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園 叁.霧中島】─序章

*******
如果要提到最初的話
那就是從這裡開始的吧
************


綠意盎然的山林,處處充滿著花香與鳥鳴,青天與白雲相映,現在是正午時分,陽光溫暖的灑落著,這裡是充滿著大自然生機的地方,心情不好的時候踏上這塊土地,想必情緒很快就會得到回復吧。

「嗚……嗚嗚……」小小的啜泣聲在林道間響起,一個小女孩一手抱著心愛的熊熊娃娃,一手胡亂的抹著臉上的眼淚,但只是越抹越糟糕,把整個臉蛋都給抹花了。

『妳是壞孩子,所以沒有人要陪你玩。』

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緊追著小女孩,聽到這個,小女孩在害怕之餘,哭的更兇了。

「才不是……嗚嗚……沙耶是好孩子……沙耶很乖,一點都不壞啦……嗚……」像是要躲避那個聲音似的,小沙耶開始沒頭沒腦的奔跑起來,有路就鑽有彎就拐,亂七八糟的胡走一通,但是那個聲音並沒有因為這樣就被她甩開。

『如果妳不壞的話,為什麼沒人願意陪妳呢?妳看啊,連爸爸媽媽都不想接近妳呢,妳多壞啊……嘻嘻……』

「妳騙人!才不是這樣的!」

『那妳說呀,為什麼大家都不喜歡妳?』

「我…我……走開、妳走開啦!嗚哇啊啊~~」無法反駁,卻也不願意承認,小沙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奔逃著,而就在她很努力的逃跑的時候,突然,一個粗大的樹根絆住了她的腳,這讓她結結實實的摔了一大跤,整個人仆倒在泥地上,「嗚…好痛…好痛喔……」

『看,連樹木都不喜歡妳呢~』聲音輕笑的說著,一團若有似無的黑影從沙耶的影子冒了出來,『妳還是不要活著好了~這樣被大家討厭的活下去,太累了不是嗎?』

「才不是妳說的那樣……」弱弱的反駁,小沙耶緊緊抱著手上的熊熊娃娃,那顆小腦袋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大家都不喜歡她。

從她懂事開始,生活起居就只有保母或是家裡的侍女,然後就是孤零零的房間,再來就是那個奇怪的、總是跟在她身後的聲音。

她很羨慕其他可以玩在一起的小朋友,但是每次當她踏出房間想跟大家一起玩的時候,所有人都會尖叫著跑開。

本來,有一個負責照顧她的大姐姐很疼她,會陪她玩、教她唱歌,她很喜歡這個大姐姐,但是在某一天過後,這個大姐姐就不再來了,之後負責照顧她的人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換一個。

她很疑惑,本來那個大姐姐去哪了?她逮到人就問,但是每個人都只說大姐姐去了很遠的地方,不會再回來了。

她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只知道,她好像再也見不到那個大姐姐了。

今天,其實是爸爸媽媽第一次過來看她的日子,她很高興,因為她從來都沒見過父母,所以從前幾天知道消息之後她就一直期待著,因為那個大姐姐曾這麼說過:

『父親啊,就是雖然很嚴厲,卻會在妳有危險的時候第一個過來幫妳的人,』大姐姐笑的很溫柔,拉著她的手說,『而母親呢,就是很慈祥很溫柔,會把妳捧在手心裡的人。』

但是,當真的見到面的時候,卻全然不是這樣。

她的期待跟雀躍,在那個應該是她母親的人厭惡的甩開她的手,怒叫著「妳可不是我的孩子,別靠近我!」的時候粉碎了。

而父親,父親雖然沒有這樣對她怒言相向,卻做出了更傷人的舉動。

他對她視而不見。

就像是看著陌生人一樣,他的父親將她從頭到腳審視了一下後,就差下人將她帶開了,之後連個正眼都沒給過。

她覺得很委屈很傷心,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所以一股腦的跑到這個她很喜歡的後山林,本來是想要放鬆一下的,但那個奇怪的、偶爾才會出現的聲音,卻在這個時候叨叨絮絮地聒噪起來,逼得她停不下腳步,只想逃開那個聲音。

可聲音卻像影子一樣追著她,她根本跑不掉,還摔了一大跤。

『哎呀,妳看妳,髒兮兮的,本來就沒有人要了,現在還弄的一身髒,就更沒有人要了呢~』

聲音相當快意的說著,小沙耶只能緊緊抱著她的娃娃。

『不過沒關係喔,別人不要妳,還有我要妳呢~』

「咦?」眨著淚眼,小沙耶從地上坐起,不太懂這個總是一出現就欺負她的聲音為什麼會這麼說,「妳要我?」

『對呀,我要妳,把妳的身體讓給我,我就給妳一場美妙的夢,』聲音勸誘著,像拿著一顆包裝華麗的糖果,『怎麼樣?這是場很划算的交易吧?』

「交…易?」不太懂這個名詞,小沙耶皺著眉頭,像是要努力思考一樣的低下頭,而就在她低頭的時候,一攤紅色的東西吸引了她全副的注意力,這個是……「血?流血了!?」她流血了嗎?可是她不痛啊?

慌慌張張的在自己身上拍來拍去,但是唯一痛的地方只有膝蓋跟手肘,而那上頭也只有一點小擦傷而已,跟她身下那攤紅色血漬比起來根本連邊都搆不上,啊、前面還有一樣的血跡,更前面還有……有人拖著傷口在走路嗎?

小沙耶戳了戳地上那灘血,還沒完全乾掉,所以那個受傷的人才剛走過?她這麼想著,沒有發現就在她的手碰到地上的血之後,一直纏著她的奇怪聲音似乎發出了一聲哀號,然後消失不見了。

她沒有發現這點,因為那對現在的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孩子的天性就是只會專注在眼前的事物上,一但被轉移注意力,就會短時間忘了上一秒發生的事情,於是,她怯怯地抱著娃娃站起來,開始尋著血跡找了過去。

血跡很明顯,很好找,但是隨著她的追尋,地上的血漬是越來越小塊了,就好像傷口正在慢慢癒合一樣,奇怪了,難道這個人邊走邊綁繃帶嗎?

小沙耶困惑的想著,然後繼續找了過去,可她還沒找到傷患,一場天搖地動突如其來的發生了,這讓她很乾脆的直接摔倒在地!

「呀啊!」

是地震!

好大的地震啊!

沙耶驚恐的趴在地上,土地似乎在撕裂著,然後,一根手臂粗的樹幹砸了下來,當場,沙耶就這樣暈了過去。

而在她暈過去的時候,迷迷糊糊的,好像有聽到一種很大的貓科動物在咆嘯的聲音,她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當她醒來,看到眼前是什麼的時候,她知道了。

「啊……啊啊!」她一手直接的指著前方,嘴巴還張成O字型。

說真的,這實在是很沒禮貌的舉動,幸虧被指著的傢伙心胸寬大暫時不想理這個小奶娃,不然沙耶可能會被眼神給瞪穿。

「老虎!」叫很大聲叫不用錢的大喊,沙耶一雙眼發亮的看著眼前的老虎,是的,那是一頭很大很大,又很漂亮的白色大老虎!

「是老虎耶!」像是發現什麼新大陸一樣,沙耶開心的跑過去,完全無視老虎不爽的眼神跟微微顯露的尖牙,噢,她甚至還忽略了自己頭上的腫包,「老虎,我第一次看到老虎,好大好漂亮喔!老虎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為什麼要告訴妳?老虎別過頭,哼了一大口氣,剛才地震的時候牠剛好路過看到這小鬼暈倒在地上,如果早知道會這麼煩人,牠就不救了。

「啊!老虎你的腳腳在流血耶,」驚呼的看著老虎前腳的傷,所以說她追的那攤血跡是這頭老虎的?「你痛不痛啊?」

廢話,當然會痛,老虎翻了翻白眼,再次舔了舔牠裂開了一大口子的傷,接著不悅的低吼,希望可以把這個臉上還掛著滿滿淚痕鼻涕痕的小女孩給嚇退。

但是有種人天性遲鈍,說好聽點是天然呆,難聽點就是白目,而沙耶剛好就是這類人的標準典範,不但完全沒有察覺到老虎的不悅,還將對方發出來的警告當作是痛呼……

「很痛嗎?要忍耐喔,我會保護你的!」不知打哪來的自信,沙耶燦爛的笑開來。

是說……妳的身高還沒有我這樣躺下來高,是打哪來的自信想保護我啊?頭被打壞了是吧?

老虎無奈的瞪著這個小女孩,在發現牠都快瞪成鬥雞眼了這小妮子還是無知無覺的時候,牠放棄了,『小鬼,妳很煩,走開好嗎?』於是,老虎說。

「啊!」大驚,小沙耶又一次嘴巴張成O字型,卯起來指著老虎,「你會說話!你是會說話的老虎!!」記得大姐姐有跟她說過,像這類會說話的動物,世人有一種特別的稱呼,「你是靈、靈……」欸、靈什麼啊?

一時想不起來,沙耶急的要哭出來了,而看到眼前的小娃好像有要噴淚的跡象,老虎很不耐煩的一掌拍過去。

『靈獸啦,不準哭,』這一動,拉扯到傷口,又痛的牠齜牙咧嘴,『嘶……煩死了!』

「啊對!是靈獸!你是靈獸耶!」雖然被一掌拍倒在地,但小沙耶絲毫沒有退意,還在那裡開心的說出自己的大發現,完全沒注意到某匹靈獸的無奈。

牠是招誰惹誰了?

莫名奇妙的被人追捕就算了,反正這種事情常發生,人類看到牠就好像飛蛾遇到火一樣,每次都成群的撲過來想抓住牠好訂契約還啥的,但不好意思,牠就是不爽這種強硬派的獵捕,本來嘛,契約這種東西應該是要你情我願的,這樣追捕算什麼?

牠才不想跟一個想用暴力征服『夥伴』的主人。

當然,單槍匹虎打贏一票人這種事是不實際的,但打不過難道不能逃嗎?四隻腳跑起來總是比兩隻腳快得多,加上剛好又有地震幫忙,牠就順利的衝出來了,雖然受了一點傷,但總比被捉住好,可好不容易逃出來卻又遇到一個大腦疑似被敲壞的奶娃……

上天到底是要考驗牠什麼啊?

「乖乖,沙耶給你拍拍喔,拍完就不會痛了喔~」就在老虎煩惱著自己上輩子是不是造了什麼孽的時候,小沙耶突然伸出手就往老虎的傷口拍去,第一拍,老虎差點沒被拍出淚來。

『吼!!』X的!痛啊啊!『死小孩,妳幹麻!?』不知道傷口不能這樣拍嗎?牠當場就想發作,但同時刻,牠的傷口似乎被一股暖流所包圍,接著就在沙耶這看似相當討打的拍拍之下開始收口了。

小奶娃在把靈氣分給牠,身為靈獸,天地靈氣就是最好的療傷原料,所以牠才會跑到這種能匯聚靈氣的山林來,可沒想到最後治好傷口的不是這片天地,而是個還掛著鼻涕的小娃娃。

一個小娃娃哪來這種程度的靈氣?不,重點是,她怎麼會使用這種術?

『小鬼,這靈息分流誰教妳的?那人沒告訴妳這不能亂用嗎?』有些不太自在的看著開始結痂的傷口,老虎避開了她還想繼續拍下去的手,『好了好了別拍了,再拍下去妳的氣就要乾掉了啦!』

「嘿嘿、不痛了吧?」嬌憨的笑著,小沙耶蹲在老虎身旁,然後不客氣的靠了上去,「你好大隻,好柔軟喔!呵呵呵~~」

『……』有句話叫做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是扁一個才剛把靈氣分給自己的人,所以雖然有點不爽對方自動的靠上來,這種情況下也不好當場發作,於是,牠只能氣悶的趴下,『給妳趴可以,但別把眼淚鼻涕抹到我身上。』

「啊、對喔,這樣不禮貌……」聽到老虎的說詞,沙耶驚的坐起來,就著袖子把臉胡亂抹一通,本來就已經夠花的臉現在……好吧,好歹還看得出是個女孩。

『妳這樣抹完感覺更糟……算了,妳之前在哭什麼啊?』到底是什麼事情可以哭到鼻涕眼淚滿臉都是?

這話一出口,小沙耶那止住的淚腺又要發作了。

「嗚!因為大家都…都不喜歡沙耶……嗚啊啊~~」哭聲響徹雲霄,隱約有鬼哭神號的架勢,「大家、大家都說沙耶是壞孩子!嗚、嗚嗚~~」

啊啊……煩死了,好吵!『妳別哭啊……』老虎的頭開始痛起來了,老實說,牠活了這麼多年,安慰他人的學分可是從來沒及格過,唉,隨便啦,反正是個小女孩,隨便哄一下應該就可以了,『他們說妳就信啊?』

咦?「可是…可是大家都這麼說……」一邊吸著鼻子,沙耶很委屈的看著老虎。

『難道我說妳是笨蛋妳就是笨蛋了嗎?』

「咦!?沙耶是笨蛋嗎!?」震驚,小沙耶像是突然被告知破產的富翁一樣,那副驚嚇的表情讓老虎徹底無言了。

『……抱歉,當我沒說,妳不是笨蛋啦……』一陣無力上湧,而在這個瞬間,老虎突然覺得自己也好委屈……

之後,小沙耶開始沒事就喜歡往後山跑,因為她知道只要她跑到後山就可以見到老虎,關於這點,其實老虎是有點無奈的,牠很想趕快離開這塊地方,畢竟那些追捕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追上來,可是這個小女孩又讓牠有點放心不下。

她的影子裡有東西。

而且是不太好的東西,有力量,有野心,不但是複數甚至還具有攻擊性,看起來蟄伏很久了。

牠不知道為什麼人類會讓一個這麼小的孩子背負這種東西,但很有可能是,那些人類的大人們把這個小奶娃當成了──

「──老虎~老虎?你在哪?」奶聲奶氣的呼喚打斷了老虎的思考,小沙耶提著她的午餐籃興沖沖的在林間道路上跳躍著,自從遇到老虎之後,她每天都會帶著自己的中飯到後山來吃,反正照顧她的人也只會把餐點放在她房間門口就離開了,與其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裡吃,還不如跑來跟老虎吃!

聽著這己聲叫喚,老虎很無奈的從牠躲避的洞穴中走出來,幾個跳躍奔至沙耶的身邊。

『不是叫妳別來了嗎……』這樣一直來,牠怎麼走得掉啊?

「嘿嘿……吃飯!老虎要不要一起吃?」將餐籃舉高,沙耶笑的燦爛。

『跟妳說過多少次,我不吃這些的,妳吃吧。』牠說,然後就圍著沙耶趴了下來,『妳這樣每天都跑出來,家裡的人不會說話嗎?』

「不會啦,他們連我出來玩都不會發現的,只要晚餐之前回去把餐籃放好,就沒問題了!」天真的回答,沙耶不知道這句話透露出了什麼,自顧自的拿起筷子,合掌:「我開動了。」

今天的中餐是雞腿跟幾樣青菜、白飯,沙耶吃的津津有味,但是看在老虎的眼底卻是有些苦澀,可能是同情吧,牠下意識的覺得自己或許可以再對這個小奶娃好一點。

『喂。』

「嗯?」嘴裡塞滿飯,沙耶含糊不清的應。

『那個,如果妳晚上會覺得孤單還是什麼的……』幾百年沒對人類釋出善意了,老虎的用詞有些笨拙,『呃,這個意思是說,妳晚上也可以過來找我……』

「嗯嗯嗯!?」真的嗎?

『……妳先把嘴裡的飯吞下去吧。』老虎心底輕嘆一口,算了,如果那些追捕的人真的追過來,到時候再開溜就好,現在能待多久是多久了。

當晚,沙耶就帶著她的小被子跑到老虎棲身的洞穴去睡了,然後隔夜、再隔夜也一樣,對沙耶來說,老虎就是她唯一的朋友了,而且只要有老虎在,那個奇怪的聲音就不會出來煩她。

「老虎好厲害啊,」於是某一天晚上,沙耶靠在老虎的毛皮上說,「老虎都有幫我趕走壞壞對不對?」

『啊?』什麼壞壞?

「就是一團黑黑的,老是害沙耶哭的聲音,沙耶最討厭那個了!」她爬起身厭惡的比了鬼臉之後才趴回去,「但是這幾天那個都沒跑出來,一定是老虎把它趕跑了對不對?」

『呃……算是啦,妳快睡吧。』哄著沙耶入眠,等到確定這個奶娃娃睡著之後,老虎立刻調轉視線瞪著某個陰暗的角落,靈獸的威壓逼了過去。

對付這類心懷不詭的髒東西,靈壓可是很好用的。

哼哼……你以為……你可以守著她多久?

陰鬱的聲音像是不甘心似的,硬是從靈氣的壓力下鑽出來。

『囉嗦的東西,滾回你的地下去。』

好……我們走著瞧……

『廢話多。』瞬間加大壓力,在滿意的看到那團黑霧被擠散之後老虎才稍微收斂自己的靈氣,而這樣的靈息震動吵醒了某人。

「……老虎?」

『沒事,睡你的。』

「嗯……」孩子就是孩子,咕噥幾聲又睡去了。

這樣的相處模式很意外的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長到連老虎自己都覺得可以安逸的在這座山定居了,然而,該來的還是會來。

那群人為了追捕靈獸,居然採取相當強硬的舉動──不但將整座山封了起來,還準備要放火燒山把牠逼出來。

『……這些人類有沒有腦袋啊?』為了一只靈獸就要犧牲整座山的生靈?頭殼壞了嗎!?牠可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一座山的價值啊!

老虎有點氣急敗壞,但是現下這種狀況牠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待了這麼些日子,跟這座山也有點感情了,難道真的要因為牠而讓整座山遭殃?

這種事牠做不出來。

但是一想到自己得屈服在這種人手上,老虎的怒氣跟彆屈就不打一處發。

煙硝的味道越來越近,那些人很快就要過來了,如果牠再不出現,這座山可能真的會被燒到連渣都不剩。

左右兩難,而就在這個時候,老虎聽到一句很熟悉的呼喚,這段時間以來每天都會出現的呼喚。

……牠好像想到兩全其美的方法了。

『也罷,』如果注定要失去自由的話,與其被那種不珍惜山野的人使役,還不如去保護自己想保護的傢伙,『就當作是監視那團黑影吧。』

於是,老虎往聲源奔去,然後交出自己的真名。

那一瞬間,黑影發出了尖銳的慘叫。

『老虎~老虎?你在哪?』
我不承認當初就是這句話讓我交出真名的 絕對不承認

>>下一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