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語工坊 第一章 開學

她在作夢。

應該是這樣沒錯,因為打從五歲起,她就做過好多次這種夢了。

這是個很奇怪的夢,總是什麼都沒有,剛開始的時候不知道是夢,她還曾害怕的哭著想逃出去,可後來知道後就不那麼害怕了,因為,是夢都會醒的,她只要等到醒來就能離開這片黑色了。

等待的時間有時很長有時很短,不過都同樣的無聊,畢竟這裡什麼都沒有,所以每當她發現自己又跑來這樣的夢中後,她就會試著在夢裡睡覺,有幾次還真的讓她睡下了,只是醒來之後慕斯對她發出了強烈抗議。

因為她睡得太深太熟,這讓慕斯叫人叫得很辛苦。

可是這也不能說是她的錯呀,這裡又黑又大又沒人,雖然知道是夢,可叫她一個人待在這樣的夢裡她還是會怕的,所以只好用睡覺來逃避現實……啊不,是逃避夢境。

慕斯,不好意思喔,這次也讓我睡一下吧。

蹲下身子,小草合掌對著心中的慕斯賠了個不是後,東摸摸西摸摸的找了塊地方就要躺下來睡覺,就在這時。

『放開妳的手。』

「咦?」夢境之中,一個聲音突地響起,這讓小草有些不知所措,因為這個夢裡從來沒有其他東西存在的,「你是誰?」

『終於連接上了,』聲音發出了嘆息,『我是誰不重要,只要妳放開妳的手。』

「可我手上沒有東西呀……」聽著聲音的要求,小草些許困惑地看了看自已的掌心,白淨的小手上空無一物,黑色的夢境晃蕩了一下。

『有的,妳一直拿著、持有並且支配,只是妳不知道而已,』那個聲音變得有些粗啞,『請妳放開那與妳無關的事物,然後我們會離去,妳也不會再前來。』

不會再來?

小草一頭霧水,完全不懂聲音想表達什麼,而且,「我手上真的是空的呀……」小草無辜的說,手掌上下翻了翻。

『那並非具型之物,妳知道的,只要妳不再緊握,那麼東西就會回到它應該待的地方。』

「該待的地方?」眨眨大眼,小草歪歪頭,「那是哪裡?」

『時間與空間交織成的虛空,與所有生命有關卻也無關的場所,』聲音的速度快了起來,像是在催促什麼,『來,請把妳的手放開,剩下的我們會處理……』

放開吧…放開吧……

回到該去的地方,回到『本該如是』的生活……

宛如催眠般的語調在夢中迴盪,小草有些迷迷糊糊的半閉著眼,雖然不知道對方要她放開什麼,但是她已經好想睡了,嗯,她本來就是在睡覺的,所以現在會想睡也很正常,那麼……

稍微睡一下好了。

小草想著,然後心底的某個地方開始鬆動,就像是一個綁緊的繩子慢慢被扯開,接著,已經半瞇著眼的小草看到有個東西從自己的胸前慢慢飄出來,那是個圓圓的、毛茸茸的……

『就是這樣,放開它,讓一切回歸、消去。』

所以說這個就是聲音要她放開的東西?回歸、消去!?

意識到這一點的小草突然瞪大了眼,緊接著下一秒,本來已經快睡著的她整個人從地上彈起,一把朝那個從她胸中飄出的東西抱過去──

『打勾勾~做約定~朋友永遠在一起~』勾著指頭,小草說:『違反的人是小狗!』

『但妳本來就是小狗了啊,』指著小草頭上的白色耳朵,『那個不是狗耳朵嗎?』

『才不是!人家、人家才不是狗!不是不是啦!』大哭。

『咦?不是啊?』粉色的圓滾球體尷尬的搔了搔臉頰,『乖啦,別哭了,再哭真的會變小狗喔!』

『什麼?』小草大驚,『真的嗎?』

假的。

但為了避免自己被淚水浸濕,粉紅毛球選擇說出違心之論:『真的。』

於是小草停止了哭泣,然後在很久很久以後學到這個世界上還有謊言這種東西。

***********

「──不可以!」

『哇啊!』

被突然從床上驚叫坐起身的小草賞了一記紮實的頭槌,慕斯很漂亮的從右邊方向飛出去,並且驚險的在撞破窗戶之前停了下來。

嗯,這力道再大一點的話估計可以突破窗戶達成全壘打沒問題。

『小草,妳幹嘛啦?』滾了好幾圈,慕斯穩住身子之後痛的是頭昏眼花淚水狂飆,牠本來是覺得鬧鐘一直沒響很奇怪,這才過來要叫小草起床的,可沒想到會正面迎來一記頭槌啊!

「咦?慕斯?你還在啊?」一臉沒睡醒的樣子,小草有些傻愣愣的道,似乎腦子還沒從夢裡脫離。

『廢話!我當然還在啊!妳睡糊塗了嗎?』慕斯皺眉道,企圖伸手去摸摸自己剛剛被狠撞一番的地方,但是……可惡,居然會因為手太短而摸不到頭頂!

絕望啊!牠對於摸不到自己頭頂的手感到絕望了!

在心頭念著令人耳熟的台詞,慕斯緩緩朝小草飄了過去,『不知道幾點了,總之快起來刷牙洗臉,再不快點整理一下的話──哇啊!』

話還沒說完,慕斯一把被小草抱住。

『小草?』

「慕斯不可以消失啦!我們約好的!不可以消失啦!」哇哇大叫著,小草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飄過來的慕斯一把抱住,「消失會變小狗、慕斯會變小狗的喔!」

『什、什麼小狗……』嗚喔喔牠要不能呼吸了,這是謀殺嗎?明天早上的頭條該不會是寵物被主人的擁抱謀殺之類的吧?『小草,妳先冷靜點……我不會消失啦……』

「真的?」眼淚加鼻涕掛了下來,小草呆呆的看著慕斯。

『真的,』粉色球體無奈的從這個差點讓牠窒息而死的懷抱中逃出,隨手抽出不知打哪來的手帕衛生紙朝小草臉上抹去,『都要上國中的人了還這麼亂七八糟的,繼續這樣下去會鬧笑話的喔。』

「……國中?」半夢半醒,小草睜著彷彿還再夢遊的眼睛不解的看著眼前的圓滾滾,「什麼國中?」

『就是國中啊,今天是第一天開學──等等,現在幾點了!?』突然意識到某個嚴重的問題,慕斯抓著小草問道。

「嗯~~」幾點啊……小草偏過頭看向鬧鐘,「鬧鐘上是七點……啊咧?」等一下,這個鐘好像有哪裡怪怪的,小草皺著眉將鬧鐘拿到手上,左搖搖右搖搖之後,她確定了一件事情:「慕斯,鐘的指針沒在動耶。」

大事不妙。

現在出現在慕斯背後的四個背景大字絕對是大事不妙!

『小草,手錶!妳的錶呢?』

「呃……錶……」還沒完全醒過來的小草在床頭櫃上摸索著手錶,她一邊打哈欠一邊將錶拿到眼前,「嗯,現在是八點多──」

『──什麼!!』八點!?還有多?

慕斯的尖叫穿透了屋頂,同時也穿透了小草的耳朵,很直接的把人給驚醒,「幹麻突然大叫啦!」

『要遲到了啦!』慕斯急得滿屋子亂飄,用著不合牠身體比例的速度在衣櫃中穿梭,幾件看起來像是制服的東西被牠刷刷地丟到床上,『還不快點!八點半就是開學典禮了,從家裡到學校用跑的最快也要十分鐘耶!』

「開…開學?」小草呆愣的重複這兩個字,腦中有什麼東西接了回去,緊接著,不下於慕斯剛才的慘叫聲從房間內響起。

完蛋了,今天是她上國中的第一天啊!

衝刺!

人生要以能衝向早晨的陽光為榮!

『小草!快點,八點二十五了!』飄在小草前頭,慕斯著急的頂著一個小懷錶,『八點半之前一定要進校門啊!』不然校門就會關上,到時候就真的糗大了!

雖然從小草五歲起牠就開始寵物兼老師的教導小草很多事情,但是牠並不希望連爬牆這種事都一起敎下去啊!

「呼、呼……我、我在跑了…在跑了……」提著書包,小草氣喘吁吁的追著飄在半空中的慕斯,奇怪,為什麼今天會覺得學校特別遠呢?她打工的花店就在學校對面,每天去打工都不會覺得遠啊,困惑的想著,就在這時,幕斯閃進了一條幾乎要被樹葉掩蓋住的巷弄缺口裡。

『小草!我們抄捷徑!』沙沙的樹葉聲傳來,然後是慕斯漸行漸遠的呼聲,『快點跟上,從這裡穿過去再跳下去就到學校了!』

啊?捷徑?

什麼時候有捷徑了?

小草錯愕了一下,而就這麼一點錯愕的時間,慕斯的身影已經看不到了。

「哎呀、慕斯,等等我啊!」看到慕斯消失在叢間,小草一陣心慌,趕忙提著書包追了過去,那『捷徑』嚴格說起來是一個在磚牆上的洞,因為被茂密的樹葉遮住了所以外觀看不太出來,而且整個洞也只做過一點緊急補強:幾塊象徵性的木板釘在上頭而已。

這個……小草遲疑的看了看裡頭,她大概明白捷徑的意思了,可是,「慕斯,這是別人家耶!」這樣擅自從別人家『路過』,怎麼想都不太妥當吧?

拜託喔,『現在哪管得了那麼多,快點啦,不要被發現就好了,只要穿過這戶人家就到學校啦!』慕斯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遠,似乎已經跑一段距離了。

「唔~~」在洞口躊躇半晌,小草在良心與遲到之間掙扎著。

『小草快點!只剩三分鐘了!』慕斯在那一端遊說,『既然這戶人家不急著把洞補起來,就代表他們不會太介意這種事情啦,快來!』

真的是這樣嗎?

凹嗚~

最後她還是在慕斯的催促聲中妥協了,「等、等等我!」小草說,然後一頭從牆洞上找縫鑽進去,在鑽過一段距離之後她來到了很像是別人家花園的地方,是個很漂亮的花園,可她不敢停下腳步觀賞。

嗚嗚嗚,對不起,她只是路過一下而已,找到出口之後馬上就會離開了,她不是小偷不要把她抓去關啊……

小草心虛的順著牆沿奔跑著,一路上沒有遇到什麼障礙,這讓她很順利的一路衝到靠學校的那一邊,這戶人家跟學校的外圍牆相連,而且因為要在平地種樹木的關係這家人把地基堆得很高,於是,當小草跑到底的時候她忍不住停了下來。

因為這個牆……好高……

看著自己腳下的地面跟下頭的地面落差,欸……有沒有兩公尺啊?

『小草,快跳啊!』學校就在眼前了!慕斯緊張的舉著懷錶在下頭飄啊飄的,轉頭,『啊啊!校門要開始關閉了!快跳!』

「這個、很高耶!」她不敢跳啦!

『沒事的!了不起我在下面給妳墊!』

你那丁點大的身材哪墊得住人!小草在心中哀鳴道,校門就在眼前,可她卻卡在這裡下不去,嗚嗚嗚……開學第一天就遲到會不會給老師帶來壞印象啊?

『好吧,沒辦法了,』看著小草猶豫的樣子,慕斯不知道從哪拿出了墨鏡戴上,鏡片叮的一聲發出了閃光,『只剩下一分鐘,這種時候只好拿出非常手段了。』

什麼非常手段?

小草抱著書包倒退兩步,「你想幹嘛?先先先說喔,我自己跳不下去的!」

『沒要你自己跳啊,』慕斯露出了燦爛的笑,牙齒跟墨鏡一起閃閃發光,咻的一聲,一團粉紅色的毛球瞬間閃到小草背後卯起來就是一撞!『我幫妳跳!』

「呀啊啊!」

沒想到慕斯會來這招,小草一個腳步不穩,直接就從牆上摔下了地──

──更正,是摔到一個大大的粉色毛球身上。

「慕、慕斯?」驚訝的從毛球身上起身,小草看著墊在自己下頭像是充了氣一樣變大的粉紅毛球,「你、你變得好大隻喔!」

『早說了我會墊著妳嘛,』股著腮幫子說,慕斯大大的呼出一口氣,就像氣球一樣,在那口氣被吐出來之後慕斯又變回了原來的大小,『小草!還不快跑!校門要關了啦!』

「咦?」呆,小草這才正眼看到那即將關閉的校門,「嗚哇啊!等、等一下!先別關呀!」驚呼,小草整個人跳了起來提起書包發足狂奔,埋頭進行她又一次的百米衝刺,然後在校門完全關上之前驚險的鑽了進去!

『safe!』慕斯歡呼的在小草身邊比了個安全上壘的手勢,『看吧,抄捷徑果然是對的~』要是照原來的路線跑肯定來不及的!

「還說呢,你剛才居然不吭一聲就把我推下來!」揮著書包抗議,還在喘氣的小草一臉驚魂未定,「至少推之前要說一下嘛。」

『事先說的話妳絕對連牆邊都不敢靠近的,』慕斯理所當然的回道,墨鏡再次發出閃光,『這是戰術,心理戰術懂嗎?』

「不跟你說了啦……」她要先去找教室,不對,應該要先找禮堂,「我記得開學典禮的地方是在……」

「哇啊啊!下面的快讓開!!」

「啊?」

驚呼聲從頭頂上傳來,這讓小草呆了一下,下意識就往聲音來源的上方看去,不看還好,這一看小草的心臟差點沒停掉。

因為在她的上方,有個女孩子正往她的方向掉落。

『小草閃開!』來不及充氣,慕斯只能緊急往小草身上撞過去將她撞離原地,然後在小草跌倒在地的同時,砰咚跟啪嘰的聲響從地上傳出。

前面的砰咚是那個女生落地的聲音。

後面那個啪嘰……是慕斯被壓扁的聲音……

「哎呀……痛痛痛,著地失敗了……」

「慕、慕斯!!」眼睜睜的看著慕斯被壓扁,小草急忙爬起來將扁掉的毛球從那個女孩子的屁股下救出來。

『我沒事……』只是扁掉而已,吸幾口氣就回來了,慕斯深呼吸幾口將自己重新充飽(?),看向那個從天而降還順便把牠壓扁的女孩,『同學!妳剛剛那樣很危險耶!』要不是牠反應快,被壓扁的就是小草啦!

「噢,真是抱歉啊,」意思性的道歉,女孩拍拍屁股站起身,及膝的淡紫色長髮飛揚,「不過我哪知道這種時間了校門底下還會有人,所以這也不能全怪我嘛~」她說,然後揀起掉落在地的書寶,「不說了,總之先這樣,妳也是新生對吧?我們先趕上開學典禮再說其他的啦!」

語畢,女孩對小草伸出手,「我是紫羅蘭。」

「我、我是小草……」怯怯的,小草搭上了紫羅蘭的手。

這是小草踏入國中生涯遇到的第一個同校生,而在她們兩人趕到典禮會場後,紫羅蘭就從單純的同校生晉級為同班同學。

『沒想到還是同班的,』慕斯飄在小草肩頭上看著那個早上把牠坐扁的女孩,『這該說是緣分嗎?』

「可以成為朋友的話就好了……」小草有些害羞的笑道。

『沒問題的啦~』慕斯拍了拍小草,往紫羅蘭身上看過去,注意到這樣的視線,紫羅蘭疑惑的看過來。

「什麼事?」

「沒、沒事!」

「可是妳的寵物在看我耶。」指向慕斯。

「呃、那個……」

『她在想妳今天早上怎麼會從上面掉下來。』為了避免小草太尷尬,慕斯隨便丟了一個理由過去。

「喔~在說這件事啊?」笑著撥了撥頭髮,紫羅蘭不以為意的聳聳肩,「那時候校門關了,我只好跳門囉~」

跳、跳門?

小草的眼睛寫滿了問號。

「哎呀,就是翻牆啦!」只是把牆換成校門而已,紫羅蘭壓低了聲音,「這種事情別讓人家說兩遍嘛~」

「咦!?」錯愕,小草有些傻眼,因為那個校門至少有兩個她那麼高,「要怎麼樣才能翻過去啊?」

「就跳過去啊。」紫羅蘭理所當然的說,彷彿在討論三餐吃什麼,伸手比劃著,「像這樣手一搭腳一蹬然後就翻過去啦~很簡單的~」

………

……

簡單嗎……

這一瞬間,小草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來到了一間臥虎藏龍的學校,如果來這裡上學的都有這樣的『身手』的話,那是不是表示……「慕斯,我的體育課會不會被當掉啊?」

『呃、放心,國中沒有在留級的,』安慰性的說,慕斯拍拍小草的肩膀,『而且每個人的能力不一樣嘛,我們只要能跳過普通跳箱就可以了,對自己有自信一點。』

「是這樣嗎?」

『是這樣啊。』肯定。

心中的惶惶然被慕斯的話給吹散不少,小草看著台上的老師們致詞,再看看身邊的同學們,開學典禮就在這樣的情況下過去了。

開學典禮過後,新生們就被各班的導師分別帶往教室,小草的班級是C班,這所都立中學採取的是小班制教學,所以班級人數並不是很多,每一個班最多都不會超過二十五人,像小草的C班就只有十八個學生,這讓教室顯得相當的寬裕。

「好,」走上教室講台,老師推了推金邊眼鏡,看了一下之後他會帶上三年的學生,「那麼現在,就按照座號先來自我介紹一下吧。」

老師輕描淡寫的說,然後小草覺得自已的心臟猛地快了一大拍。

要、要自我介紹嗎!?

僵硬地挺直腰桿坐在座位上,小草的背景出現了很多很多的大字,根據慕斯的解讀,那些大字寫著:完蛋了我應該要知道開學肯定要自我介紹的昨天為什麼沒有先預打草稿呢嗚嗚嗚糗了等一下要說什麼我都不知道腦袋裡頭一片空白怎麼辦啊天啊慕斯救命啊啊啊!!

中途完全沒有任何標點符號只有在結尾出現兩個驚嘆號的背景字句,充分顯示出小草此刻的內心混亂。

汗顏的看著那些背景大字,慕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伸手拍拍她的肩膀,企圖讓她不要那麼緊張,『冷靜點,妳就簡單自介就好了,不必緊張啊……』

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要說什麼……(以下反覆)

小草的雙眼已經脫離了害羞緊張的境界堂而皇之晉級為恐慌,看到這樣的情形,慕斯只能無奈的如往常拍拍小草的肩膀。

『小草,聽好,你等下什麼都不用想,站起來說完自己的名字之後就坐下,這樣就可以了,明白?』

對一個已經緊張到腦袋呈現一片空白背景只有『要說什麼』四個大字的人,不管獻上什麼如來妙策都是沒用的,還不如给予最簡單直接的指示來得有效。

可能是因為這個指示太過簡單扼要的緣故,本來還很緊張的小草總算是拉了幾絲理智回腦袋。

「……只、只要講名字就可以了嗎?」這麼簡單?

怯怯地,小草提出了確認。

『妳還想說別的也可以啊,不管怎開頭記得報名字先。』慕斯很認真的點頭,回憶起很久以前牠第一次看到小草在眾人面前做自我介紹的慘案,啊……現在想想還真是壯烈的回憶啊!『小草,其實一個人聽跟很多人在聽是差不了太多的,妳只管盯著老師,然後把其他同學都當成南瓜這樣就可以了。』

「南瓜?」

『對,南瓜,』用力點頭,『可以用來做派的那種。』

慕斯說的很認真,小草聽的很模糊,在這懵懵懂懂的時刻,坐在小草前面的人站了起來,原來不知不覺已經輪到這邊了。

「座號十三號,紫羅蘭,畢業於隔壁縣市的安恩學院,今年五月才剛搬到這裡,」撥了撥自己的長髮,紫羅蘭落落大方的說著,「興趣跟專長都是占卜,喜歡收集水晶,各位同學如果有知道什麼好的水晶產地或是水晶販售店的話,歡迎跟我聯絡,謝謝~」

語畢,紫羅蘭也不顧周遭突起的竊竊私語,自顧自的坐了下來。

發現四周同學們訝異的表情跟交頭接耳的情況,小草有點弄不明白,她覺得剛剛紫羅蘭的自介很正常啊,為什麼大家要突然這樣討論起來呢?

隱約聽到同學們在說什麼安恩什麼的,嗯,跟紫羅蘭畢業的學校有關係嗎?

「十四號?」

嗯,不知道這個安恩有什麼問題,等下去問問紫羅蘭好了。

「十四號同學?」

如果紫羅蘭不想說,那她就偷偷問幕斯!嗯!真是完美的作戰啊!

小草喜孜孜的在心裡想著,完全沒注意到在她思忖的這幾秒,全班人的視線已經集中到她身上了,台上的講師有些疑惑的開始翻起自己的學生名單,「奇怪,難道紫羅蘭的下一個位置坐的不是十四號嗎……」

十四號?

哇,輪的好快喔,一下就到十四號了呢。

這時才回神聽到老師的說話,小草低頭想跟慕斯說她剛才想到的作戰,可頭一低,只看到慕斯捂著眼睛一副不願意面對現實的樣子。

「慕斯?你幹麻?」悄聲詢問,小草抓著慕斯輕輕晃動著。

『小草,十四號了。』

「嗯,對啊,好快喔!」一下子究有十三個人自介完了耶!所以說不定真的只要站起來說完名字就能坐下了~

『聽說妳就是十四號……』

……咦?

小草呆了很大一下,而就在這個時候,她看見台上的老師拿著名單朝她這裡看了看:「嗯,妳是含羞草同學沒錯吧?」

凹嗚……

小草的心中發出了哀鳴。

哪裡有洞可以讓她鑽一下?她現在強烈需要一個地洞……

『小草,快站起來啊!』努力用自己的短手戳小草,慕斯現在正在企圖亡羊補牢,『起來,然後報名字!』

「我、我是十四號的含、含羞草……」只差沒有用跳的站起來,小草有些結結巴巴的說,「呃、那個、大家都叫我小草,嗯…欸……喜歡畫圖跟烹飪……呃,就、就這樣!」緊張過頭,小草說完之後閉緊雙眼大大的向前鞠了一躬。

叩好大一聲!

「凹嗚!」

清脆的碰撞聲音響起,小草的額頭因為鞠躬得太用力,很直接的跟桌面來了一記親密接觸。

周遭先是靜了下來,然後過了幾秒的靜默之後,C班傳來了哄堂大笑的聲音。

啊啊啊…好丟臉……

捂著自己的額頭整個人縮回座位,小草眼角的淚光不知是因為敲到額頭很痛還是因為太過困窘所以被逼出來的,總之,在接下來的自介裡頭,她是沒勇氣抬頭了。

學校真的應該要有地洞設備的,這樣至少在人困窘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可以有地方避難。

這就是小草開學得到的第一個感想。

「吶、妳是叫小草沒錯吧?」突然,就在所有人都自介完畢,老師宣佈先稍微休息一下的空擋裡,坐在她前面的紫羅蘭轉身過來看她,「額頭痛不痛?我帶妳去保健室如何?」

「咦?」抬頭,小草的眼前是笑的有點太過燦爛的紫羅蘭。

「接下來要聽的東西太無聊啦~」壓低聲音,紫羅蘭湊上去對小草耳語,「我們去保健室避難一下吧!」

啊?避難?

眨著大眼,小草還不太明白紫羅蘭的意思,只看到對方的笑容越來越大,緊接著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紫羅蘭一把捉住!

「老師!小草她有點頭痛,我帶她去保健室!」

語畢,也不管小草的意見跟老師有沒有允許,紫羅蘭就這樣風也似的拉著小草衝出了教室,直奔保健室去了。

咦、咦咦咦!?

被紫羅藍拉著走,小草連隨身書包都來不即拿,只來得及抓緊慕斯,「等、等一下!老師還沒有說可以……」

「沒問題的~我知道老師會說可以,」回眸給了小草一個眨眼,紫羅蘭信心滿滿,「因為我看到了呀~」

「啊?」看到?

「對啦,我看到了,所以沒問題的!」她說,然後鬆開小草的手停下腳步,「我還看到了其他的東西喔。」

「什、什麼東西?」

「這個。」伸出右手小指,紫羅蘭將手伸了過去,「妳很好奇我吧?想跟我做朋友是嗎?那我們就做朋友吧!」

「咦?」小草突然覺得今天自己只能錯愕的發出一大堆單字,而在這堆單字裡頭『咦』這個字又佔了最高比例。

「我想想喔,在我看到的東西裡頭,我記得妳是這麼說的~」拉過小草的手,紫羅蘭將自己的勾了上去,接著,她說出了很多年以前小草曾經說過的話……

打勾勾~做約定~朋友永遠在一起……

『妳、妳怎麼知道這個!?』

『呵呵,秘密。』對方笑的十分燦爛。

這就是小草在學校裡第一個遇到的人,同時,也是她在這裡的第一個朋友。

>>下一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