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園 人偶心】-第三章  光陰

*********

不管速度多快 即便是光 也會留下陰影

於是 我們會說 那就是時間的痕跡

一種叫光陰的東西

**************

「為、什、麼!」一件件地將衣服掛進衣櫥裡,梅的頭上有著隱約的青筋,「學姐妳好歹也幫忙一下啊,這樣一直坐在那裡對嗎?」光明正大搬進來就算了,畢竟沙耶的腳受傷一個人住也不大方便,但是自己的東西不是應該自己整理嗎?「先說好,我只幫妳掛衣服,其他妳自己搞定!」

真是太超過了,梅悶悶的想,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沒辦法反抗沙耶的閃亮大眼攻擊,就這樣輕鬆投降的答應對方替她整理衣服,嗯,看來她的定力訓練還有很大的不足!要加強!

「耶~我就知道梅最好了,」有點笨手笨腳的替自己換藥,上繃帶然後打結,沙耶開始翻起自己的包包,「梅,妳明天早上幾點的課啊?我天天滿堂呢。」

「我也是,法蘭斯克的上課方式跟我們學校不太一樣,她們每天都有八堂課,第一節課是八點開始,」拿起下一個衣架,掛上衣服,梅如此說道,「這種上課方式感覺比較嚴謹呢,不像我們還能自由選,她們的課都是校方安排好的,嗯,是說這樣也不錯啦~」

統一教育統一學習,再讓學生從這多方面的學習中找到自己最喜歡的,的確是不錯的方法,「學姐,妳明天可別賴床喔,這關係到布萊恩勒的面子呢。」

「放心啦~不會的,我可是有備而來!」在一陣翻來找去後,沙耶信心滿滿的笑著拿出一樣東西,炫耀似的高舉,「鏘鏘!看這個!『沙耶特製愛心小鬧鐘』!怎麼樣?有了這個明天就不會賴床了喔!」

看著沙耶手上拿的鬧鐘,梅挑挑眉毛,「這是鬧鐘?」會不會太大了點?這個跟小玉西瓜差不多大了耶,而且上面那些洞是怎麼回事?

「對啊,是鬧鐘,我做的喔!」所以叫『沙耶特製』。

「可是我怎麼覺得這比較像玩具啊?」湊近前看,梅下了中肯的評價,「嗯,妳知道的,就是市面上那種打地鼠玩具,只是這個看起來小了點……」

「這個是打地鼠沒錯啊。」

「是打地鼠?」剛剛不是說鬧鐘?

「可是也是鬧鐘。」

「啊?」一頭霧水。

「我示範一次給你看喔,這很好玩的,」沙耶愉快的說,然後設好時間,沒多久,鬧鐘立刻吵死人的響起來!而鬧鐘上的洞洞開始冒出一隻隻玩具地鼠,此時,只見沙耶抄起小槌子,開始敲敲敲敲!「我打我打我打!嘿咻!」

碰碰碰跟鬧鐘大叫的聲音混雜,聽在梅的耳裡她差點要昏倒!

拜託,現在可是晚上啊!

「學姐,快把鬧鐘關掉!現在這麼晚了,會被罵的啦!」

「我正在關啊,梅妳也來幫忙嘛!」沙耶說,然後遞了一個小槌子給梅,「快點,要把全部的地鼠都打下去鬧鐘才會停,快來幫忙!」

什麼?要把地鼠通通打完?

「學姐妳幹麻做這麼麻煩的東西啦!」卯起來幫打,嗚,她現在總算知道這個鬧鐘為什麼要做這麼大了,做小的話反而難敲,在兩人的努力之下,地鼠總算全部打完,而那吵死人的鈴聲也停了下來,緊接著?

砰!

一個棋子慢慢從中間的洞升起,赫然是一隻小地鼠拿著投降旗幟爬出來的畫面。

「哇哈哈!很可愛吧?」沙耶得意的舉著小槌子,「這樣就不會賴床了~而且還可以幫助清醒,怎麼樣?有沒有覺得這個鬧鐘很讚?」

梅無言了。

看著那個小玉西瓜大小的鬧鐘,梅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沙耶開心的要把鬧鐘擺上床頭,可她才剛想動作,就動到了受傷的腳踝,這讓她又整個坐了回去。

「唉呀!」吃痛,沙耶坐倒下來,有點頭大的看著腳踝,「糟糕,沒想到這麼嚴重,我本來以為稍微走一下沒問題的說……」

「學姐妳別亂來啦,剛受傷的前幾天都是這樣的,」拿過沙耶手中的鬧鐘放到床頭櫃上,梅看了下沙耶纏著繃帶的腳,「還好吧?要不要讓老虎出來再帶妳去一下保健室?我記得學校都會安排人值夜班。」

「嗯,應該不用,是我自己剛才不小心……不過,」癟癟嘴,沙耶看著自己的床鋪,「好不習慣喔,我想跟小白一起睡啦……」

「有什麼辦法,這是宿舍規定啊,看房間設計就知道了,法蘭斯克的宿舍本來就是不能攜帶靈獸的,」嘆了口氣,梅拍了拍沙耶,「學姐,妳就忍耐點吧,反正到了早上就可以召喚老虎出來啦,兩校校風不一樣嘛。」

「也是,到早上得拜託小白載我去教室才行,唉,為什麼沒有治療魔法這種東西呢?好奇怪……」

「治療魔法?」聽到這個詞,梅想起過去看過的一本書,說:「其實以前有,不過現在已經沒人會用了。」

「咦?為什麼?」治療魔法這麼好用的東西,應該很多人想學吧?「因為太難學所以失傳了嗎?」

「不是這樣的,怎麼說,其實以前的那個治療魔法,原理有點……欸,有點邪門啦,所以雖然很好用,但是因為不少人覺得運作方式有問題,而且還會被有心人拿去做不當利用,久而久之就越來越少人去學,」梅說,手上繼續掛衣服,「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在某個時間點之後這治療魔法就整個消失了,至少我在文獻上看到的記載是這樣。」

「為什麼會邪門?」沙耶有些疑惑,「既然叫做治療魔法,那應該就是好東西啊。」

「嗯,因為那是事先將人的精力……欸,或者說是生命力的東西儲存起來,然後等到要使用的時候再釋放,藉此提高目標的自癒能力然後達到治療的效果,大概是類似這樣的東西。」

儲存?「先把人的生命吸走??是說要犧牲一個人救一個人嗎?」

「這個,也不能這麼說啦,應該是類似銀行那樣,在人健康生命力旺盛的時候,先一點一點的存進去,然後等到出了問題什麼的才提領出來使用,」說到這,梅稍微遲疑了一下,慢慢講出她在某個被刻意藏起的文獻上看到的紀錄,「不過,在很久以前,就是階級制度還很盛行的時候,是有過幾件為了救一個貴族而犧牲掉好幾個平民生命的例子……」

「咦!?」好過份!

「所以啦,有人就覺得這種魔法不該存在,後來之所以會消失可能就是為了避免這種法術被濫用吧,像是,為了延長自己的壽命而去吸取別人的生命之類的……」

「唔……可是這個魔法,本身並不是個壞魔法啊,」沙耶喃喃說道,似乎對於這個魔法的沒落感到有些可惜,「本來創造它的人,應該只是希望可以在危急的時候救人一命而已……」

「也許吧,不過這個世界上多的是私慾重的傢伙,再怎麼好的東西到了這些人手上也會變成壞東西,」梅聳聳肩,回身將最後一件衣服掛回櫥子裡,「我想,這就是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那麼多魔法失傳的原因了。」

「梅。」突然,沙耶很認真的看著對方,這讓梅愣了下。

「幹麻?」

「妳說話的方式好老成喔,給人一種學姐的感覺耶!」

……

………

「這意思是說我很老嗎?」梅的背後飄起殺氣。

「啊不,這是稱讚啊!稱讚來的!」為什麼會有殺氣啊!

「『學姐』,妳的稱讚一點都讓人感覺不到稱讚的感覺啊,」沒好氣的說,梅的殺氣降了下來,「對了學姐,妳還不知道教室怎麼走吧?明天一早的課妳要怎麼辦啊?」

「噢,弗姬說會來接我~不用擔心,沒問題的!」

「別又迷路了喔。」

「安啦~」沙耶拍拍胸脯說,又伸手進包包裡翻啊找的,然後掏出一樣東西,「鏘鏘!妳看!『小白特製‧愛的指南針』!有這個就不會迷路了,是很久以前我不小心迷路的,好不容易被找到之後小白做給我的喔!」

「……那妳怎麼不一開始就帶在身上啊?」

「忘了。」瞬答。

「……」

在這一秒,梅突然有種血壓上升的感覺……嗯,是錯覺吧?

嗯,不是錯覺。

因為在隔天早上,梅覺得自己的血壓值迅速攀升至危險邊緣,噢不,搞不好已經破表了。

原因無他,就是因為某個鬧鐘響透半邊天還打死不起床的傢伙!偏偏這個打地鼠鬧鐘她又不太熟,儘管雙槌其下了還是打半天都打不掉,在她花了十幾分鐘把地鼠們搞定之後,梅爆發了。

「霧、島、沙、耶!」怒吼外加扯棉被,梅使出了叫人起床的大絕,「妳給我起床!」

「哇啊──!」

咚!

這是沙耶滾下床的聲音,附帶慘叫音效。

啊~真是個美好的早晨啊~

美好到沙耶可能得在中午午休時間再跑一次保健室,真是太美好了。

「對、對不起,學姐,我沒想到會害妳滾下床……」有些不大好意思的說,梅收拾著自己的書包,「中午我陪你去保健室看一下好了,啊、學姐妳醒醒!別打瞌睡啊!」

「啊?可是我好睏喔……」雖然腳踝有點痛,但是瞌睡蟲的威力明顯大過這些疼,沙耶迷迷糊糊的穿上制服,在恍神之中綁好頭髮,接著一邊點頭一邊收拾書包,「不能晚點再出門嗎?現在還早嘛……」

「不早了!已經七點半了,我們還得去買早餐吃,而且昨天也跟露露斯她們約好四十分的時候要在餐廳碰頭的,妳再不快點,小心弗姬不等妳,到時候看妳怎麼找教室上課!」振振有詞的說,梅突然有種自己成了保母的感覺,頓時感到莫名沮喪了起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未老先衰嗎?

她居然已經開始體會到所謂保母的心境了,可怕的是讓她產生這種心境的對象還是個比她年長的人……

唉,這是不是就叫做『世風日下』啊?

梅搖搖頭,決定不再去想這些五四三,趕快把眼前這個猛打瞌睡的傢伙敲醒拖去樓下比較實在,「學姐,把妳的靈獸叫出來吧,妳下樓還得靠牠呢,我可背不動妳。」

「啊?小白嗎?」恍惚地,沙耶傻笑起來,「嘿嘿,對喔,差點忘了,我要把小白叫出來才行……」她迷迷糊糊的擺起召喚的手勢,然後開啟了靈界之門──

『──霧島沙耶!還不快給我醒來!』老虎響亮的聲音隨著門的開啟而傳出,突如其來的虎吼更是直接貫穿了沙耶的大腦,『都幾點了才召喚?快遲到了妳知不知道啊!』有些氣急敗壞的說,老虎快速的對照課表將要用的課本用風托起後塞進書包,『給妳五分鐘梳洗,五分鐘還沒搞定的話今天晚上別想叫我煮麵給妳吃!』

什麼?沒有麵!?

瞬間,沙耶驚醒了,醒來之後又是一聲慘叫:

「哇啊!不要啊小白,我馬上去、馬上就好了啦!」單腳跳啊跳的跳進浴室,沙耶立刻用她最快的速度進行個人衛生清潔,而看到這樣的情況,梅不禁佩服的看向老虎。

「你還真知道怎麼搞定學姐呢,厲害。」小的佩服。

『跟她那麼久了,還不知道怎麼搞定這傢伙的話我血管早就爆光光啦,』撇撇嘴,老虎說,檢查著書包裡有沒有缺漏,『嗯…這個帶了,那個也帶了,好!沒問題,沙耶妳好了沒?最後一分鐘!』

「咿嗚嗚~!」刷牙中,沙耶含糊的回應著。(翻譯:五分鐘哪有那麼快!)

『我的五分鐘就是這麼快,別拖拖拉拉!』

「嗚嗚!咿嗚嗚!」(翻譯:我才沒有拖,這是我最快速度了耶!)

『總之妳快點,梅都已經弄好了,妳身為學姐居然……(中略下略)』

聽著老虎跟沙耶的『對話』,梅有些啞口無言。

「你…你還真聽得懂學姐在說什麼啊……」她咋舌的看著老虎,對於牠能聽懂那些含糊到不知所云的東西感到震驚,剛才沙耶的話她可是半個字都聽不懂,這頭老虎該不會吃了什麼翻譯蒟蒻之類的道具吧?

『不,我沒聽懂啊。』那些含糊到咿咿呀呀無法辨識的東西,牠怎麼可能聽得懂。

「可是你剛剛跟學姐很順利的在對話耶。」

『因為用猜也知道她會說什麼,沙耶這笨蛋太好懂了。』就算真的不知道她在說啥,可憑著牠對沙耶的了解,那些咿咿呀呀的話大概也就是那些東西了,不外乎「小白你數太快了!」、「五分鐘哪那麼快!」要不就是「再給我一點時間!」,一定是這三個其中一個。

聽到老虎的評價,洗手間傳來了很大聲同時一樣含糊的抗議。

「唔唔唔咿!!」(翻譯:誰是笨蛋啊?)

『哎呀,隨便啦,妳笨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老虎坐下來搔搔耳後,然後看了看一臉似笑非笑的梅,『嗯,看來妳也聽懂了,怎麼樣,很好猜吧?』

「是啊,很好猜。」梅掩嘴輕笑,因為某人賴床而鬱悶著的心情豁然開朗了起來。

看來今天會有一個很不錯的開始。

梅這麼想著,而外頭的陽光照了進來,溫暖而燦爛。

 

上課第一天。

在餐廳跟露露斯、弗姬她們會合並且用過早餐後,沙耶跟梅就各自前往了她們上課的教室,法蘭斯克跟布萊恩勒的教學方式有很大的差異性,這點不但在排課上看得出來,在教室安排上也可以明顯窺見。

法蘭斯克是沒有所謂跑教室的,他們每個班級都有自己的教室,只有室外課像是體術、作戰實技這種的才會離開自己的教室去上課。

布萊恩勒就不是這樣了,他們每堂課都有專用教室,學生得努力認路跟跑堂。

「嗯,我突然覺得去我們學校當交流代表的學生有點可憐……」下課時間,梅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有些感慨的對隔壁的露露斯說。

「可憐?為什麼?」

「習慣法蘭斯克的上課方式之後,應該會覺得我們學校的跑堂很麻煩吧,啊哈哈……」乾笑地回答,梅回想起自己剛開始上課時到處找教室記位置的情形,乾笑成了苦笑,「我剛開學的時候,光是記住所有教室的位置就花了不少時間呢。」

「所有教室?」梅的話引來了其他同學的好奇,露露斯也十分好奇,問道:「為什麼要記那些教室位置啊?知道自己班級在哪不就好了嗎?」

「噢……因為我們學校是要跑堂的,跑堂就是……」梅開始跟其他同學解說布萊恩勒的上課方式,還有很多其他關於她們學校的事情,幾堂下課時間就在同學們的好奇,梅的解說,還有彼此之間的課堂交流下度過了。

原來交換學生就是這種感覺。

午休時間,梅心情愉悅的收著書包,她覺得今天整個上午都過得十分充實,老師講的課也完全沒問題,同學們也很好相處,這讓她開始覺得當個交流代表似乎是不錯的事情。

不過,在這片愉悅的心情之下,梅還保留著一絲顧忌跟戒備。

破軍也在這裡。

這是不是代表羽柔的姐姐也在這呢?如果是的話,是不是就代表『那個』在消失之後跑到法蘭斯克來了?若真是如此,她需不需要給父親大人捎個訊息還是……

「梅!」

「哇啊!」沉思中突然被叫到,梅嚇了一大跳,「啊,是露露斯啊,什麼事?」

「沒有啦,只是想跟妳說不用收書包了,貴重物品帶著就好,我們下午還要回來這上課呢,」露露斯笑道,指著梅正在收拾的課本等等,「這些放抽屜就可以了,書包我們可以側掛在桌子旁邊,看,這邊不是有鉤子嗎?就是給我們掛書包用的。」

「噢,說的也是,」太習慣布萊恩勒的上課方式,都忘了這檔子事了,「習慣真是可怕的東西呢。」

「哈哈,對啊,很多習慣一但形成了就很難改呢,對了,妳中午不是要去找沙耶學姐?要不要我帶妳過去?」

「不必啦,剛剛不是有廣播說妳們風紀委員中午要集合嗎?這樣會耽誤妳的時間的,我知道路,而且我只是陪她去一趟保健室而已,」梅看了看牆上的時鐘,「那我差不多該過去了,露露斯,下午見。」

「嗯,拜拜~」露露斯揮手,看著梅的背影離去,然後轉身前往之前廣播上說的集合地點,路上,她遇到了有些匆忙的弗姬,她似乎有些著急,看到她這樣跑在前面,露露斯不禁追了上去,問道:「弗姬,妳怎麼跑這麼急?出了什麼事情,為什麼突然要大家集合……」

「有學生失蹤了,」臉色凝重的說,弗姬的步伐快速,「不止一個,而且目前失蹤的全是低年級的學生。」

「什麼!?」大驚,露露斯臉色一白,「怎麼回事?」

「不知道,所以才集合大家,我們快過去吧。」

「嗯。」

兩人快速的趕往開會地點,似乎,有個難纏的事件開始籠罩法蘭斯克了,只是這件事情還很少人知道,而已經發現徵兆的人們,卻只摸到了事件的皮毛……

陽光亮的刺眼,但在刺眼的同時,厚重的雲層也層層圍繞在附近,似乎在等待機會將這耀眼而溫暖的光芒吞噬。

 

「沙耶學姐?」找到了三年級的教室,梅就著窗探頭進去,很快就找到被人群團團包圍的沙耶,這讓她愣了一下,側耳傾聽人群間的喧嘩,才知道話題全部圍繞在沙耶的靈獸身上。

「沙耶,妳的靈獸是去哪馴服的啊?好漂亮耶!」女學生A說。

「聽說貓科類靈獸的攻擊力都十分強大,是不是真的啊?」男學生B說。

「牠叫什麼名字呢?脾氣真好,我家那隻都不願意載我,不管我跟牠拜託多久都一樣。」女學生C接著道。

一個又一個的問題轟炸,把沙耶問的是暈頭轉向,簡直不知道要先回答哪一個好,而就在這時,她看到了靠在窗邊的梅,一股得救了的情緒立刻充滿她心房。

「梅!」噢、太感謝了,梅來拯救她了!「抱歉,大家,我中午得去保健室換藥,我們下午再聊,喔?」合掌對著圍繞她的同學們賠小心,沙耶傻笑的說,「不好意思,借我過一下喔,小白,我們走吧~」

順利從熱情的同學群中脫身後,沙耶呼出一大口氣,坐在老虎身上跟梅一起離開。

「幸好妳來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這樣不是很好嗎?表示學姐妳很融入這個班級啊~」不知是真心還是調侃,梅這麼說道,這句話換來了沙耶的囧臉。

「才不是這麼回事呢,大家比較好奇的是小白啦,一直問我小白在哪抓的,有什麼技能會什麼魔法……討厭,小白才不是什麼抓來的!」講到這,沙耶突然有些憤慨,緊揪著老虎的皮毛,「小白,我們是朋友對吧?你不是因為被我抓到才跟著我的對吧?」

『是是是,妳說的沒錯。』眼神放空,在經過剛才的一連串轟炸後,老虎只差沒有把自己的耳朵蓋起來,現在也懶得說什麼了。

「啊!好敷衍的回答!」

『是是是……』繼續敷衍。

一路上沙耶很開心的對梅說著她在上課時的所見所得,簡直就像個小孩子在炫耀自己的新玩具一樣,一講就停不下來,梅跟老虎也放任沙耶在那裡背景開花般的散播快樂,直到她們離開了教室的範圍,就快到目的地時,梅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打斷了沙耶的滔滔不絕。

「對了,沙耶學姐。」

「嗯?」

「怎麼沒看到弗姬學姐?我還以為妳們會在一起。」

「噢,不知道耶,一下課弗姬就匆匆忙忙的跑掉了,好像是風紀委員要集合。」

咦?「三年級的風紀也要集合嗎?」她本來還以為只有一年級的才要去,「露露斯剛剛也去集合了呢。」

「可能是什麼重要事情吧,我也不知道,下午我去問問好了。」沙耶說,而老虎在這時停下了腳步,保健室到了。

門是開的,但是裡面很空,不但空,還很安靜。

「哈囉?」梅敲了敲保健室的門板,朝裡頭望了望,「不好意思,有人想來換藥,請問有人在嗎?」

「是!艾娜為您服務。」像是要回應梅的話一樣,一個小小身影突然從天花板掉了下來,穩穩落地,「請問是哪一位需要換藥?」

嚇!

梅不自覺的倒退一步,今天讓她驚嚇的事情也未免太多了吧?她拍拍胸脯想,然後讓身後的沙耶進來,「麻煩妳幫她看一下……嗯?」突然,梅的視線被定在艾娜身上,她有些錯愕的指著對方,不大確定的說,「妳……人偶?」

「是的,我是人偶艾娜,請問有什麼問題嗎?」用甜美的笑容肯定梅的臆測,艾娜招手讓沙耶到其中一張床上,「同學,先這邊坐一下,我去拿點東西。」她說,然後輕快的走到另外一側,翻動聲音的東西傳來。

「真精巧耶,不知道是誰家的。」看著艾娜的背影,梅如此讚歎道。

「啊咧?梅不知道嗎?艾娜是露露斯的夥伴喔~」

「咦?真的嗎?」

「對啊,她還說露露斯是操偶師呢,」坐在床上,沙耶晃動著傷腳,「聽起來好酷喔~」

操偶師?

梅訝異了一下,操偶師,這是要對控制、掌握法術有一定認知跟了解以後才能得到的封號,沒想到露露斯這麼厲害?

「……等等,」突然,梅像是想起了什麼,「學姐,露露斯姓什麼啊?」

「呃,我沒注意耶……」

「露露斯‧察古,」收拾好要用到的藥品,艾娜推著小車子從裡頭走了出來,回答了梅的問題,「露露斯姓察古,這位同學,妳有什麼問題嗎?」

察古?「操偶家族?」

「哇!沒想到現在還有人知道這個,妳好厲害啊,」艾娜笑著說,來到沙耶面前開始替她換藥,順便檢查了下傷勢,「我還以為現在沒人知道察古家了呢,畢竟我們沒落很久了。」

「這個嘛~因為我個人的興趣是研究各種文獻,」聳聳肩,梅說,接著想起沙耶昨晚問她的事情,「對了,很久以前消失的治療魔法,好像就是由操偶家族創造的。」語出,艾娜的眼睛閃過一絲眸光,不過因為低頭的關係所以沒人發現。

「那個啊,那個已經失傳很久了,」艾娜仔細的替沙耶包紮,固定,「久到身為人偶的我,都忘了怎麼用了呢。」

忘?「所以妳以前會用囉?」沙耶好奇的問。

「會啊,很久以前,我曾經會過,」艾娜說,然後笑著抬頭,「好了,妳的傷稍微變嚴重了點喔,是不是到處亂跑啊?要小心,別再撞到了,不然會拖更久的。」

「啊哈哈……我會努力的……」沙耶傻笑的說,梅則是有點不自在的看向遠方。

「對了,露露斯怎麼沒跟妳們過來啊?」

「學校好像讓風紀委員都去集合了,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梅答道,扶著沙耶讓她騎回老虎背上,「妳要找她嗎?等一下上課的時候我幫妳跟她說一聲吧。」

「嗯,拜託妳了,記得叫她下課的時候一定要過來。」

「好,那我們先走了,謝謝。」

「不客氣。」

笑著目送沙耶跟梅離開保健室,而在兩人離開之後,艾娜輕輕地把保健室的門帶上,笑容慢慢變得有些落寞。

推著小車子,她慢慢走進內室開始整理藥品,整理到一半時,她的視線落在被自己放在一旁的專用藥箱上。

「很久以前啊……」看著自己關節分明的手,艾娜輕輕打開自己的藥箱,裡頭透出了一絲絲的光芒,明亮而美麗的光,「會啊,很久以前,我曾經會過呢……治療魔法什麼的……」無奈的苦笑了下,她重新將箱子闔上,然後轉身繼續整理、清點藥品。

箱子裡透出來的神祕彩光,就這樣被她藏了起來,沒有人看見,也沒有人發現。

而就在她懷著心思收拾東西的時候,外頭又響起了敲門聲。

叩、叩。

「請問有人在嗎?」詢問的聲音傳來,然後是門扉輕啟的咿呀聲,「不好意思,我想要拿一點OK繃,有人嗎?」

聽到這樣的聲音,艾娜提起精神,探頭出去,「馬上來,只要OK繃就好嗎?」

「是的,麻煩妳了。」來人笑著說,腰間掛著的翠綠竹笛因陽光的照射而反射出微光,她緩步走進室內,然後輕巧地關上門。

喀。

這是落鎖的聲音。

 

不管速度多快 即便是光 也會留下陰影

事出必有因 而很多人是為了尋因而存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