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園 叁.霧中島】─第一章 學校有鬼

********
每個地方都會有著自己的傳說
有些地方會替自己的傳說加上名字 好讓傳說繼續傳下去
************


──布萊恩勒魔法學園‧教務處考試組公告──

寒假即將來臨,期末考週就在這樣涼爽中帶著寒冷的日子裡正式宣佈開跑了!

根據傳統,在這特別的假期就要用特別的考試來映襯,考試組已經準備好豐盛的期末考等待著大家,以下幾項要點還請各位學員特別留心:

本次期末考將會『隨時隨地』舉行。

本次考試範圍為『全範圍』。

出題以及監考人員為『全校所有教職員工』。

以上,還請全年級學員做好隨時應考的準備。

※      貼心附註:

一、即日起,請隨身攜帶2B鉛筆與橡皮擦,可能的話空白符紙也請自備,以應付緊急突發狀況等等。

二、如果對考試內容有任何疑問,歡迎投書,考試組向來樂於接受各類批評指教。

三、若有學員在不幸的狀況下產生了補考的需求,還請直接帶著學生證前往教務處考試組辦理補考登記,我們會有專門的組員替您服務。

──布萊恩勒魔法學園 教務處考試組 預祝各位考試順利──

數量驚人的紙鶴群叼著公告出現在布萊恩勒校園內,仔細看會發現每只紙鶴都印著各別的學號,這是校方派出來的公告發送兵,會自動飛到對應其學號的人身上,校方很常用這種方法將公告確實的發配到每一個學生身上,所以學員們也習慣了這種漫天紙鶴的現象。

噢,當然,有時候不一定是紙鶴,打從開學到現在為止,學員們至少接到了五種以上不同類型的折紙,其他種類諸如青蛙、紙船、氣球、紙飛機……等等,甚至還有出現過超級複雜的人型折紙……不要問怎麼折出來的,反正在確認學生看完公告之後,這些摺紙就會很帥氣的連同公告紙一起自燃:燒掉。

「……我們學校的教務處人員是不是在腦袋上都有點問題啊?」看著開始起火燃燒的公告跟紙鶴,梅覺得自己的血壓好像有上升的趨勢,「為什麼就不能中規中矩的來呢?」不過就是個期末考而已,有必要搞成這樣嗎?

她開始想念不久前去法蘭斯克當交換學生的那一個月了,至少法蘭斯克有條有理的從來都不會做出太脫出常軌的事情,在那裡待上一個月之後,她很有理由相信上次交換學生的各種鬼點子都是自己學校搞出來的。

當初她是不是選錯學校了啊?

聽著梅的抱怨,白羽柔看著這份公告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梅,這種考試方法已經算是很正常的了,如果妳有考到上次的期中考,那才叫真正的『有問題』。」羽柔說,然後跟身邊的紅鸞一起乾笑起來。

「上次期中考怎麼樣了?」梅疑惑的看著自己的室友,上次的期中考她是在法蘭斯克度過的,所以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啊哈哈……你不會想知道的……」別過頭,白羽柔很直接的跳過了這個話題,不太想回憶那個壯麗的有如阿爾卑斯山脈的期中考試。

據說那場被所有學員公認『有問題』的期中考試,是校方為了讓來到布萊恩勒的交換學生們留下特別的印象,所以特地召開了教職員工大會集思廣益而成,號稱校史中最有趣同時也是最悲壯的一次考試。

(最有趣當然是以教職員工的角度去看,至於最悲壯……聽說期中考過後的補考潮是前所未見的壯觀……)

看著羽柔跟紅鸞那付傻笑中帶著滄桑(?)的表情,梅突然很徹底的體認了什麼叫做『有些事情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的真理。

「呃,總之我們先回去拿筆跟橡皮擦吧……噢對,還有空白符紙……」有點硬的轉移話題,梅說,然後一票人開始動身回宿舍,路上開始閒聊鬼扯起來。

「對了,梅妳知道嗎?」羽柔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拍掌,「最近學校在鬧鬼耶!」

鬧鬼?

「妳這是哪裏聽來的八卦啊?」她怎麼完全沒聽說?「騙人的吧?」

「真的啦,梅,我也有聽說呢!同學們都在傳喔,」紅鸞跟進,她的同學當然就是指一起上課的靈獸們,「好像鬧的很兇呢。」

羽柔的話可以不信(喂),但是紅鸞說的話就有相當的可信度了,這讓梅開始半信半疑了,「真的假的啊……」

「真的啦,而且我這幾天才知道,我們學校也有七大不思議耶!」羽柔一臉興致勃勃,「都不是太難找的地點,很多人都有去探險過了喔!」閃亮的大眼眨啊眨,白羽柔目不轉睛的看著梅,「梅,妳不覺得很有趣嗎?」

「不覺得。」一秒瞬答,「現在應該是以期末考為優先的時候,妳啊還是暫時別去想那些五四三,免得到時候弄到要補考,我可是不會幫妳的。」

「呃……」內心的期待跟擔心都被一語戳破,羽柔撫著胸口,覺得那裡被戳的有點痛,「梅,妳也不用說的那麼直接嘛,那個,考試我也有在準備啊……我們就去看一下,看一下而已,不會有什麼影響的。」

「給我個去看的理由,」走進宿舍,梅拿出自己的卡片鑰匙往牆壁的傳送門走去,「而且,真的那麼想看自己去就好啦,幹麻一定要拉我?」

「其實……」羽柔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頭,跟紅鸞對看了一眼,「梅,我這學期的驅鬼學分,好像已經確定死當了……」

啥?「死當!?」梅驚訝的瞪向某人,雖然這個驅鬼學的確是有點難,但也不至於會到死當的地步吧?「妳、妳期中考考多少?」

「補考的結果……只有二十分……」而且其中五分還是因為大家都考的太爛,所以在最後進行分數調整加上去的。

………

……

那意味著期末得考滿分才會過關,但你怎麼能指望一個補考還只考二十分的人在期末能像黑馬一樣突飛猛進的考出滿分的成績?。

所以,死當確定。

「欸,但是我其他科目幾乎都沒問題的!」拍著胸脯掛保證,白羽柔說,「連製符學我都過關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驅鬼學會這樣……」

梅突然覺得頭好痛。

「所以?妳是因為想去看卻又怕到時候真的出現鬼,自己的驅鬼不太行所以想拉我一起去?」

「啊哈哈……梅,妳不用說的那麼犀利嘛……」她會受傷欸,「而且紅鸞也很想去,妳就當作陪紅鸞去,然後我是順便這樣。」

「靈獸天生有僻鬼的靈氣,既然紅鸞也去的話,有她跟著就很夠了,哪還需要我。」言下之意,本姑娘不去就是不去。

「咦!?」突然被點名,紅鸞慌了一下,的確,就算真的有鬼,鬼也會盡量避開靈獸所在的地方,但是……「梅,我、我也怕鬼,陪我去嘛……」

紅鸞氏必殺水汪汪閃亮大眼攻勢發動,由下往上四十五度角望去,正中目摽並且對目標造成驚人的傷害。

唔喔!居然派紅鸞來這招?這太犯規了啦!

「好不好嘛?我們一起去……」紅鸞上前,小小力的揪住了梅的袖子,無形中發出了致命一擊。

梅,再起不能。

「啊~~!煩死了!知道了啦,我去就是了!」有點腦羞的拉回自己的袖子,梅迅速逃離現場──轉身起手快速往傳送牆拍去──回房間去!

「哇……」看著有些落荒而逃的梅,紅鸞讚嘆著,「羽柔,這樣真的有用耶,梅說要一起去了。」

「嘿嘿,紅鸞出馬果然一次搞定~」賊笑,羽柔得意的撫了撫掌心,『梅沒辦法抵抗小動物般的祈求眼神』,這個情報可是從沙耶學姐那裡打聽來的,剛開始聽到她還不太相信梅會這麼容易妥協,沒想到……

羽柔奸計得逞的笑著,而站在一旁的紅鸞還是不太懂為什麼她只要努力讓眼睛看起來水汪汪就可以說服對方,但反正現在目的已經達成,重點是結果不在過程,最後皆大歡喜就好。(噢,是只有她們這邊皆大歡喜……)

羽柔跟紅鸞兩人心滿意足的傳送回宿舍樓層,一進房間就感受到莫名的低氣壓往她們身上席捲而來。

「哎,梅,別這樣嘛,跟妳說喔~我們學校的七大不思議聽起來很有趣的!」笑著打哈哈,羽柔拉過自己的椅子往梅的位置蹭過去,「其中一個離我們這裡最近的,就在三年級宿舍那附近喔!我們今晚過去看看好不好?」

「今晚?」聞言,梅跟紅鸞都傻了一下。

「羽柔,妳今晚就要去嗎?」有些小心的,紅鸞說,「可是我們還沒準備齊全……」至少要多畫幾張符啊什麼的帶著,這樣比較安心。

「我們有準備啊,夠齊全了啦。」聽到這樣的反駁,羽柔露出了信心的微笑。

「妳準備了啥?拿出來我看看。」梅沒好氣的衝著羽柔伸出手,結果對方卻直接一掌搭上了她伸出去的手心。

「我們準備了妳啊~」她一手搭在梅的手上燦爛的笑開來。

………

……

這笑容怎麼有種欠扁的感覺?

布萊恩勒魔法學園七大不思議其之一:涼亭下的座敷童子。

根據傳說,只要在太陽完全下山之後,到涼亭上擺好干貝,就會出現一個穿著和服的小孩子跑去吃干貝,吃完之後小孩子會開始問:『沒了嗎?還有嗎?沒了嗎?還有嗎?』

這個時候,如果妳回答說沒了,小孩子就會哭著跑開然後消失,但如果回答還有的話……

「會怎樣?」梅將各科考試範圍整理出來寫在便利貼上頭,頭也不抬的問,「如果回答還有的話,會跑來跟妳要干貝吃嗎?」

「不知道耶。」羽柔說,回答的是光明正大兼中氣十足。

啥?不知道?「所以妳打算去放個干貝然後等小孩子出現最後說干貝沒有了就回家睡覺嗎?」不是這樣的吧?

「呃、我當然會挑戰一下冒險精神……」羽柔支支吾吾的說,開始啃不知道打哪來的干貝,「對了,梅,妳覺得干貝要準備幾包比較好?」她很認真的問,然後一邊啃著干貝,還跟在一旁跟著吃的紅鸞討論哪個口味比較好吃。

是說……「妳們手上那些干貝哪來的?」

「前幾天去買的,我們買了很多喔!還有各種口味呢,梅要不要來一包?」

………

……

無言,梅現在完全不想去思考羽柔她們是本來就想吃干貝還是為了探險才去買干貝,總之當她決定放下心中某種悶燒的怒火時,她的嘴巴裡已經塞進了一片干貝,嗯,海苔口味的,味道還真的不錯。

翻著學校發下來的驅鬼教科書(其實就是鬼怪大全),梅很認真的一邊啃著干貝一邊找座敷童子的相關資料,越找就越覺得哪裏不對勁。

「羽柔,」終於,梅停下了翻找資料的動作,有些困惑的轉頭看向正在打開咖哩口味的干貝來吃的羽柔,「這座敷童子,怎麼看都比較像是守護神,只要有好好對待跟供奉的話還能幫忙帶來繁榮跟幸福,妳那個七大不思議是不是有哪裡抄錯啦?」

她找資料找了半天,找到的都是供奉方法,關於驅趕什麼的是半個字也沒提,畢竟,哪有人會閒著沒事去把一個可以帶來幸福的守護神趕跑呢?

「咦?沒抄錯啊,」拿出小抄看,羽柔嘴裡努力嚼著餅乾,含糊不清的說,「大家的說法都差不多是這樣。」

「難道,是有鬼怪冒充座敷童子,要來騙供奉的嗎?」紅鸞啃著新開的咖哩口味干貝說,一臉幸福樣,「如果每天都有這麼好吃的干貝,我也好想當一次座敷童子看看喔。」

「如果有這麼可愛的座敷童子,要我每天買干貝去擺都沒問題唷~」羽柔捏了捏紅鸞的臉頰,答腔。

一瞬間整個寢室充滿了美妙的百合香跟一堆百合背景,嗯,這一定是幻覺。

這麼年輕就出現幻覺,她大概是壓力太大了。

梅揉著有些發疼的太陽穴,決定不去思考自己的視覺跟嗅覺有哪裡出了問題才會看到滿屋子的百合花,為了轉移注意力還開始寫些泛用的符紙來求心安,既然不知道會遇到什麼,那就寫這種最普通的泛用符紙來擋擋。

當然,沒有東西是十全十美的,既然都標榜泛用了,也就意味著這類符紙的威力相對低落,不過,有種話叫做量變發生質變,一張丟出去沒感覺,那灑一大把出去總會有用吧?

到時真的遇到了什麼危險,就可以扔出一張符,再扔上千千萬萬張,就不信那一堆符砸下去之後還會沒辦法脫身。

「這個真的有用嗎?」羽柔叼著干貝湊了過去,「我期中考也照這樣畫著丟出去,可是模擬用的鬼連看都懶得看我……」

「怎麼可能,這可是對大多數鬼怪都有效的泛用型符文耶!」這種泛用型的符一但丟出去,只要還有點思考能力的妖魔鬼怪碰到多少都會痛個幾下的,「妳是被考到什麼東西啊?」

「僵屍。」羽柔癟了癟嘴,「我丟了好多這種符,對方理都不理我呢。」

「……」無語了一陣,梅的腦袋有幾秒鐘的空白,僵屍?「妳是說只會前進,碰到人就吃的那種沒有思考能力可言的無腦僵屍?」對這種目標,這符有用才怪!

「對啊,不過不能說無腦啦,那個僵屍至少還有一半的腦袋掛在脖子上。」

……那不是重點好嗎,這位同學。

老天,她可不可以換個室友?「難怪妳驅鬼學分會死當,妳這堂課根本都沒在聽吧?」梅說,然後隨手拿了一張黃符釘上羽柔的額頭,「真是的,吃吃吃,就只知道吃,現在到底是誰提說要去看鬼的啊?還不快點幫忙多畫幾張符!」

「噢,好啦好啦……」拿掉額頭上的黃符,羽柔開始乖乖的幫忙畫起符文來,講實在話,羽柔畫的符每一張都很像是『鬼畫符』,字扭曲到看不出那是啥東西的地步,但偏偏具有相當程度的效果。

時間就在她們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中度過,到了傍晚驗收成果的時候,梅看著某人畫出來的那些扭曲到不知所云的『符』,感受著上面蘊含著跟字體完全不搭的力量,她真的徹底無語了。

「羽柔,妳這些符怎麼可以畫的那麼、那麼……」拎起其中一張,梅找不到適合的形容詞來描述手中的東西。

說『醜』還汙辱了醜這個字!

「哎呀,有效就好了嘛,小細節別在意那麼多啦~」似乎對自己的作品頗有自知之明,羽柔掩嘴呵呵乾笑,「啊!對了,我其實有約沙耶學姐一起去喔!」

聞言,梅睜大了雙眼,「她有說要來?」

「欸、我跟她說我們八點多會過去,呃……她應該會來吧……」

「應該?這可真是模稜兩可的答案啊。」

「呃,雖然沒有得到很正面的回應啦,不過以學姐的反應加上紅鸞的拉麵利誘,應該是沒問題的!」

「……妳們兩個拿食物去當誘餌?」這算不算犯罪啊?

梅看著一臉心虛的紅鸞跟笑的很燦爛的羽柔,突然不知道該吐槽沙耶的心志不堅,還是該罵眼前這兩個好室友的心懷不軌。

「哎呀,只是一點等價交換,別說的那麼嚴重,」白某人瀟灑地一笑,馬上轉移話題「而且我跟妳說喔,沙耶學姐的驅鬼學,可是全校自創校以來唯一一個滿分通過的人!」

這麼厲害!?梅吃了一驚,「妳怎麼會知道這個?」她記得學校裡沒有類似成績佈告欄的東西啊。

「我去補考的時候看到的,學校在那邊弄了一個好大的看板,上頭列著所有補考科目的歷屆最高分數,看上去超有壓迫感……」雖然校方的本意是要激勵補考學生的士氣啦,可是,「看完上頭那些分數之後,我突然強烈的覺得自己是笨蛋。」

「呃,也沒那麼誇張……」雖然她覺得羽柔的確是在某些方面頓了點,但是距離笨蛋這兩個字還是有段距離的,嗯,「真要說的話,妳好歹也是個接近天才的笨蛋。」

等等,「什麼叫接近天才的笨蛋啊?」

「這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四兩撥千金的避開這個話題,梅將畫好的符紙收好,開始整理桌面,「話先說在前頭,妳今天晚上還是別太期待沙耶學姐的出現會比較好。」

咦?「為什麼?」

「因為她超怕鬼啊。」

啊?「沙耶學姐會怕鬼?」羽柔呆了一下,「不會吧,我聽監考老師們說,沙耶學姐考試的時候超厲害的耶,那些模擬用的鬼根本沒辦法接近她半徑十公尺,都這麼強了,怎麼可能會怕鬼?」

「妳笨喔,就是因為她怕死了才會學的那麼好,」沒好氣的道,梅一邊說一邊俐落地將所有製符用具歸位,「來,羽柔、紅鸞,告訴我妳們兩個最怕什麼東西。」

「蟑螂!」羽柔說,思考時間不到一秒。

這廝怕蟑螂啊?梅默默的把這點記下來,然後看向還在用力思考的紅鸞,「紅鸞妳呢?」

「嗯~~」紅鸞皺緊了眉頭,努力思考自己怕什麼東西,但是以靈獸的觀點來說,自然萬物都是好朋友,沒有所謂怕不怕的,如果硬要說的話……「我不喜歡跳蚤。」

「嗯,跳蚤,那妳們兩個會讓蟑螂跟跳蚤爬到妳們身上嗎?」

「怎麼可能!」「不要!!」高分貝的否定叫聲。

「那不就得了,我相信如果有剋蟑學或者是除蚤學,妳們一定也能拿滿分的。」梅聳聳肩道,頓時,房間內沉默了一陣,半晌,羽柔一臉複雜的開口。

「……梅。」

「幹麻?」

「雖然這種說法很淺顯易懂,但是……」羽柔一臉憂傷的看著梅,「這個比喻好爛。」

………

……

「少、囉、唆!聽懂最重要啦!」有些惱羞,梅隨手抓了一片干貝開始啃,「現在咧?東西都準備好了,應該沒別的事情了吧?」

「這個嘛,反正時間還早,我們先去吃晚餐好了,」吃飽了才有精神探險~羽柔打著如意算盤,對著房門喊著那有點愚蠢的開門咒率先走出去,「芝麻開門──啊!對了,順便跟妳說說我跟紅鸞最近聽到的那些鬧鬼事件吧,很玄的喔!」

「例如?」不是很相信的跟著走出門,梅將自己的卡片鑰匙抽起來,跟著一起走向樓層的傳送門,可是梅一直等到三人抵達了學生餐廳,坐上位置開始吃飯之後,才聽到她想聽的東西。

「我們學校啊,有人被鬼附身了呢!」

語出驚人,梅差點一口茶噴出來。

「咳咳、妳說什麼?」附身?她沒聽錯吧?

「就是『鬼上身』啊,超恐怖的!」羽柔小小聲的說,跟紅鸞兩人像是怕被人聽到似的一起湊過去耳語,「前幾天我們去保健室的時候啊,不是有幾個學姐躺在那邊休息嗎?」

嗯,前幾天她們因為作戰實技課發生失誤受了點傷,去保健室的時候的確看到床上躺了幾個學姐,可是,「老師不是說那幾個學姐只是貧血嗎?」

「不是的,她們並不是貧血,」紅鸞小小聲的接口,「她們的靈獸偷偷告訴我,『主人是被不好的東西入侵了』,還要我多加注意羽柔的安全呢……」

……不會吧……梅的心中咯噔了一下,她怎麼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可是,飛仙要走之前什麼都沒跟我說啊……」

「走?飛仙上哪去了啊?我今天上午的靈獸必修課也沒見到牠,問老師,老師只說牠請假了。」紅鸞好奇的問,一般來說,除非特殊原因,不然靈獸是不會自動遠離主人的,可是整個下午她都沒看到飛仙出現,正覺得奇怪呢。

「飛仙牠今天早上回靈界去了,」聳聳肩,梅的臉上帶著一點無奈,「牠說家鄉有一點事情要處理,無論如何都得回去一趟才行。」

「什麼事啊?」感覺起來很嚴重。

「我也不知道,」嘆氣,「飛仙什麼都沒說。」

「哇啊,那妳作戰實技課的考試來得及嗎?」這科有要考靈獸搭檔的項目,少了靈獸還怎麼考啊?

「必要時只好申請補考,飛仙也有飛仙的困難,相信老師會體諒的,」梅一臉豁達的說,大有『到時候再看著辦』的覺悟,「不說這個,妳們剛剛說的那個附身……有沒有更詳細一點的情報啊?」

「呃,什麼樣的情報?」羽柔跟紅鸞同時傻笑兼歪頭。

「好比說……被附身會出現什麼反應啊,或者是被附身的人有沒有什麼共通點什麼的,既然知道有這回事,總要多少做點防範措施吧?」這叫做危機意識,「不過說到這個,學校怎麼會沒有動作?」

附身這種事情已經有危害到學員安全的疑慮了,一般學校不是都會出馬解決嗎?

「問我我也沒辦法回答妳啊,老師只說還要收集更多證據,至於妳說的那個什麼共通點……」羽柔思考了一下,轉頭問身邊正努力吃飯的人,「印象中,被附身的人好像全部都是女孩子吧?」

「嗯,目前聽到的全部都是女孩子。」一邊吃,紅鸞一邊回答。

聽到這樣的回答,梅皺起眉頭,「如果說是以女性為目標……這個範圍也太大了點,不過,」拿起筷子戳了戳盤子中的水餃,梅很認真的看著她的室友,「既然知道這一點,妳們兩個也小心些吧,附身這種東西很麻煩的,中招就不好了。」

「放心,不會有事的,我有紅鸞嘛~」羽柔笑開來,一把往紅鸞身上抱了過去,這一瞬間,梅只能翻翻白眼,總覺得眼前似乎又出現了百合花……

「妳說的涼亭在哪裡啊?」夜色中,三個人影小心翼翼的在林間移動著,梅的聲音從中傳來,「這裡有很多個涼亭耶。」該不會每個涼亭都要擺干貝吧?

「等等喔,我找一下,她們說會出現小女孩的涼亭很特別,一眼就可以看出來的……」羽柔睜大的眼睛四處張望著,然後過沒多久,她覺得她似乎找到了,「呃,我想應該就是那ㄧ個……吧?」

有些不太確定的指著視線不遠處的某一座涼亭,梅跟紅鸞順著羽柔的手看過去之後,三人同時沉默了。

還真的是一眼就能看出來。

因為只有那一個涼亭擺滿了干貝跟各種小女孩用的玩具、飾品,想看不出來都很難。

「看來真的是有很多人來探險啊……」梅揉著太陽穴,然後走上前去開始擺她們帶來的干貝,「這樣跟著擺就可以了吧?」

「嗯,有這麼多干貝,今晚說不定真的可以看到呢!」紅鸞很天真的這麼說,興致勃勃的拆著餅乾。

聞言,羽柔跟梅對看了一眼,交換彼此眼底的乾笑,而就在此時,羽柔的眼角突然閃過了一道人影,那道人影十分眼熟,就像是…像是……「沙耶學姐!?」她連忙轉頭,然而那人影一晃而過,就在她轉頭的瞬間,什麼都沒有了。

「沙耶學姐?」聽到羽柔的呼喚,梅跟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她真的來了嗎?在哪,我沒看到啊?」

「呃,我剛剛看到一個很像的人影晃過去……」有些不太確定的說,羽柔將另一包干貝遞給在桌邊忙的不亦樂乎的紅鸞,「但是一眨眼就不見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學姐。」

「噢,那我們等等過去看看──」

──砰!「呀啊啊!」

梅的話還沒說完,一個悶悶的聲音就從剛才那人影閃過的方向傳出,然後是幾個女孩子的尖叫聲傳來,這讓她們心頭一驚。

「怎麼回事?」

「看樣子是出事了,要過去看看嗎?」

「當然要,走!」

「等一下!」拉住想要衝過去查看的兩人,紅鸞有些驚慌的看著聲音來源,「我聽到了高階靈獸發出的求救聲!我們去了派不上用場的,不可以去!」

「咦?」羽柔呆住了,高階靈獸?「所以前面有中高年級的學姊嗎?」難道沙耶也在裡面!?

「紅鸞,妳飛的快,快回去找老師過來,我跟羽柔先過去看情況,」梅急道,羽柔才剛看到類似沙耶的人影,前方就有人出了事,這讓她也緊張了起來,「放心,我們兩個就算不敵,只要專心顧著逃跑的話,短時間內不會有事的。」

「沒錯,我跟梅不會有事的,紅鸞,拜託妳了,要飛快點喔!」她說,然後跟梅一起掙開了紅鸞的手,兩人迅速的朝前方那片黑影奔去。

「啊!等、等一下!」看著她們莫入黑暗之中,紅鸞雖然著急,但也只能盡全力飛回去搬救兵了,她有她能做的事情,而現在的她該做的,就是盡全力飛翔!

鳳鳴起、紅羽落,風聲吹拂,樹葉沙沙作響。

烏雲遮蔽了月。

此夜無光。

每個地方都會有著自己的傳說
而有些時候 傳說會自己再誕生出新的傳說……

>>下一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