可憐的紅色鳥兒喔……』

嘻嘻……嘿嘿嘿……

呵呵呵……

林間那詭異的笑聲伴著聚靈的話而出,像是在嘲笑什麼,聽到這樣的發言,羽柔跟梅的臉瞬間白了一刷。

「妳、妳對紅鸞做了什麼!?」羽柔大怒,雙手用力一揮將日月輪上的拳刃給甩了出來,「妳要是敢動她,我絕對不饒妳!」

『是要怎麼饒不了我啊?小丫頭!』聚靈的雙手轟地一聲被火焰所包裹,箭步上前就要直取羽柔的頸項!

刀刃無情,羽柔可不敢就這樣硬著跟對方蠻幹,見狀連忙側身閃避,就在這個瞬間,聚靈的左右兩側,梅跟沙耶出手了!

只見梅的圍巾靈蛇般的捲上了聚靈的手,一個後拉硬扯讓她胸前門戶大開,緊接著沙耶的槌子就這樣朝她的胸口大力的敲了過去!

『哇啊!』中招,聚靈狼狽的朝後翻飛過去,幾口血就這樣吐了出來,『咳、妳們……』

「我們不會坐以待斃的,」既然知道紅鸞可能出事了,那就不能再指望援軍,這種時候得自立自強!梅扯回了自己的圍巾,在上頭畫下護符,「如果妳不解開這個結界,那我們只好打倒妳了!」

「沒錯,」羽柔跟著站了出來,她現在只想著要趕快突破這裡出去找紅鸞,「不管怎麼說,我們可有三個人呢!」

「對!讓妳瞧瞧我們正義的力量!」

………

……

(對沙耶自動過濾裝置啟動)

「咳嗯,總之,放我們出去或者是被我們打倒,妳自己選一個!」假裝沒聽到沙耶的正義宣言,梅如此說道。

聚靈笑了。

『ㄚ頭們,一點小小的成功就讓妳們得意忘形了嗎?』她擦去唇邊的血跡,笑的很艷麗,『要比人數的話,我們可不比妳們少!』她大喝道,火網內在這個瞬間出現了數量驚人的鬼火!『快把魂玉交出來!』

魂玉?

聽到這聲大喊,梅跟羽柔都呆住了,至於沙耶……沙耶對這兩個字是沒什麼反應,但是她對鬼火卻有相當大的反應,在她看到鬼火群的瞬間,沙某人很不爭氣的直接軟倒在地了。

「等、等等,妳說的魂玉……」難道是指她姐姐白柳藝所持有的『星翠』?羽柔有點頭大的想確認,然而對方卻沒有給她提問題的時間,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衝了上來!

「哇啊!等等等一下啊!」狼狽的跟著梅一起跳開聚靈的衝鋒,羽柔現在滿肚子的氣悶。

她很肯定對方是認錯了,但這聚靈既然知道她手上的是雙生玉,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以白勾玉為主體的是象徵生命的那一塊?

難道她認得出玉的氣息卻認不出玉的樣貌?

這太荒謬了吧?

羽柔很想大叫,因為這場危機根本從頭到尾就是一場誤會!可她卻無法出面澄清這個誤會,因為她真的沒辦法對聚靈高呼:「妳要找的魂玉在我姐姐身上,所以請去找我姐姐不要來找我。」這種話。

不管怎麼說,把事情推給姐姐那也未免太不厚道了。

「啊、沙耶學姐!」突然,梅的一聲驚叫將羽柔從思考中拉了回來,她順著梅的視線看過去,不看還好,這一看她也跟著慘叫了!

「沙耶學姐!」天啊!沙耶居然還軟倒在她們剛才站著的地方,而那裡……現在聚靈正好衝到那裡去了,所以此時沙耶跟聚靈的距離只有短短不到兩公尺……

「啊……」被那些鬼火嚇的動不了,沙耶只能跪坐在地上,抖著手緊緊抱住自己的大鎚子,然後看著眼前的聚靈朝自己逼近,「妳、妳不要過來……」

『對了……妳也該死,為什麼我們死了妳卻活著呢……妳也該死……』聚靈有些恍惚的唸著不知所云的話,這話讓梅跟羽柔大驚,立刻朝沙耶的方向衝過去!

「學姐!」兩人邊跑邊甩出自己的兵器,羽柔甚至直接將沒有鑲著勾玉的月輪給扔出去了,但是,不光是月輪,連梅的圍巾都被那重重的鬼火給擋了下來!「學姐!快跑啊!」

「跑……?」她也很想,但是她根本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聚靈走到跟前,然後仰著頭看那巨大的陰影舉起手……

『妳也一起來陪我們吧?』

聚靈說,那包覆著火焰的手朝沙耶的天靈蓋拍去──

陰影之中 總是會埋藏著某些真實
而真實 往往循著因果而來

<<感謝您的試閱 ^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