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語工坊 第二章 水晶夢

*******

遺忘不代表失去 失去不等於忘記

所以人們總會珍惜記憶這種東西

**********

「水晶占卜師?紫羅蘭嗎?」

保健室內,小草坐在床上驚訝的看著眼前一臉自豪地發出占卜師宣言的紫羅蘭,下一秒,只見小草低頭一臉虛心請教的問道:「慕斯,什麼是水晶占卜師啊?」

紫羅蘭跟慕斯差點沒當場跌倒。

幸好保健室老師不在,週遭也沒有其他人,不然跌倒的人數可能會更多。

『小草……』從小草懷中飄開,慕斯的臉上有著教育失敗的汗顏,『這個顧名思義,就是可以用水晶占卜的人,而真正卜得出東西的人就可以算是【出師】……』

水晶占卜師。

利用自身與水晶的波長進行共鳴,在經過修業之後得以窺探部份未來的神祕職業,因為很少人擁有這樣的天份加上修業的困難,所以水晶占卜師的人數很少,一般來說,擁有類似天賦的人都會選擇牌紙占卜,而不會選用水晶。

牌紙不管怎麼樣都會出現結果(且不論結果正不正確,至少會有東西出來,畢竟牌子會被抽出來),可水晶占卜卻是有就有,沒有就沒有,看不到的話就算把水晶扔進滾水煮丟到火裡燒也沒用,影像出不來的就是摔破它也不會出現任何光影給你。

所以會水晶占卜的人很罕見,會去學水晶占卜的也很少見,至少在懂占卜的人當中絕對是少數族群。

慕斯細細的解說著,途中還有紫羅蘭在旁補上附加說明等等等,總之,當慕斯跟紫羅蘭將整個講解完畢之後,小草的眼睛也差不多要變成螺旋型了。

仔細看頭上還有些微冒煙的傾向……

「『就是這樣,懂了沒?』」

一人一寵吐了口大氣,相當有默契的同時伸手指向小草。

「呃、我想,應該是懂了……」頂著有點冒煙的頭,她看著不知何時站到同一陣線上的慕斯跟紫羅蘭,「總之就像是塔羅牌算命,只是紫羅蘭把牌子換成難度比較高的水晶……這樣?」

『嗯~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沒錯沒錯,」雙手叉腰,紫羅蘭頗為得意的微仰著頭,「而且一個夠優秀的水晶占卜師不但能占卜,還能占夢呢~」

「占夢?」小草瞪大了眼,「是可以偷看別人的夢嗎?」

『不算是啦,正確來說是幫他人解夢,』出言糾正,慕斯飄到小草肩膀上,開始盡牠寵物兼家教的義務,『其實呢,很多人都或多或少有著預知夢的天賦,只是在作夢的當下人們不曉得那是預知夢,或者是一覺醒來就把夢的內容忘的乾乾淨淨了,因為這樣的緣故,所以其實有很多重要訊息都很可惜的被忽略掉了。』

「這種時候呢~就是要靠我們出馬啦~」接過慕斯的話,紫羅蘭整個人有著某種程度的神采飛揚,只見她華麗麗的撥了下自己的長髮,一道淡紫色的髮幕從小草眼前晃過,「不管是還記得夢境片段的還是滴點印象想不起來的,只要到我們的手上,都能幫妳抽出蛛絲馬跡!」

熱血的握拳說出有點像是廣告詞的東西,紫羅蘭一腳踩在不知何時拉過來的凳子上,只差沒有繼續說『意者請內洽』、『想要知道詳細請打0800-oooxxx』之類的東西。

「所以說,什麼夢都可以解?」

「可以!」一秒回答,紫羅蘭鼻子哼了哼。

「不太記得的也行?」

「當然,」紫羅蘭燦笑道,言語中有著藏不住的強大自信,「因為我就是夠優秀的那一種~」

「那我我我、我今天早上做了一個奇怪的夢!」舉手,小草很認真的看著對方,「雖然記得不是很清楚,可我想知道那是什麼!」

「喔~~?」看著兩眼放光用力舉手的小草,紫羅蘭先是沉吟了一下,然後勾起了笑容,「好,當作是第一天成為朋友的紀念,我就免費幫妳解一次夢!」眨眼嬌笑著,她拉出了藏在制服底下的項鍊,那是一條有點長的項鍊,鍊子上掛著一個水晶墜。

水晶墜大約是可以讓紫羅蘭的手恰好握起的大小,透體晶瑩,內部有著淡淡的紫色,不知為何,小草一看到這個水晶就有種『啊、果然是紫羅蘭的水晶』的感覺,好像這顆水晶本來就該由紫羅蘭持有一樣。

「那麼就開始吧~」紫羅蘭說,緩緩地閉上了眼,待她再次掙開時,她的雙眼深處透出了淡紫的光輝,像有紫色的星子在其中閃爍生輝,她先是緊緊握了一下手中的紫水晶,接著就鬆手讓那顆隱隱散著光芒的水晶懸浮在空中,然後她拉過了小草的雙手。

「咦?」要幹麻?

小草不解的看著將自己的手拉過去的紫羅蘭。

「把手放在水晶的兩側,閉上眼睛,開始回想妳早上的夢境,」跟著坐上床沿,紫羅蘭說,「去回憶那份感覺,如果想不到的話,就想一下醒來那瞬間是什麼樣的心情……」她的聲音變得很輕很柔,說話的速度也放的相當慢,有點像催眠又像是單純的誘導,「放輕鬆,相信我……在回想之中跟我分享妳的夢……」

「然後我們會一起出現在夢裡。」

水晶微微發著淡紫的光。

小草跟紫羅蘭雙雙閉上了眼,看到這樣的情形,慕斯很自然的飄起身將週遭的簾幕給拉上,牠很清楚這類引導最好不要受到太多的干擾,幸好這裡是保健室,本來就不會有太多喧嘩,而且老師也還沒過來,所以只要把簾子拉上之後就足以構成一個很棒的靜謐空間。

占卜性質的東西總是比較忌諱被打擾的,所以能先隔起來的話就先那麼辦,免得到時候突然有人闖進來,直接就看到小草她們在做占夢……姑且不論對方是不是知道這個舉動是在占夢,可一旦有人進門就會被看到的感覺實在不太好。

雖然這立在床邊的簾幕遮擋效果也有限……哎呀,沒魚蝦也好囉~

甩著粉紅色的尾巴,慕斯飄在兩人身邊自發的守衛起來,牠觀察著兩人的情況,目光轉了幾圈後來到紫羅蘭身上,她的雙手與小草的相疊,一起隔空捧著那枚紫水晶,水晶的光芒雖然稍嫌微弱了點,卻有著十分罕見的純淨。

看來這個紫羅蘭的確在水晶這塊領域上有著相當的研究呢,雖然因為年紀還小,力量不能說太足,但才這樣的年齡就能有這種程度的能耐,也算是很不錯了啦~一般人就算從娘胎開始練,練到紫羅蘭這年紀還不一定能有這種成果咧,從這方面看來,這孩子的確是天賦異稟,有自豪的本事了。

慕斯這麼想著,然後赫然發現自己居然下意識地對紫羅蘭使用了上位者觀看後進的態度,奇怪,為什麼牠會做出這樣的判斷呢?難道牠以前曾經用過水晶占卜嗎?

一雙眼睛盯著紫水晶的光芒,慕斯偏著頭思考著這個問題,可想來想去想半天,最後也只能頹喪地垂下自己的耳朵,宣告放棄。

因為牠非常好的、完全沒印象!

傷腦筋,好像真的忘掉太多東西了。

慕斯有些頭大的想,不過這也沒辦法,牠在遇到小草之前實在是漂流太久了,該忘的不該忘的早就通通都被腦袋瓜扔得差不多了,畢竟在那種狀況下誰能記得住全部嘛。

自我安慰的想著,然後慕斯發現水晶的光開始晃了起來。

晃?

『怎麼回事?』平常而言,占夢時候的水晶不應該會發出這種光的,除非……『是有力量的夢?』如果夢本身具有力量,而且這個力量又超越了占卜師本身的話,倒是有可能發生這種情況的,由於力量外溢造成的不穩定。

不過,夢源於自身也反映自身,以牠對小草的了解,目前的小草可沒這個本事能壓過紫羅蘭……

………

……

又來了,牠又莫名的想起自己本來忘掉的事情,今天是怎麼了?想起一次就算了還接著繼續想起來,之前牠努力掏空心思都找不到的記憶如今卻一個個自己蹦出來是怎樣啦!那牠當初想的要死要活豈不是在想心酸的?

癟著嘴,慕斯的臉上有著憤然不平的黑線。

算了,有想起來總比啥都不知道的好,這樣的話牠至少可以明白現在這並非正常狀況,而不是傻傻的覺得什麼『紫光好漂亮』、『紫羅蘭好厲害』之類的的杵在旁邊看。

思及此,慕斯轉頭朝水晶那閃爍不定的紫光飄去。

『有沒有辦法跟進去看呢?』徘徊在光之外,粉色的圓球被紫水晶的光照得些許微紅,就在牠思忖著如何跟進夢境的時候,腦海裡靈光閃現,又是一段模糊卻清晰的記憶跳出來。

那是一串有點複雜的咒語跟雜七雜八不勝枚舉的注意事項,而這串東西不是重點,重點是……牠知道怎麼跟進去了。

同時也確定小草早上做的夢肯定有問題。

因為牠越是靠近紫水晶的光芒,腦中的回憶片段就越是清晰,像是可以幫助牠進行回憶一樣,牠可不認為紫水晶有辦法辦到這點,所以這應該是小草外洩出的夢的力量所造成的,可是什麼樣的夢才有這種功效?難道這個夢跟牠有關係?

這麼一想,早上的時候小草也是突然大叫著醒來然後就抱緊牠哇啦哇啦的說著什麼『不要消失』的話,嗯……這兩者有關嗎?

『咕嚕,在外頭乾著急的亂想也無濟於事,』有些老氣橫秋的發出了跟自己的身形完全不搭的話,慕斯環顧四週,短短的手指向天花板,『安全起見,弄個可以讓人看得見裡頭的防干擾結界吧。』雖然只是個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措施,結界本身的強度也不高,但牠相信學校裡頭的人不會無聊到把打破結界這種事當作興趣來培養。

而且到時候萬一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結界外頭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幸運一點的話還能得到外界幫助呢。

『那就,打擾了。』於是,慕斯說,一個對稱工整,繁複而精巧的小小法陣出現在紫水晶之下,隨後只聽見咚一聲,一個粉紅毛球掉落在床沿。

紫水晶的光晃的更厲害了。

黑色。

這是一個黑色的空間,小草的夢空間。

「啊啊……果然又跑到這裡來了嗎?」看著眼前的黑漆漆,小草哈哈乾笑幾下,然後開始四處張望,呃、還是只有她一個人嗎?

她本來以為紫羅蘭會在的,因為她剛剛有提到要一起出現在夢裡什麼的……

「我在啊。」

嚇!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小草直接原地跳起來。

「紫羅蘭?」她回頭看向發聲源,但是沒見到人,只看到一團紫色的光,「呃……紫羅蘭?」小草有些不確定的戳了戳那團光球,瞬間,光球……不,紫羅蘭發出了尖叫。

「不要亂戳!會散掉的!」

啊?會散掉?「對、對不起……」縮手,「妳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因為這是妳的夢,我算是個外來者,外來者能用這種模樣出現就已經是極限了,妳如果看不習慣,就想一個型體出來給我吧。」

「想?」只要用想的?「想什麼都可以嗎?」

「對,既然這是妳的夢,那妳就是這裡的主宰,不管想什麼都可以成真的,」紫羅蘭說,然後頓了頓,「先跟妳說,不准想出什麼奇怪的東西來喔,我可不想看到我自己變成一團有耳朵跟尾巴的紫色毛球……」那樣的話她還寧可維持一團光的模樣。

「咦?那個不行嗎?」紫色的毛球很可愛啊,就像是紫色的慕斯,「我可以想幫妳想個漂亮點的蝴蝶結跟鈴鐺……」

「不准!妳敢亂想就跟妳絕交喔!」紫光慎重的發出了警告宣言。

「凹嗚……那就、就……」閉上眼睛,小草開始用力努力的想,最後,她想出了一個最安全最保險同時也最沒創意的形體給紫羅蘭。

「我說,」看著自己的身體,紫羅蘭抓抓頭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小草想給她的模樣就是她現實的樣貌,硬要說有哪裡不同……好吧,至少她的頭髮長度從及膝變成了拖地,也不能說是完全沒變化,可是啊,「這麼難得的夢境共享,妳就不能想點其他的嗎?」

「因為這個最快……」也最保險,她不希望才剛交到的朋友轉頭就被絕交啊。

「好吧,」嘟了嘟嘴,紫羅蘭接受了小草的說法,「那就走吧。」

「啊?」走?「走去哪?」小草一頭霧水。

「當然是去看這個夢境還有什麼其他東西啊,」理所當然的回答道,紫羅蘭上前幾步朝著這黑成一片的空間張望,「真奇怪,從剛剛看到現在的感覺,好像什麼都沒有嘛。」

「嗯,以前做這個夢的時候都是這樣的,可是今天早上不一樣,」有些怯怯的說,小草緊跟在紫羅蘭身邊,「今天早上,有個奇怪的聲音跑出來喔……」

「奇怪的聲音?」紫羅蘭一愣,「說了些什麼?」

「記不太清楚,只知道它一直叫我要放開手上的東西。」

放開東西嗎……

聽著小草的描述,紫羅蘭沉思了一下,「妳最近有撿到什麼嗎?」

搖頭。

「那禮物呢?有收到嗎?」

「禮物啊……」仔細想了下,小草捶了下掌心,「有!花店老闆娘有送我一個小盆栽!」

「花店?」

「是、是我打工的花店,就在學校對面而已喔,很近的……」提到自己的打工,小草有些害羞的低下頭,「那個……如、如果妳不嫌棄的話……今今、今天放學之後,要不要一起來花店看看呢……」

越說越害羞,講到後面小草已經是結巴低頭外加聲音淡出的程度,因此,紫羅蘭基本上是從『學校對面而已』這句話之後就聽不太清楚了,可雖然是聽不太清楚,紫羅蘭也大概知道小草是想要約她去哪。

只是約人而已有必要這麼害羞嗎?

紫羅蘭頗感好笑的看著面紅耳赤的小草,「可以啊,」於是,她點頭,決定不去問小草要帶她去哪,反正,要去哪裡這種事情在她想來是半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誰去~「這邊結束之後我們就一起去吧。」

「真的!?」聽到紫羅蘭的回應,小草滿臉興奮的抬起頭,「妳願意來看看嗎?」

「沒什麼不可以啊,總之讓我們先把妳的夢給搞定,之後妳要去哪我都奉陪~」摩娑著下巴道,紫羅蘭頗有興致的到處看,「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夢哪,真稀奇呢。」

「不稀奇啊,我常常做這種夢耶……」

「嗯~~」思考,小草收到的禮物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那麼這應該不是什麼預警類型的夢,雖然有點在意小草所說的那個聲音,在沒有實際聽到之前也沒辦法下什麼判斷,只好從夢的大體環境上著手了。

一般來說,會遇到這種空蕩蕩場景的夢……「小草,你常常一個人嗎?」

「沒有啊,我每天都有慕斯陪著我呢,」小草說,而就在她這麼說的同時,一個粉紅色的毛球從虛空之中蹦出來,看到這個,小草立刻開心的接住,「哇!慕斯也進來了?」

「不,這個慕斯應該不是外頭的那隻,而是妳心裡想像出來的,」看著粉色毛球,紫羅蘭說,「因為要未經許可就進入別人的夢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而且又很危險,所以這個慕斯並不是真的慕斯,而是夢境產物。」

「咦……可是摸起來的感覺都一樣說……」

「那當然,因為是照妳的記憶去創造的嘛。」

「這樣啊……」有點失落的抱著這個被宣稱是夢境產物的慕斯,小草靜了一下後又笑了起來,「沒關係啦,反正慕斯就是慕斯,牠總是在我身邊陪著,所以小草不是一個人喔!」

「哼嗯~~」這樣的話,這片虛無就不是因為害怕寂寞還什麼的而產生的景象,「嘖嘖,比我想像中的傷腦筋……」

「就是就是,我每次夢到這個夢,都很傷腦筋呢,」像是在跟醫生說明自己的病症一樣,小草做了補充,「所以我每次進到這裡來就會找個地方睡覺,然後醒來就沒事了!」

「啊?」睡覺?「妳在這裡頭能睡著?」這是夢耶!有人能在夢裡睡著的嗎?

「能啊,而且會睡的很沉喔!」

……真的是太奇怪了。

紫羅蘭有點頭大的揉著太陽穴,也許她剛才不應該那麼自信滿滿的放話要替這位新朋友解夢。

夢是潛意識的表現,無論是什麼人,潛意識裡頭一定都會有屬於自己的秘密或者是願望,會有喜歡的東西或是討厭的東西,如果這片什麼都沒有的黑色空間不是小草潛意識的恐懼,那會是什麼呢?

難道只是單純的夢?

不可能,紫羅蘭皺起眉頭,直覺告訴她這裡頭有哪裡不對勁,而在聽到小草居然還能在這裡頭睡著之後,她這種不對勁的感覺就更深了。

占卜師的直覺不容忽視。

「我可是很相信自己的直覺的……」低喃,紫羅蘭心底冒出了一團不服輸的火焰。

「妳剛剛說什麼?」

「沒什麼,我們再往前看看吧,去找妳說的那個聲音,」撥了撥自己的長髮,她牽著小草繼續往前走,「小草,妳現在想著一個終點,然後告訴自己只要到了那裏就會聽到早上的聲音。」

「終點?」被拉著走,小草抱著慕斯有些疑惑的看著前方的黑漆漆,「可是前面什麼都沒有……」要用什麼當終點呢?

「就想一個嘛,我說過了,這裡是妳的夢,不管想什麼都會出現的。」

「所以如果我想著有怪物在追我們的話,就會有怪物跑出來嗎?」小草天真的回答,下一秒,兩人的後面就傳來了奇妙的轟隆聲響。

她們驚訝的回頭,然後不知道自己現在該尖叫還是該大笑。

因為在兩人的後方,突然冒出了一大團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慕斯朝她們的方向快速滾動而來,而且顏色五花八門有正色版、色偏版、異色版甚至還有金光燦燦瑞氣千條版……

可愛是很可愛,有道是數大便是美,只是這個美有很大的可能會直接把人給輾過去。

轟隆轟隆轟隆……

滾動聲越來越接近,直逼某兩個目瞪口呆的人而去,看到這種詭異的情況,紫羅蘭立刻當機立斷──扯著還傻站在那的小草轉頭就跑!

要是再不跑的話就只能等著被壓扁了!

「含羞草同學!能不能拜託妳不要亂想啊!」雖然夢裡死不了人,但是她並不想擁有被N團毛球輾過去的回憶,謝謝!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被扯著跑,小草驚慌又不知所措,看著後方追來的巨大版慕斯,她怎麼也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心目中的怪物會是這種模樣,「現在怎麼辦?」

「快想個終點,然後給終點附上制約。」

「制約?」

「『只要跑到那裡,怪物就會消失』,妳這樣想就可以了,」帶著小草在黑暗裡狂奔,紫羅蘭說,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轉頭看向小草,「慎重提醒,不要再想出奇怪的東西來了,真的想不到的話就想想學校或是妳家,拜託。」

「呃……」紫羅蘭怎麼會知道她現在的腦袋真的是一片空白……

小草尷尬的笑了下,算了,既然是空白的,那就照紫羅蘭說的話去做吧!嗯,首先想個終點,然後制約:『到那裡之後大大的慕斯群就不會再追過來,也會聽到早上的那個聲音。』

下定決心,小草開始轉動思緒,本來呢,她是真的要照著建議去想個學校或家門口出來,但不知道為什麼,當她一開始想像,花店的模樣就直接鮮明的跳了出來,直接蓋過了學校的輪廓。

「花……」

彷彿能看見自己腦中的影像般,花店的模樣是那樣的清楚,這讓小草不禁低喃出聲,而在語音落下的瞬間,兩人的前方立刻憑空出現數量驚人的花海!

粉色的、紅色的、大大小小的花朵砰地一聲跑出來,很突兀,卻又自然到像是花兒們本來就在那裡一樣,至於接下來?

接下來那群慕斯放大版在碰到花海的同時變成了肥皂泡泡四散,而小草跟紫羅蘭嘛……她們很直接的被龐大的花海給埋掉,前後只用了一秒不到。

「噗哈!」被花朵淹沒,兩人七手八腳的從花瓣堆爬出來,探出頭的同時看到彼此滿頭滿臉的花,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妳滿頭的花啊哈哈哈!」紫羅蘭很不客氣的指著小草笑道。

「妳也是啊,全都是花呢,還笑我……」嘴角勾著有些羞窘的弧度,小草拍著自己的頭髮將那些花朵拍下,還想多說些什麼的時候,一個聲音從黑暗之中飄了出來。

『放開妳的手。』

空氣瞬間凝結,小草覺得自己的背脊好像被潑了整桶冷水一樣的發寒,「啊……」就是、就是這個聲音!

『終於連接上了,』聲音嘆息著,彷彿重播般自顧自的說出跟早上一樣的話,『我是誰不重要,只要妳放開妳的手。』

「小草,就是這個嗎?」拍掉身上的花朵站起,紫羅蘭走過去將有些顫抖的小草拉起來,「妳那時候有跟他對話?」

「有,我問他是誰……還有跟他說我手上沒有東西。」不安的站在紫羅蘭身側,小草緊抱著懷裡的粉色毛球,雖然紫羅蘭說這個慕斯只是她的夢境產物,但是,只要像這樣抱著,她就可以假裝慕斯也在一起陪她壯膽。

『有的,妳一直拿著、持有並且支配,只是妳不知道而已,』聲音粗啞起來,繼續重複著話語,『請妳放開那與妳無關的事物,然後我們會離去,妳也不會再前來。』

離去?前來?

開頭還提到連接?

紫羅蘭的眉頭皺到快要能夾筷了。

「小草,我強烈的懷疑……妳的夢很可能被什麼人給入侵了。」

「咦咦咦!?」被入侵!?「為什麼會被入侵啊?」

「從說話聽起來,妳身上有對方想要的東西。」

「我身上?」小草低頭看了看,「什麼都沒有啊……」

『那並非具型之物,妳知道的,只要妳不再緊握,那麼東西就會回到它應該待的地方。』

「該待的地方……?」努力捕捉聲音的內容,紫羅蘭困惑的看向小草,只得到對方的搖頭。

『時間與空間交織成的虛空,與所有生命有關卻也無關的場所,』聲音從低啞轉變為誘惑似的輕柔,『來,請把妳的手放開,剩下的我們會處理……』

放開吧…放開吧……

回到該去的地方,回到『本該如是』的生活……

「哇喔,這是怎樣?」聽著那開始回盪在黑暗中的聲音,紫羅蘭只覺得心底發毛,這種聲音聽久了是會被催眠的,嗯?等等,催眠?意識到這點,紫羅蘭迅速轉頭看向小草,小草的表情有點恍神,本來很精神的眼睛也半瞇起來……糟糕!

「小草!不要聽!」她大叫著,一把抓住對方的肩膀用力搖了搖,「醒醒,別被聲音拉過去了!」

「咦?」驚醒,被紫羅蘭這麼一晃,小草整個回過神來,「我剛剛又要睡著了嗎?」

「嗯,」有些凝重的點頭肯定,紫羅蘭有些不安的看向深邃的上空,「這聲音會講多久?後面還有什麼嗎?」她覺得她們不該繼續待下去了,這個夢很詭異,不宜久留!

「呃、我想想……後面應該還有,我記得之後從我身上飄出了一個東西,然候……」

『就是這樣,放開它,讓一切回歸、消去。』

「啊!這就是最後一句!」她想起來了!「然後、從我身上飄出去的……是慕斯!」

小草有些驚惶的說,緊接著她手上一直抱著的慕斯像是要應和她所說的話一樣,開始往外飄了出去。

慕斯!!

「不可以!」緊張的抱緊要飄開的粉紅毛球,小草轉頭看向紫羅蘭,「幫、幫幫我!」

「堅定妳的想法。」

咦?

「我在這裡是外來者,我沒辦法直接地幫妳,只能拉妳一把,只能點醒妳,」紫羅蘭很認真的說,「堅定妳自己的想法,那麼無論外來的聲音說什麼,都無法影響妳的決定。」

「……想法?」

「對,妳現在希望慕斯留下來嗎?」

「嗯!」用力點頭。

「妳不會放手對不對?」

更用力的點頭,小草本來驚惶的臉漸漸穩定下來,「嗯,不會放手。」

「那麼慕斯就不會離開,」紫羅蘭說,然後指著不知何時已經被小草抱回懷裡的慕斯,「妳看,牠不就在那裡嗎?」

「……真的……」低頭看著自己懷中的粉色,小草笑了開來,正要抬頭跟紫羅蘭道謝的時候,卻發現紫羅蘭的身體像是要散掉似的飄忽不定著,「紫羅蘭!?」

『所以妳的決定是不放手了?』

!?

「不…不可能,剛剛那個明明是最後一句的……」緊緊抱著懷中的慕斯,小草的臉上滿是震驚。

「小草…快…離開……」身形開始渙散,紫羅蘭的影像有些吃力的飄到小草身邊,聲音也像壞掉的收音機一樣斷斷續續,「快…我們…一起…出……」

『那麼我們只好用其他的方法請妳放手了。』聲音裡參著濃濃的威嚇性質,然後就在這句話說完的同時,空間中好像傳來了某種東西破裂的聲音。

聽起來像水晶。

紫羅蘭的樣子變得更不固定了。

「紫羅蘭!!」

小草驚叫到,空中,某種壓迫感降了下來,這讓小草害怕的刷白了臉。

她、她現在該怎麼辦才好呀!?

記得不代表擁有 忘卻不等於失去

所以人們才會忽略還有遺忘這種東西

廣告

3 關於 “花語工坊 第二章 水晶夢” 的評論

  1. 马来西亚应该可以看到这本小说吧。。。。?

    如果说我想要透过网路订购,因该没有问题吧?

  2. 啊,不好意思現在才看到您的留言。
    因為這是我幫綠林寮架的部落格,老闆好像不會注意到有留言所以沒有回覆。
    建議寫mail問會比較快得到回覆喔 greenwood@so-net.net.tw

  3. 我看了你們魔法學園系列的書籍
    讓我大大的喜歡上了日京川的故事風格
    以及HAREKO的插畫及封面
    如今又聽說了有花語工坊一書時
    真的讓我好興奮
    雖然說我並不知道戰部露的插畫風格
    但是看到書的封面似乎就覺得一定很棒
    我日後也會不斷支持日京川所出的小說
    並且支持綠林寮可以聲名遠播
    那我現在出門買(花語工坊)去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