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園 人偶心】-第二章  魔法水晶

***********

當第一張骨牌倒下

人們會說 開始了

**************

四周安靜下來。

那三個被沙耶判斷是壞人的男生有些戒備的停了手,這讓阿嚴稍微得到了喘息的空間,但是在得到休息空檔的同時,阿嚴有些生氣的看向沙耶躲藏的角落,然後就看到某人有些緊張的踱了出來。

「不是叫妳別探頭探腦的嗎?笨女人!」

嗚、討厭,幹麻每個人都罵她笨啦!「我、我只是想幫你啊,」難得有讓她當正義超人的機會,怎麼能輕易放過?「這些人為什麼要打你啊?三個打一個,很缺德耶!」

「這位小姐,妳從哪蹦出來的啊?」對方的頭頭皺著眉頭說,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沙耶的制服,「布萊恩勒的制服?妳是轉學生?」看裙子的顏色,還是中年級的。

「我不是轉學生啦,我是交換學生!」沙耶辯白著,而當她說出自己交換學生的身分時,阿嚴的嘴角明顯的勾起了微笑,而那三個人卻是大皺其眉,「你們幹麻這種表情啊?我真的是交換學生啊……」

「聽到了沒,你們這三個,她是交換學生呢~」阿嚴有些奸詐的笑了下,「這下子你們樂子大了,交換學生呢,要是她等下出了什麼事受了什麼傷,學校可是會追查到底的喔?」

「哼,少用這種話來威脅我們,阿嚴,」不太自在的說,頭頭看了看沙耶,然後又看了看阿嚴,突然,他不屑的嗤笑了下,「有女人緣真是不錯,每次總能讓你躲到女孩子背後,或許我們應該找機會效法一下?啊、就找你那個青梅竹馬好了,記得好像是叫露──」

──轟!

一顆威嚇性的火球爆了出去,險險地擦過那人耳邊,燒捲了他一部分的頭髮。

「瞬發火球啊?很跩嘛,」揪起自己被燒捲的頭髮看了看,他不以為然的訕笑了下,「不過,就這種程度的話我們也行~」拿起水晶掛墜,那人的笑有些變質,「只要有這個,別說瞬發,連發都沒問題!」

有些大聲的說,他的掌心開始冒出紅色的火,另外兩個同伴也跟著握起水晶,手中開始蓄力,這情景讓阿嚴的眉頭更加糾結。

「你們想幹什麼?難道完全不顧後果了嗎?」

「嘿嘿、嘿……」有些不正常的笑著,那人緊握著水晶,感受水晶裡傳來的能量,這種澎湃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辦得到,「要封口有很多方法,只要先解決掉你,其他事情以後再想就行了。」

「你們瘋了……」戒備的護在沙耶前面,阿嚴心裡有種不妙的感覺,要跟三個人打架他沒問題,可是要他跟三個瘋子打架,身邊還得外帶個不曉得能不能自保的女孩子,這可就大大的有問題了,「喂,女人。」

「什麼女人,我有名字好不好?」沒禮貌!

白眼一記賞過去,「誰管妳叫什麼,等下發生什麼事給我自己想辦法,別扯我後腿啊!」阿嚴看了看沙耶的藍色裙子,嗯,這女的好歹是中年級的,他也沒有巴望她能派上什麼大用場,只求她別拖累自己就好,這要求應該不過分吧?

阿嚴的心裡是這麼想的,當然,就他的想法而言,他本人是覺得這種說詞沒什麼不妥,只是他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實,那就是:『正義超人是有自尊的。』

扯後腿?她嗎?

哼!「我才不會扯後腿呢!」沙耶有些氣悶的甩出自己的專用大鎚子,可惡,怎麼說她也已經三年級了,再怎麼不濟,也不會輸給這些帶著紅領帶的臭男生!啊……等等,「你們學校的低年級學生是繫紅領帶沒錯吧?」

「是沒錯,妳行嗎妳?」聽這口氣,感覺要是對方是高年級的,她馬上就要投降落跑一樣,「到時受傷了可別找我哭。」擺開架式,阿嚴在自己身前畫下防禦法陣。

「行的行的!包在我身上!」信心滿滿的說,沙耶的微笑帶著閃亮,「我作戰實技課的補考有六十分呢,沒問題的!」

「……補考還六十分?」

「對啊,怎樣?」

……

………

為什麼這種傢伙會成為布萊恩勒的交流代表?印象中布萊恩勒是個教學品質相當高水準的學校,一般而言,交流代表都會派校內表現拔尖的學生過來啊,還是說這傢伙的程度其實也很拔尖?可看起來又不太像,嗯,沒有什麼誤會嗎?

阿嚴的心中閃過了以上的絕大困惑,可正當他想稍微替自己解惑一下時,對方殺上來了!照面就是幾個威力不匪的遠程魔法!

「避開!」側身跳離原地,阿嚴迅速地做出迴避動作,可是沙耶卻動都沒動,這讓他大急,「女人,妳在幹什麼?」還不快閃是想被人轟出去啊?

「老師說,正義必勝,」扛起自己的大槌子做出打擊動作,沙耶深吸一口氣,大槌上的榔頭隨著她的蓄力而越變越大,「你們這些壞蛋,可別小看我!看我的──『正義大槌』!!」

沙耶大喝著,而那三人所發出的遠距攻擊魔法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硬生生被沙耶的蠻力給轟了回去!

砰!磅!叩!囧!

大槌在手,管你是火系水系還冰系,通通給我回老家!

「哼、」吐出一口惡氣,沙耶重新將槌子扛上肩,轉頭看向阿嚴,「怎麼樣?我說了沒問題的。」

「……」不置可否的挑挑眉,阿嚴看了看對面那有些目瞪口呆的三人,「感覺上是沒問題,不過剛剛那是蠻力吧?」

「那是正義的力量!」標準牛頭不對馬嘴的沙耶式回答。

啊?「隨便啦,總之妳能自保就對了,」確定這件事實,阿嚴摩拳擦掌的看向三人,「既然這樣你們就放馬過來吧,別以為人多就一定佔上風,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咧~」

「阿嚴,你真是越來越囂張了……」

「彼此彼此,跟瘋子相比我這點囂張根本不算什麼。」

脣槍舌劍,下一秒,阿嚴衝了上去,而他們的其中一人則迅速逼近沙耶身邊!

大型武器的致命缺點,就是揮舞角度過大,太接近的戰鬥會來不及反應!

「呃!?」面對突然出現在自己前方的傢伙,沙耶明顯愣了一下,然後不知道是嚇呆了還是怎樣,她居然就傻在那裡不動了!

「喂!別發呆!」發現沙耶的傻樣,阿嚴大吃一驚,反手就是一個風砲把衝向沙耶的人彈開,搞什麼鬼啊?難怪她的作戰實技要補考,看她這種反應,補考讓她過的老師當真是佛心來的,「不會打就給我想辦法閃人!少在這礙手礙腳!」

阿嚴一邊吼著一邊跟其他兩個周旋,他快速又靈活的移動讓那些人傷透腦筋,因為就算能瞬發法術也不能保證打到他,空手肉搏又不是阿嚴的對手,一時之間,情況有些膠著起來,只有追著沙耶打的那個勉強算是佔上風。

「什麼礙手礙腳,講那麼難聽!」有些慌忙的東閃西跑,沙耶將榔頭恢復成原來的大小,試著在有限的空間揮動武器,但是被貼的太死,她根本找不到什麼機會揮槌,情況是越來越緊張,可即使如此,阿嚴也沒有餘力去幫沙耶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就在這種時候,沙耶居然好死不死的被地上的石子拌到,整個人往後摔了一大跤!

「呀啊!」

不好!

看到這樣的情形,阿嚴心底大叫一聲糟,這幾個不太正常的傢伙可不會因為對方是女孩子就手下留情的,但是他又分不開身,眼看那人就要對沙耶下重手!

「住手!」阿嚴喊道,但是沒用,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人手上的冰錐朝沙耶身上刺去!

「嗚、」驚慌的看著銳利的冰息朝自己襲來,沙耶臉色蒼白,雖然已經抬起武器做出防禦姿態了,但是說難聽點,有長腦袋的都知道這種防禦有等於沒有,冰錐快速地朝她逼近,在這種危機之下,沙耶只能閉緊雙眼,下意識的大喊出聲:「小白!救命啊──」

『──吼!』

虎嘯在沙耶的大聲呼救聲中降臨,隨著這聲低吼,幾個連續的爪擊朝正要攻擊沙耶的人身上招呼過去,似乎還嫌這樣不夠,憤怒的老虎再賞了對方一個突進,直接將人撞飛了好幾碼!

「小白!」驚喜的大喊,沙耶頗有劫後餘生的感覺,淚水汪汪的撲向老虎,緊緊巴住牠的大脖子,「嗚嗚!我還以為自己會死掉!小白,嗚嗚……」

『妳這笨蛋!』想起剛剛那幕讓牠心膽俱裂的畫面,老虎激動的對掛在自己脖子上的人破口大罵,『就叫妳別到處惹麻煩,不聽!還給我四處亂跑!』幸好放完行李的牠覺得不太對勁的跑出來找人,幸好牠剛剛敢上了,不然、『妳把我嚇死了知不知道啊!』

「對不起啦……嗚嗚……」緊抓著老虎,沙耶後怕的掉著眼淚,阿嚴也趁機脫身跳到他們兩身邊,現在對方三人的表情十分精采。

「靈獸?」頭頭的臉色有些鐵青,「看不出來妳這種戰鬥肉腳居然會有這種東西……」

法蘭斯克學園的低年級學生幾乎都是沒有靈獸的,因為校方規定中年級以下不得攜帶靈獸,要帶可以,但是得通過考試才會破格允許,因為在法蘭斯克,要升上中年級的其中一個重點測試就是尋找並馴服一匹屬於自己的靈獸,所以說,靈獸在法蘭斯克算是一種能力的象徵。

因此,這三人實在很難想像一個像沙耶這麼不擅長戰鬥的女孩子,居然能擁有像老虎這種有著高破壞力跟殺傷力的靈獸。

「小白是我的朋友!」是正義超人的夥伴!「才不是什麼東西!」

沙耶大聲的反駁著,雖然她整個人癱坐在地,手也還掛在老虎身上,但是這句話依舊很有魄力,還讓老虎有點不太自在的別過虎頭。

「嗶──!」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哨聲響起,幾個手臂上別著紅色風紀臂章的學生將這噴水池包圍了起來,「聚眾鬥毆,不當使用結界,依照校規你們將被送到訓導處,嗯,或者有幾個得先送去保健室。」

露露斯‧察古說,接著,除了被老虎打傷的那位跟阿嚴以外,其他人就在露露斯的指揮之下被押了下去,「你們把他抬去學校的附設醫院吧,這種程度的傷保健室可應付不來。」她說,然後有些無奈的看向阿嚴,「怎麼又是你,這是這個月的第幾次了?阿嚴?還想留級啊?」

「欸欸,搞清楚,是他們先找上門的好不好?」

「反正你也拖不了干係!」沒好氣的說,露露斯歉然地看著沙耶,「對不起,沙耶同學,妳才第一天來我們學校就讓妳遇到這種事,這是我們風紀的錯,還請妳原諒。」說完,她非常認真的鞠了一個躬。

「啊、不會啦,是我自己迷路亂跑──唉呀!」慌忙的想站起來,可是沙耶的腳才剛使力,一個刺痛就從腳踝傳來,讓她整個人又跌坐了回去。

『怎麼了?』

「欸……剛剛跌倒的時候,好像扭到了……」困窘的說,沙耶看著自己的腳,「怎麼辦?」

「我帶妳去保健室吧,」露露斯說,然後看了看站在一邊全身狼狽到活像是流浪漢的傢伙,「你也一起來,去保健室上個藥順便換衣服吧,就這樣讓你去訓導處簡直是有礙觀瞻。」

「有差嗎,」阿嚴甩了甩自己溼透的衣服,視線來到正試著用大槌子當拐杖站起來的沙耶,「喂,站得起來嗎?」

「沒問題!」當然站的起來,而且還很穩呢~但是呢,「要走的話就有點……」遲疑的說著,沙耶一臉希冀地看著老虎,「小白~」

『叫玄青啦!』有這麼帥的名字不叫,小白這個名字到底哪裡好啊?鼻孔哼哼,老虎有些氣悶的伏低身子,『上來。』

「好好~玄青~」沙耶說,喜孜孜的爬上老虎的背。

 

→保健室←

「因為看不慣他們在兜售奇怪的水晶,你就想跟他們玩一打三?」露露斯有些生氣的說,手中的OK繃很大力的貼下去,「你白痴啊?你以為風紀委員會是幹麻的?一個人在那裡懲什麼英雄?」

「欸、妳這粗魯的女人,傷口都被妳擴大了啦!等下發炎怎麼辦?」

「笨蛋就算中了破傷風也死不了的啦!」

「可是會痛耶!」

「是不是男人?這種程度也在叫!」鄙視的瞥了一眼,露露斯開始用力的替對方纏繃帶,「沒聽過良藥苦口嗎?好的醫療技術都是會痛的啦!」

「聽妳在放屁!」

「你說什麼!居然對一個淑女用出這種詞彙!?」手上繃帶猛力拉緊。

「*&*^%$*&#!!」(附註:這是男子漢用來替代哀號的符號。)

跟那一邊有如大戰式的醫療法相比,沙耶這裡接受到的待遇是出乎意料的溫和,可惜病床之間都有簾子相隔,所以她看不到實際戰況,只能有些訝異的聽著隔壁床上演的『戰爭』,小小聲的問正在幫自己處理腳傷的小女孩。

「他們怎麼了啊?」

「沒什麼,只是青梅竹馬的例行性吵架而已,」小女孩熟練的替沙耶處理腳踝,然後上藥、繃帶固定,完成!「好了,這幾天盡量不要走動,我等等配點消炎藥給妳吃。」

「啊,謝謝──咦?」道謝到一半,突然,沙耶呆掉了,因為她發現這個小女孩的眼睛居然有一眼是……「時鐘?」

這個女孩的右眼居然是時鐘!

沙耶受到衝擊了。

「嗯,對啊,是時鐘,有什麼問題嗎?」小女孩可愛的笑著說,「噢,這個鐘是看不到時間的,如果妳想知道現在幾點,得看牆上那個才行。」女孩比了比牆上的掛鐘,而她這個動作,又讓沙耶發現了一個更加驚愕的事實。

那女孩的手,居然是人偶的手!?

「妳、妳的手!?」這女孩該不會是經歷了什麼戰亂,失去了眼睛跟手臂才變成現在這樣吧?

『沙耶,妳真的很遲鈍耶……』突然,老虎有些感慨的嘆了口氣。

「咦咦咦!?對不起,我沒想過這麼小的女孩居然會經歷過戰亂還失去手跟眼睛……」

拜託,『並不是好嗎!妳看清楚點,認真感覺一下啦!』一個虎掌拍下沙耶緊張的晃來晃去的腦袋,老虎打了個哈欠,『這女孩本來就是人偶,才不是妳想的什麼經過戰亂,妳反應能不能別那麼遲鈍啊?』

咦?

什麼?本來就是人偶?

沙耶大驚。

「可是、可是……」除了眼睛跟手之外,「妳怎麼看都像真人啊!」

「呵呵,謝謝妳的誇獎,」對於沙耶的評價,小女孩似乎非常受用,可愛的揪起裙擺行了個宮廷式淑女禮,「我是操偶師露露斯‧察古的夥伴,人形艾娜,歡迎妳來到法蘭斯克,霧島沙耶同學。」

「欸…嗯……」有些僵硬的點著頭,沙耶似乎正在努力消化這個對她來講有點衝擊的事實,而此時,隔壁床的大戰暫時告一段落,露露斯探過頭來。

「對了,沙耶同學,梅很擔心妳喔,」她說,然後指了指老虎,「我剛開始找了一圈沒找到妳,想到這頭老虎是妳的靈獸,就聯絡了弗姬讓牠來幫忙,梅本來也想跟來的,但是她暈船的後遺症還沒全退,只好先休息,妳等等可以稍微繞去她宿舍讓她看一下,讓梅安心點。」

「好,我會的,對不起,給大家添麻煩了……」不好意思的說,沙耶心虛的低下了頭。

就在她低頭的同時,保健室的門口傳來一個讓她十分耳熟的聲音,不只她這麼覺得,看到老虎也豎起來的耳朵就可以猜到牠也有相同的感覺,只可惜簾子隔在床四周,讓她只能看到一團模糊的黑影。

「露斯,妳也在這啊?」那個讓沙耶很耳熟的男聲說,踏進了保健室,「主任叫我來帶目擊者跟當事人過去訓導處一趟。」

「剎那學長!」有些驚喜的,露露斯的聲音聽起來很開心,「其實你不用親自跑過來的,我等下就會帶著他們過去的。」

「哼,我可沒說要過去,」癟癟嘴,阿嚴感覺不太高興,「反正有偉大又能幹的學長在,這種小事情調查個三兩下就解決了,何必要我這種小人物過去講──噢!妳幹麻啊?」

「敲醒你這自大的傢伙!不可以對學長這麼沒禮貌!」

「沒關係的,露斯,」男聲溫和的說,然後隔著簾幕朝沙耶她待的那張病床看了一下,「那一位應該沒事吧?聽說受傷了,可以走嗎?」

「啊,應該沒問題,剛好有靈獸在,」露露斯說道,然後掀開了沙耶床邊的簾幕,「學姐,不好意思,可以請妳先跟我們去一下訓導處嗎?一下下就好,學校只是要做個小紀錄而已。」

「噢,好啊──啊!!」因為簾幕被掀開的關係,沙耶看到了外頭的景象,同時也看到了那位『剎那學長』的真面目,可不看還好,一看沙耶不但驚的大叫手還很沒禮貌的指著對方,「你你你……破軍?」

破軍怎麼在這裡?還穿著法蘭斯克的制服?

隨著沙耶的驚叫,那人愣了一下,隨後溫和的笑了,「好久不見,沙耶,我現在叫剎那,沒想到布萊恩勒的代表會是妳,真是好巧啊,」剎那說,然後看了看一臉囧樣的老虎,「玄青也是,好久不見了,最近還好嗎?」

『不好……』看到他,老虎突然覺得自己的胃痛了起來,為什麼只要一看到這小子牠就會有種麻煩上身的感覺?『你怎麼在這啊?』

「轉學啊,不然呢?」

「剎那學長,你認識沙耶她們?」露露斯有些驚訝的問。

「嗯,沙耶是我在布萊恩勒唸書時的同班同學,所以認識。」

「破軍是……?」

「是我以前的名字,」笑容不變,剎那有問必答的說,只是目光有些閃爍,「總之我們先出發吧,主任在等我們呢。」

「好!」兩個女孩子開心的回應,而另外兩個就這樣悶掉了。

阿嚴是老大不甘願的跟著走,而老虎呢?牠是抱著胃在痛的心情跟著走……

『玄青,你臉色別那麼難看啊……』密語傳音,走在前頭的剎那乾笑著,『我這次只是陪人來找個東西而已,跟沙耶一點關係都沒有,真的,不會有什麼麻煩的。』

『啊啊……我是相信你啦……』忍著胃在翻攪的感覺,老虎的鬍鬚抽了抽,『只是你也知道,有種東西叫做條件反射,而我現在的條件反射就是看到你的臉就會胃痛,這點我也沒辦法……』

『需要我下次戴個面具嗎?』剎那苦笑。

『不必,因為那只會讓沙耶更快樂的靠近你,然後我的胃又會更痛。』

啊?『沙耶喜歡看人戴面具?』這可真是特別的嗜好。

『不,只是沙耶常常說,戴著面具就是正義超人的象徵,而這妮子小時後的夢想就是要當正義超人,所以……』老虎嘆了口氣,有點無奈,『你還是別戴了,不然只會被某人很快樂的當成是正義超人。』

『……呃,也許你可以跟沙耶說,其實,並不是每個正義超人都會戴面具的……』努力憋笑,剎那試圖讓老虎的心情好過點,但是好像沒用。

一行人就這樣慢慢地往訓導處前進,對方問了不少事情,同時也對沙耶致上最大的歉意,而老虎因為是護主心切加上對方攻擊在先的關係,校方也就不追究牠對學生下重手的事情了,在做完一些紀錄之後,沙耶騎著老虎跟其他人告別。

她得去整理行李,然後替明天就要開始的課程作準備才行。

而在那之前,她要先去看看梅。

「小白,你知道梅的宿舍怎麼走嗎?」坐在老虎背上,沙耶遲疑的問,「啊、還是我們回去找露露斯帶路?」

『不用啦,我可不像妳,』老虎沒好氣的哼哼,『路線這種東西只要讓我走過一次就會記得了,妳給我乖乖坐好,馬上就到了啦。』

的確,她們馬上就到了梅的宿舍樓下,接著就看到老虎皺緊了眉頭,不為別的,就為了那個樓梯。

法蘭斯克並沒有像布萊恩勒那樣大量使用傳送門,這所學校的主張比較崇尚自然,並且鼓勵學生們多走樓梯或是自己用飛行術之類的想辦法解決,因此,法蘭斯克的建築物不論多高,都只設了樓梯而已,連電梯都沒有。

老虎現在看著這些樓梯發愁,梅的宿舍在五樓,平常時候牠載著直接跳上去就好,可現在沙耶腳不方便,牠這一跳萬一把人摔下來……

「小白,怎麼了?」完全沒察覺老虎的擔心,沙耶很沒神經的問,「怎麼突然不走了?」

『我只是在想如果我照平常的樣子跳,妳會不會摔下來。』

「欸……」看了看眼前的樓梯,沙耶搔搔臉頰,「梅住幾樓啊?」

『五樓。』

……

………

「小白,我覺得我可能會摔下來耶……怎麼辦?」

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啊……

『我揹妳啦,真是的……』老是給牠找麻煩!

「揹?」還在思考這個字的意思,沙耶就被眼前的情況嚇到了,只見她身下的老虎迅速變化著,而當她回神過來時,她已經被一個高大的男人揹在背上了,「小、小白?」看著眼前那頭白色帶著黑色挑染的長髮,沙耶大驚,手忙腳亂的搭住對方的頸項,緊接著第一個念頭,就是想看他的臉。

她從來沒看過老虎的人形!

「喂!妳想勒死我啊?手別抓那麼緊啦!」

「我想看正面嘛!」

「看什麼看?沒什麼好看的啦!別想這些五四三,再想我就把妳丟下去!」玄青有些生氣的說,揹著她一步步踏上階梯,為了避免有人誤會有男性跑到女生宿舍,老虎還把靈獸才會有的靈氣釋放在身體周圍,「等一下會有樓長,看到樓長就出示你的學生證,明白沒?」

「噗~」不公平!別人都看得到她家小白的長相,為什麼就她看不到?

「噗什麼?有沒有在聽啊?」

「有啦……」

嗚嗚、她也想看小白長怎樣啦……

然而,老虎還是沒有讓沙耶看到自己的臉,一踏上五樓,他立刻又變回了老虎的樣子,靈氣也收斂了回去。

「小氣!」看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少囉唆!妳應該心存感謝!』牠可是揹著她爬了五樓耶!

因為所以如此這般,沙耶在進到梅的房間之後,最先說的不是本來想講的『迷路大冒險』,而是用力的說老虎有多小心眼等云云。

「停停停──!」聽完了第三十七項有關老虎的壞話,梅有點頭大,「沙耶學姊,妳來找我就只是為了跟我說妳家靈獸的壞話嗎?」

「啊,對喔!差點忘了,我是要跟妳說別的啦,還有就是要給妳看一下我現在很好,讓妳安心點這樣~」

聽到沙耶的話,梅指了指對方綁著繃帶的腳踝,「這樣算很好?」

「欸,只是一點點小小的意外,對正義超人來說不算什麼。」

啥正義超人?「學姊,妳迷路之後是去幹了些什麼啊?怎麼會弄成這樣?」

「噢,我看到校園暴力了!」

「啊?」校園暴力?

「還當了一次正義超人!」

「啊?」正義超人?

「而且而且,」有些興奮的,沙耶的眼睛閃閃發光,「我跟妳說,我看到破軍了喔!」

「什麼!?」聞言,梅差點沒尖叫,「妳看到破軍?真的?」

「嗯嗯,原來他轉學到這裡來了,改名叫剎那,而且還在當風紀委員呢~」沙耶興致勃勃的說道,沒注意某人跟某虎逐漸難看起來的臉色,逕自在那裡開心的說啊說的。

看到這樣的情況,梅看了看老虎,老虎也望了望梅。

也許、可能、應該是,這所學校的某處要有麻煩了。

 

→法蘭斯克三年級女生宿舍←

入夜,微冷的晚風輕拂,給人種涼爽的感覺。

而在這樣的夜,宿舍七樓的一間雙人房裡,有個女學生正在書桌前奮鬥著。

突然,她發現了窗外有點動靜,但是這裡是七樓,窗外會有什麼呢?一般的女生應該是會有些害怕的,不過她卻只是微微一笑,有些習以為常的打開了窗。

「有事嗎?」她說,對著正御空飛在她窗邊的人,「這麼晚來找我,被人看到可不太好喔~剎那~」

「隨她們說,我無所謂,」剎那聳聳肩,然後將一個水晶掛墜拿至她面前,「看這個。」

「哎呀,遲來的情人節禮物嗎?」開玩笑似的接過,而在接過的瞬間,她的臉色沉了下去,「這是……?」

「情人節禮物,如何,是個大禮吧?」沒正經的說,剎那將手肘靠在窗邊,手掌拄著下巴,「今天中午左右,從幾個鬧事的學生上搜到的,我借了一個來。」

「借?」

「對,」剎那肯定的加重語氣,「是借的。」

「不用還的那種借嗎?」

「差不多。」

「嘖嘖,」她搖頭笑了笑,「剎那,你學壞了呢~」

「還好囉,不過這東西真的有點問題,我在上頭感覺到了一點……『那個』的氣息,但是又不太像,妳覺得呢?」

「哼嗯……是有點感覺,有辦法知道這東西從哪裡來的嗎?」握著水晶掛墜,她皺眉,「似乎不是什麼好東西,雖然能從裡頭提取相當的魔法能量,但是在提取的同時好像自己體內有什麼東西被吸走了一點……」

「喂!別亂來!」一把搶過女子手中的水晶,剎那有些緊張,「別拿自己做實驗啊,妳身體還沒完全恢復不是?」

「只是試試而已,別那麼緊張。」呵呵笑著,然後她正色道,「我們要找的東西是在這裡沒錯,看了你拿來的水晶後,我有這個感覺。」

「我相信妳的感覺,那麼就用這個魔法水晶做追查的開端吧。」

「魔法水晶?」

「那幾個學生是這麼稱呼它的。」

「嗯,那就繼續麻煩你了,偉大的風紀委員長大人~呵呵~」

「別這樣挖苦我……」剎那苦笑。

「這是誇獎喔~噢,你該離開了,等下樓長會巡房,被她看到你在這的話,我明天就會變成全宿女學生的公敵了,這樣不好這樣不好。」

「當初說這個職位方便調查的可是妳耶。」

「的確很方便不是?連這個都能『借』到呢,」晃了晃不知何時從剎那手中拿回來的水晶,她說,「好啦,我還得應付明天的考試,之前這個身體的主人翹課翹太兇,害我現在有一堆東西要補考,真是傷腦筋……」

「哈──」

──叩!

一個暴栗敲上剎那的頭。

「幸災樂禍是不對的,剎那風紀委員長大人。」

「抱歉,那妳加油,不打擾妳了。」

「晚安,剎那。」

「嗯,晚安,」離開窗邊,剎那笑著對她說,「晚安了,藝。」

 

當第一張骨牌倒下 人們會說 開始了

而接下來的一連串行動

就是所謂的骨牌效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