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園 人偶心】-第一章  法蘭斯克學園

 

**************

人生是由許多巧合所組成

一個接著一個 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悄悄發生

******************

魔法學園法蘭斯克,是一所三面環海,與布萊恩勒有姐妹校關係的學園。

因為是姐妹校,所以兩間學園之間時常會做一些交流,或者是跨校的活動與互動,而在這些互動之中,其中有一項是已經延續好幾年的傳統,那就是交換學生。

至於要交換幾年級的學生,要交換幾名學生,要交換多長時間這幾點,則是由雙方代表討論決定,鑑於布萊恩勒的學務處長之名言:『人生處處有隨機,隨機無一不人生。』,在一個萬里無雲的開會日裡,雙方達成了共識。

年級用抽籤的,交換幾名學生用骰的,至於要交換多久則用射飛鏢來決定。

啊!隨機萬歲。

於是,學務處長一邊說一邊抽籤丟骰射飛鏢──

──年級是一年級跟三年級,學生人數二,交換一個月。

會議紀錄者迅速的抄寫結果,然後看著坐著兩校代表的諾大會議室,「請問兩校要以什麼作依據來選擇交流代表?」

嗯,好問題。

布萊恩勒方學務處長沉吟了一下,「學生那麼多,用抽籤似乎不夠隨機……」

「我有個提案,」法蘭斯克的人這麼說,然後默默拿出一個道具,「我們就用這個來決定兩校交流代表吧,如何?」

「喔喔!這個好!真是新穎的點子啊!」學務處長大喜,緊接著,雙方代表開始興致勃勃的撥弄起那個道具。

會議紀錄起身看了那個道具一眼,之後相當鎮定的坐回位置上,從容地在紀錄本上寫下他的觀察所得,而這個選擇代表的方式則自此發揚光大,聽說之後幾屆的交流也用此道具作挑選,原因無他,只是因為這個選法前無古人而已。

「好,人選決定了,三天後……嗯,就是下禮拜一,敝校將會派學生代表前去拜訪,還請多多指教。」隨機處長說,滿臉笑容的看著法蘭斯克代表,禮貌的伸出了手。

「期待這次的交流。」

雙方握起友誼之手,事情就這麼隨機的決定了。

 

→三天後←

海~海~藍藍的海~藍藍的天外加白白的雲,啊,多麼舒適的好天氣啊。

沙耶一臉夢幻的看著眼前的蔚藍大海,享受船隻上下震盪的搖擺,心情說多愉悅有多愉悅,「啊!梅!你看你看,」突然,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沙耶興奮的指著海面上跳躍的飛魚群,開心的對坐在另一頭的同伴呼喊,「有飛魚耶!真的會飛耶!」

「喔……是是是……會飛……」有氣無力的回話,梅覺得自己快掛了。

「梅?妳怎麼啦?」

「暈船啦……看了不就知道了?拜託,別跟我說話……」扶著自己快要爆炸的腦袋,梅一臉蒼白,可惡,她從來沒想過自己居然會暈船暈的那麼嚴重啊!

「呃、梅……妳還好吧?」

不好!

「啊!要不要過來看看飛魚?轉換視野說不定會比較舒服喔!」

謝了,不必。

「還是要吃點東西?我有帶麥香雞總匯三明治喔!」沙耶很沒神經的拿出自己的早餐便當,一瞬間,麥香雞的香味瀰漫到整個船艙,這個引發人食慾的香味立刻對梅造成致命一擊!

「噁──」天啊!她要吐了!「快把……把食物收起來……」努力捂著嘴巴,梅死命攀著扶把,臉色說多難看有多難看,可這時的沙耶卻完全沒想到罪魁禍首是自己,自顧自的吃自己的總匯三明治,完全不懂梅為什麼要她把早餐收起來。

「可是我肚子好餓,因為今天早上收行李收太急來不及吃,啊,對了,梅妳吃早餐了嗎?」泰若自然的說道,而在這個瞬間,梅爆發了她有生以來最強大的力量──轉身衝進洗手間!!

吃早餐了嗎?

呵呵,她當然吃了。

只是她早上吃的早餐現在全貢獻給馬桶了。

「霧、島、沙、耶……!」慘白著臉扶著洗手間的門走出來,梅現在一整個虛,在虛的同時就是一種連她也不明白的火大情緒,這樣的情緒讓她瞬間捨棄了自己的禮節,直接叫出眼前學姊的全名,「妳、拿著妳的早餐…離我遠一點!」

「嗚、梅妳幹麻那麼凶嘛……麥香雞很好吃耶……」

X!(文詞不雅,消音處理)「我管妳好不好吃!馬上給我──噁!」說到一半,船身突然加大幅度的晃了一下,這讓才剛從洗手間出來的梅立刻又轉頭衝了進去,緊接著是幾番乾嘔的聲音傳出,然後?

然後某人更虛的爬了出來。

她快掛了。

瞪著一臉無辜滿嘴塞滿三明治的沙耶,梅很想罵人但是現在的她連罵人的力氣都沒了,是說,如果她掛在這,她的死因搞不好會被寫成遭到蓄意謀殺或是被過失殺人之類的,兇手當然是沙耶,至於幫兇……寫麥香雞不知道可不可行?

企圖胡思亂想轉移注意力,然而暈眩的感覺卻一直抓著她,此時,梅不得不怨嘆上天竟如此不公,因為她在這裡暈成這樣,沙耶卻一點事都沒有!

不但沒事,還開心的吃著麥香雞。

這讓她十分不平衡。

「為什麼妳不會暈船?」

「這個問題妳問我我也不知道啊……」吃完麥香雞總匯,沙耶一臉無辜的繼續拿起奶茶,耶~冰冰涼涼的正好,「啊!我知道了,梅妳一定是太緊張了才會暈,看我,一點都不緊張啊,放輕鬆點,法蘭斯克聽說是個很不錯的學校喔!我們是交流代表呢!不可以那麼緊張啦。」

哈、交流代表?

是的,她們兩個就是布萊恩勒這次派遣前去做交換學生的代表,但是──

「──哪有人會用寶石方塊這種鬼東西來決定誰當代表啊!」怒,梅的注意力瞬間轉移,頓時忘了她正在暈船,中氣十足的嚷了起來,「隨機隨機,這根本是隨便好不好!交換學生的素質可是會直接影響到別人對我們學校的看法啊!怎麼可以用寶石方塊來挑!太不慎重了!」

「呃、可是妳不覺得用寶石方塊很有創意嗎?」

「什麼有創意!」聽到這樣的回應,梅大怒,過去的從容鎮定全部被她丟到大海去,「挑選交流代表要創意幹麻?學校應該做個考試或者來點評估再決定派誰過去啊!怎麼可以這麼草率的決定!?」

最讓她不平衡的是居然連交通方式也用抽籤的,結果本來可以搭傳送門咻一下抵達目的地的她們變成搭船前往,這太超過了吧!?

搭船有比較好嗎?根本沒有!不但沒有還害她暈成這樣!

「可、可是……」嚅囁的說,沙耶一邊看著憤慨的梅一邊咬著吸管,「我想學校也沒有惡意啦,妳也知道嘛,學務處長很喜歡做些特殊舉動,而且……」嘟了嘟嘴,沙耶的奶茶喝完了,「而且,我很高興可以跟梅一起當交流代表呢,梅……妳不喜歡跟我一起去嗎?」

閃亮大眼模式啟動,附加淚水汪汪技能。

梅,秒殺確定。

「唔、」看著沙耶那滿是真誠的水亮大眼,梅一時語塞,「不、我沒有不喜歡跟妳一起去啊,我只是覺得學校可以再稍微…呃,稍微嚴謹一點,我沒有對妳不滿,真的,學姐妳不要亂想。」

有些結巴的辯解著,時間就在浪潮聲跟海風吹拂之下慢慢過去,在接近中午的時候,法蘭斯克學園的外牆已經可以模糊地用肉眼觀察到,沙耶她們搭的船慢慢靠上碼頭,停了下來。

「哇啊……比我想像中的要快很多耶,」有些吃驚的看著岸邊,沙耶拿起自己的行李,「我本來以為要搭好幾天船,沒想到才半天就到了。」

「呵呵,」聽到這個疑惑,負責護送兩人的船長笑了下,「其實交通方式只是一種形式而已,不管校方當初決定要怎麼送學生過來,都會讓大家在這個時刻抵達的。」

也就是說,如果決定開傳陣,那就會中午才集合學生,至於其他交通工具嘛……嗯,總之校方有的是辦法讓這些交通工具的速度提高不只一個檔次,還不會被學生發現他們在交通工具上動了什麼手腳……

「如果搭乘一般船隻,從布萊恩勒到法蘭克斯至少要花上一兩個月的時間呢。」船長說,然後梅的臉色瞬間變得更白了。

「哇啊,梅,妳還好吧?」

「看了不就知道了嗎?別問我……」梅搖搖欲墜的下船,剛剛是轉移了注意力所以才沒那麼暈,可讓她又一次意識到暈船這個事實後,梅現在強烈的體會到什麼叫天搖地動。

嗚、原來暈船也有後勁在啊?

「我召喚小白出來幫妳拿行李吧?」老虎跟飛仙都不識水性,上船前就讓牠們先回靈界去了,現在下了船,沙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把她的小白叫出來,「要不,讓小白載妳如何?妳看起來真的很糟……」

「不、不用了,我行的。」倔強的說著,梅努力扶著自己的腦袋跟上船長的步伐,問道:「我們現在要到哪裡報到啊?」

「噢,對方會派人過來跟我們接頭,算算時間應該要到了。」

「可是沒有人耶……」聽到船長的話後,沙耶四處張望著,而就在她東張西望的這個時候,突然,沙耶的眼角掠過了一個很眼熟的身影,影子一閃而逝,那是……「咦?羽柔?」

「嗯?羽柔怎樣?」

「梅,我剛剛好像看到羽柔了耶,」揉揉眼睛,沙耶企圖找到她剛剛發現的人影,但是怎麼都找不到,「真的,就在那邊,我好像看到羽柔跑過去。」

「學姐,妳會不會看錯啦?」順著沙耶指的方向看過去,梅什麼都沒看到,只看到一叢又一叢的防風林,「羽柔現在還在布萊恩勒奮鬥呢,不會出現在這裡的啦。」

「噢、說的也是,」敲敲自己的腦袋,沙耶吐了吐舌頭,「說不定我也暈船了呢。」

「……別再提這個詞了……」她覺得胃好難過。

「走吧,我帶妳們跟對方的人碰頭。」

「麻煩你了。」兩人跟著船長的腳步從碼頭往內陸走去,沙耶此時已經將老虎召喚出來,然後順理成章的把兩人份的行李往牠身上放。

『喂,妳不覺得這樣太不厚道了嗎?』臉色有些鐵青的看著沙耶,老虎的口氣不太美麗,『把我叫出來當搬運工啊?我可是靈獸!靈獸不是這樣用的好嗎!』

「哎呀,沒有關係啦,你看梅那麼不舒服,幫她拿一下行李又沒有關係。」

『那為什麼連妳的東西也丟了上來?』

「啊,我想說順便……」

『……』得到這種答案,老虎決定別再繼續這個話題免得牠血壓上升,翻翻白眼後朝梅看了過去,『喂,妳還好吧?』

「好多了,踩在平地上果然比較踏實,」她說,邁開步伐跟上船長,「不過真羨慕學姐啊,都不會暈船。」

『其實也不用太羨慕啦。』

「喔?為什麼?」

『因為平衡感很爛的人本來就比較不容易暈船啊。』老虎理所當然的說,而沙耶突然覺得自己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

「啊!小白好過份,怎麼說這種話!」憤然地替自己抱屈,沙耶雙手插腰擺出茶壺架式,「我的平衡感只是差了那麼一點點而已,哪有到很爛的地步!」

『就是有,說妳爛還汙辱了那些真的有平衡感的人咧,』老虎說,毫不客氣,『而且別說平衡感,妳連方向感都沒有,基本的地圖也不會看,老是害我載著妳白跑一堆路。』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那就是有意的。』

「才不是!」

『就是!』

邊走邊鬥嘴,沙耶跟老虎旁若無人的開始了他們的每日三小吵,看的梅不禁輕笑:「你們感情真好耶。」

「哪有!小白都欺負我!」

『妳還在暈船?』

「呵呵……」聽到這兩個第一時間的反駁,梅又笑了一下,然後眼尖的看到不遠處出現了幾個穿著統一服裝的人影,接著,船長停下了腳步。

「到了,就是這裡,」船長說,指著對面迎來的人,「前面那些是法蘭斯克學生會的人,會負責帶領妳們去學校還有跟妳們講解一些事情,那麼祝妳們交流順利,我先離開了。」

拍了拍沙耶跟梅的肩膀以示鼓勵,船長在跟對方打了幾下招呼之後轉身離開,在船長離去之後,法蘭斯克的人走上前來,總共有三人,三個都是女孩子。

「兩位來自遠方的客人,妳們好,」中間的女生對著沙耶兩禮貌性的微笑,「我是法蘭斯克的學生會會長,在這裡歡迎妳們來到本校作客,等一下這兩位會帶領妳們前去認識校區,還有辦理一些手續……」

 

學生會長一邊替兩人帶路一邊很親切的跟她們講解著,走啊走的,很快,她們就來到了法蘭斯克校門口,那是非常有中古歐洲風味的建築,在校門口兩旁還豎立著兩個相當大的人物雕像,雕像手中拿著武器,像是在捍衛這個學校一樣。

「哇啊,」沙耶看著那兩座雕像,嘴巴不自覺微開,「好大的雕像……」布萊恩勒雖然也有雕像,可是大多是等比例大小,眼前的這個…少說也兩三人高吧?

「這兩位是本校的守護神,相傳,當學校遇到危險的時候,這兩尊雕像就會負起保衛校園的責任而動起來,」學生會長說,然後就看到沙耶用一臉閃亮無比外加崇拜的表情盯著兩大雕像看,讓她不得不稍為補充一下,「呃,當然這只是傳說啦,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雕像真的活動起來的紀錄。」

「咦?」只是傳說嗎?沙耶的臉上露出像是知道聖誕老公公原來真的不存在時的失望表情,「原來只是傳說啊……」

「會長一開始不就說是『相傳』了嗎?」梅有些無奈的說,揉了揉太陽穴,「請問,這是正門嗎?」

「是的,本校一共有四個大門,分別座落在東南西北方,這個是我們位在北方的正門,」帶著大家踏入學校,會長略帶歉意的一笑,「不好意思,我只能送大家到這裡了,接下來先讓這兩位帶妳們去宿舍吧,把行李放下來也比較輕鬆,那麼我就此告辭了。」

「妳太客氣了,我們這邊才要不好意思,佔用了妳的時間。」有些官方的,梅有禮的傾身回應,沙耶看到也連忙跟著鞠躬。

「呵呵,希望妳們在這一個月裡可以過得愉快,再會。」會長說,接著就召喚出自己的靈獸雲豹,優雅地騎乘而去。

看到這個情形,梅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反應,因為騎乘靈獸並不是什麼稀罕的事情,只要靈獸不反對或是覺得委屈就好,至於沙耶嘛……

她現在正雙眼放光的盯著老虎看。

『妳想幹麻?』嗅到一絲不對勁,老虎微微瞇起雙眼,『我已經背了妳們的行李了,現在背上沒位置。』言下之意,想搭便車?沒門!

「小氣。」嘟起嘴,沙耶小小聲的說,嗚,她只是想試試看能不能跟會長一樣騎的那麼優雅而已,剛剛看會長這樣翩然而去,她一時心癢嘛。

『得了吧,妳怎麼騎也都搆不到優雅的邊啦,』像是看穿了沙耶的想法,老虎涼涼的說,『快點跟上來比較實在,省得妳等下迷路大家還得滿校園的找妳。』

「我才不會迷路呢!」氣悶的跟上,「有人在前面帶路,怎麼可能會迷路嘛,這真是太小看我了。」

沙耶如此反駁道,梅跟老虎對視一眼,聳聳肩,很有默契的把沙耶這句聲明當作笑話,一左一右的把人看在中間,這才跟著那兩個學生會的人前進。

「這邊走,從這裡開始就算正式進入校區了,再往前一點就可以看到各科教室,」走在右前方的女孩子說,她的左手上有個紅色臂章,仔細看上頭繡著『風紀』的草寫字樣,「對了,還沒自我介紹,我是露露斯‧察古,學生會負責學校治安的風紀委員。」

第一章01s

「我是弗姬,一樣是風紀委員,很高興能接待兩位。」左前方的女孩說,這時沙耶跟梅才發現她的手臂上也有一樣的臂章,只是顏色不太一樣,是藍色的。

「為甚麼妳們兩個的臂章顏色不一樣啊?」有問題就問,這是沙耶的優點之一,不過回答的人卻不是前方的兩人。

「因為她們不同年級吧,」梅說,然後比了下自己跟沙耶的裙子,「我們也一樣啊,學姐你是中年級的,裙子就是水藍色,而我是低年級的,就是紅色。」如果是高年級的,那就是穿橙色了。

「呵呵,梅同學說的對,我們也會用色彩來區分年級,」弗姬說,又拐了兩個彎,進入一個筆直的長廊,「本校的顏色級別跟布萊恩勒是一樣的,不過我們並沒有把這些顏色直接表現在制服上,而是用在領帶或是臂章之類的配件上頭。」

「喔?所以妳們也是用紅色水藍跟橙色囉?」梅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兩人的臂章,「啊!難道妳們都剛好跟我們同年級嗎?」

「是啊,而且妳們插入的班級也剛好是我們兩個的班級,」弗姬笑著肯定,「這是學校的特意安排。」

「喔喔,那麼接下來一個月請多指教,露露斯同學。」梅一臉準備迎接挑戰的表情,看向走在前頭的露露斯。

「哪裡,不用這麼客氣,叫我露露斯就好了,我們班很期待妳的到來呢……嗯……等一下,」客套的說著,突然,露露斯有些遲疑的看著梅,然後又看了看老虎,「請問,另外一位跑到哪去了呢?」

咦?

聞言,老虎跟梅立刻轉頭看向自己身邊。

空空如也,沒人!?

沙耶不見了!

………

……

「嗯,也許是我們走得太快了,要不我過去找她吧?」弗姬說,然後就要舉步回頭。

「不用了,我過去找就好,弗姬學姊妳先帶她去宿舍吧,這頭老虎好像帶著兩人份的行裡,我可沒有開三年級宿舍大門的權限。」

「噢,說的也是,那就麻煩妳了。」

「不會,那我先走了,梅,我等下再來找妳喔!我帶妳去看教室。」

「好,」笑著對露露斯揮手,梅抱歉的對弗姬說,「抱歉,我的同伴她給妳們添麻煩了……」

『不好意思,我們家的笨蛋一直都很沒神經。』老虎也歉然說道,其實牠去找是最快的,但是如果牠去找,先別說行李,就算找到了人牠也不知道這學校的宿舍怎麼走,所以只好交給對方處理了。

「不要緊,這讓我覺得她很可愛呢~」

呃、可愛嗎……

梅的肩膀跟老虎的耳朵在聽到這話的同時,第一時間垂了下來,兩者再次對視一眼,接著大大的嘆了口氣。

為什麼他們會有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

 

「呃……糟糕,這裡是哪裡……」在上一個拐彎為了看噴水池裡的青蛙而跟丟大家的沙耶,此刻正茫然的在校園裡到處亂繞,嗚嗚,為什麼會這樣,她只是看一下青蛙而已啊,「討厭,到底哪邊是哪邊啦……」

沒頭沒腦的亂走一通後,突然,沙耶想起在某次迷路後老虎所給她的提醒:『迷了路,原地待好!我會去找妳,別給我到處跑,這樣很難找妳知不知道啊!』

對,她還是回去本來那個地方好了!

可是,在哪啊?

「呃,噴水池噴水池,剛剛那個噴水池在……」在一番有如無頭蒼蠅的搜索後,沙耶找到了一個有些破舊的噴水池,跟一開始看到的那個是很像沒錯,不過好像又有哪裡不太一樣,「奇怪,怎麼感覺這個比較舊?」之前那個給她的感覺很新啊,水裡還有葉子呢,這一座裡頭除了水之外什麼都沒有。

該不會她又走錯了吧?

沙耶有些苦惱的思考著,而就在她煩惱的這個時候,一個巨大的撞擊聲響起!緊接著水花四濺,差點嚇的她跳起來!

「哇啊!」怎麼回事?

從噴水池旁跳開避過那些水花,而這時,一個狼狽的身影從噴水池中爬了出來,那是一個男孩子,因為整個撞上噴池雕像的關係,他背後的衣服擦破了幾個縫,渾身上下髒兮兮的,嘴角還掛著血痕,全身都濕透了。

「呃,那個,你、你還好嗎?」看到這樣的狀況,沙耶的反應就是上前關切,可是她的關心並沒有得到太友善的回應。

只見那個男孩子呸出一口血後,自顧自的爬出噴水池:「女人,別待在這,會礙事的。」

咦?

有些錯愕的聽著男孩稍嫌粗魯的話,沙耶不太肯定的看了看四周,「呃,你在跟我說話嗎?」

「不然還有誰?還不快滾遠點,」有些不耐煩的看了沙耶一眼,男孩這才發現她身上的制服不一樣,「妳轉學生啊?今天第一天來學校?」

「不、不是轉學生啦,不過是第一天來沒錯……」

「啊,隨便啦,妳自己找個地方躲著去,事情結束再出來,」推了推沙耶,他隨手指了個還算隱密的角落,「就那邊吧,躲好之後就別出來,少在那裡探頭探腦,要不等下波及到妳我可不管。」

「咦咦?」躲好?波及?什麼東西啊?

一頭霧水的被塞到一個角落去,沙耶對男孩的話是有聽沒有懂,但情況似乎是來不及讓沙耶弄懂是怎麼回事了。

因為在噴水池的另一端,出現了好幾個有些高大的身影,這讓躲在一邊偷窺的沙耶大驚。

「哇啊……」緊張的將頭縮回去,沙耶有些目瞪口呆,這是怎樣?難道說現在這個情形就是傳說中的……『校園暴力』??

不會吧?雖然她知道這類事情是不管在哪個學校都會發生的,只是因為有風紀委員們的存在,所以平常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在學生們面前上演,沒想到她才剛來法蘭斯克的第一天就親眼目睹這樣的狀況!

真是、真是……

「太、幸、運、了!」握緊拳頭,她的雙眼彷彿有熱血正在燃燒。

霧島沙耶,布萊恩勒魔法學園東洋組三年級生,小時候的夢想是成為一個正義超人!

所以現在哪一邊是壞人?

沙耶興奮的探出一對雙眼,完全忘了剛才男孩對她的警告。

嗯,她要好好觀察,然後在最緊急的時刻跳出去懲罰壞人!正義必勝!喔!

「阿嚴,你很囂張喔?」噴池的另一端,兩三個男學生走了過來,步步逼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打小報告了?啊,該不會是想討你那個在當風紀的青梅竹馬歡心吧?」

「我呸,」被稱作阿嚴的男孩不屑的哼了哼,稍微擰了一下自己溼透的衣服,「我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同窗繼續被你們賣的那些東西污染,魔法水晶?說的好聽,根本就是會讓人成癮的怪能量!」

「哼,那是你不懂這些能量的好,」對方拿出了一個水晶掛墜,在阿嚴面前晃啊晃的,「有了這個,別說應付考試,就連那些優等生都不會是對手,你不覺得很棒嗎?」

「但是沒有了這個,你們就什麼都不是,」阿嚴指著那個水晶,「你們難道不覺得那東西太詭異了嗎?」他的同班同學一開始也是很正常,但是在不知不覺變得對這種水晶依賴非常,到了後面,不但沒辦法脫離水晶的能量,甚至整個人開始病態的消瘦!

「校方已經在調查了,就算我不去說,遲早也會有其他人說的。」

「看來是溝通無用了?」握著水晶,對方的表情陰沉起來,手中,攻擊法術在成形,「真可惜,本來你是個人才呢。」

「我是不是人才還輪不到你這種貨色來說,而且,我並不記得你們有找我溝通過。」

「上!」帶頭的人大喝,手中的攻擊魔法噴射出去,而在這個同時另外兩人也衝上前去!!

砰!轟!

一時之間,爆炸的聲音跟防禦的波動不斷傳來,但是這些聲音似乎只侷限在他們這塊範圍內,這是……

「隔音結界?」捂著耳朵,沙耶躲在角落看著四周,雖然她不太懂剛剛聽到的那些水晶啦什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看起來,那個叫阿嚴的男生應該不是壞人才對,嗯,她要幫他!

因為正義超人是站在好人這一邊的!

但是要怎麼幫呢?

沙耶有些緊張的看著噴水池那邊的狀況,哇啊……那個叫阿嚴的男孩子好厲害啊,一打三還有辦法反擊耶!可是再這樣下去,阿嚴遲早會輸掉的,她要想想辦法才行。

有了!把結界破壞掉吧!這樣最簡單了!

可是這個結界給她的感覺很堅固,不是光靠她一個人隨手就能破壞的,真是奇怪了,他們看起來也只是普通的學生,為什麼有辦法架出這種程度的結界啊?

沙耶困惑的看了看四周,然後很快的,她發現了週遭懸浮著一些閃亮的東西,這是……「水晶?」這幾個男生剛剛也有提到水晶,從那些對話聽來,難道這個是可以增幅魔法的道具?

好!既然如此,她就把水晶打破,再動一點手腳讓結界失效,結界一失效外頭的人就會發現,這樣壞人就會得到處罰了!嘿!好方法,就這麼辦!

她喜孜孜的想著,然後小心翼翼的召喚出一個火矢,瞄準,發射──

──鏘啷!

水晶破碎的聲音傳來,但在這個同時,沙耶的存在就這樣被對方發現了!

「誰在那裡!」帶頭的人憤怒的說,手中握著的水晶迅速丟了出去,很快地補上剛剛沙耶破壞掉的那顆水晶的位置,「給我滾出來!」

哦喔……

事情好像變得更大條了……

嗚、她只是想當正義超人啊!

 

人生是由許多巧合所組成

但是 為什麼她的巧合 都是比較倒楣的那種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