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園 壹.雙生玉】-第四章 隱藏的危機

 

**********

堅定信念 勇往直前

那麼總有一天 願望就會達成

至少 我是這麼相信著的

**************

七天的時間聽起來很長,其實轉瞬即逝,九月一日開學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在開學典禮的這天,羽柔她們領到了制服、課程表、行事曆跟大部分的課程大綱,分班跟宿舍的依據都是根據報到的前後順序來決定的,所以羽柔跟梅都是一年C班的學生。

不過,雖說是C班,但她們並沒有所謂的C班教室,而是需要跑堂的,畢竟很多課程都需要專門的教室進行教學,在這種情況下,跑堂還是比較方便的。

「哇啊……」拿著課表跟課程大綱,羽柔一整個頭大,「怎麼這麼多課啊,還好多沒見過的項目……」她看著課程,飛行學(初階)、五行法陣概論、製符學、基礎符法應用、實戰訓練課……天啊,這些還只是必修課目,還有選修!

頭昏了。

「嗯……有些看起來很難的樣子……」紅鸞也皺著眉頭,看著手上的課表,除了一些共同科目之外,她還有特別的靈獸歷史跟靈氣學等等只有靈獸才有的課程,「羽柔,我們要加油了。」

「哎呀~這些妳們之前都沒接觸過嗎?」聽到兩人的煩惱,梅故作驚訝的道,「這些可都是基本呀~」

基本?哪裡基本啊?

「梅,妳該不會有家教什麼的,其實都已經在家裡先偷學過了吧?」領在前頭走回宿舍大樓,羽柔掏出卡片鑰匙,「真是太奸詐了。」

「什麼奸詐,這叫做預習好嗎?呵呵~」拿出扇子掩面竊笑,梅兀自得意著,「不跟妳們說了,我要來研究選修課程,明天就要開始上課了呢,要先研究一下才好做選擇,妳們都會選課吧?」

傻笑,羽柔跟紅鸞堅定的搖搖頭。

「……」笑容僵住,梅瞪大雙眼,「之前測驗的時候不是有發一個入學證明?那個就是學生證啊,必修課會自動加入不必選,選修課就要帶著學生證去教室外的課程牌上做選課動作,退選也是一樣,妳們不知道嗎?」

「現在知道啦~」燦爛的笑道,羽柔來到宿舍的傳送黑牆前,深深覺得梅簡直就是移動式活字典,有什麼問題找她就沒問題,「走吧走吧,我們回房間一起研究選修~」

進傳門,她們很快回到房間開始研究起各式各樣的選修,羽柔在看到紅鸞的課表時,還不平的喊了下,「哇,紅鸞妳的課表怎麼比我輕鬆啊?啊!飛仙你也是!」

「拜託,他們是靈獸啊,靈獸天生就會飛了,哪還要什麼修什麼飛行學啊?而且妳看過靈獸使符的嗎?他們當然也不用修什麼符法應用啊,」梅振振有詞的說,摸了摸自己的風狐飛仙,「雖然有部分課程是分開的,可共同科目還是會一起上課啦,妳少在那裡假抱怨了,幾堂課沒看到紅鸞又不會死。」

一語道破羽柔的心思,唔,她的確是不習慣紅鸞不在自己身邊,可是,「梅妳還真知道我在想什麼啊……」也不過才相處快一個禮拜而已,梅就已經把她摸透了嗎?

「呵呵~看清人家心思可是我的專長之一,」不知從哪摸出扇子,梅用扇子輕輕點了點羽柔的額頭,「老實說,妳這人太好猜啦~想什麼根本就寫在臉上。」

「啊哈哈……」撫著自己被點的額頭,羽柔乾笑了下,然後看到隔壁的紅鸞用筆把其中幾堂課圈選了起來,她湊了過去窺探,「嗯?家政-烹飪?紅鸞妳不需要了吧?家政還有很多其他選項不是?」

「這個……是我的小小興趣,嘿嘿……」露出可愛的笑容,紅鸞當初在看到這堂課的時候就決定去修了,她喜歡烹飪嘛,「說不定可以學到新的菜色。」

「嗚,妳別修這種我一定不會去修的課嘛……」頹然倒地,羽柔的心中偷偷流著淚。

「拜託,妳獨立點好不好~」梅毫不留情的挖苦著,然後一臉八卦的湊近兩人,「欸,妳們知不知道有個天才轉到我們學校來了?」

天才?

聽到這個字眼,羽柔的心下意識地震了震,姐姐在過去也是這麼被人稱呼的,莫非……「跟我們一樣年紀嗎?」

「對啊,看上去跟我們差不多大,妳怎麼知道?」

「叫什麼名字?啊不,是男的女的?」有些緊張的問,羽柔的表現讓梅有點驚訝。

「名字我是不知道,可聽說是男的,妳幹麻那麼激動啊?」

「噢……沒什麼啦……是男的啊……」有點失望的說,她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垮了下來,「我還以為會是我認識的某個人呢……原來不是啊……」

「羽柔……」伸手拍拍羽柔的肩膀,紅鸞報以微笑,像是要她別太在意。

「唉呀,隨便啦,不過跟妳們說啊~這個天才可是在轉學考上,一口氣跳級到三年級的人!超厲害的吧?」

一口氣跳到三年級?

「而且身邊還沒有跟靈獸,好像是因為體質關係不能召喚靈獸的樣子,不然說不定可以跳到更高年級呢~」

「沒有靈獸啊,那跟我一樣嘛,」羽柔不以為然的說,嘟了嘟嘴,「不過,我有紅鸞在~嘿嘿~我贏了~」

「拜託,這差很多好不好,對了,妳為什麼沒有靈獸啊?」

「我有紅鸞就夠啦~」拉過紅鸞,羽柔一把將她抱滿懷。

「那你姐姐回來怎麼辦?」合理的問題。

「這個嘛~」眼睛一轉,羽柔舉起了自己的右手,「到時候我還有百里啊~」

「百里?」一愣,梅不解的問:「那是什麼?」

「鏘鏘!」手腕一轉,羽柔亮出了自己右手的日輪,「就是它,是從小陪我到大的好夥伴喔~」她說,而鑲在輪上的勾玉閃動著。

「這個是……!」感受到那輪上勾玉的氣息,梅的眼色連變,不過很快就平靜下來,「我說羽柔,妳的武器上怎麼會有玉啊?」

「不知道耶,拿到的時候就有了,」將百里舉到自己眼前,羽柔思考了一下,轉頭問紅鸞:「紅鸞,妳知道這上面為什麼會有玉嗎?」

「不知道,」搖頭,紅鸞想了一下,「啊,不過我知道藝身上也有一塊很像的玉,只是顏色不太一樣。」

「藝?」誰啊?

「噢,藝是我姐姐啦,」將百里收回去,羽柔有點落寞的說,「唉,姐姐能早點回來就好了,我好多事想問她呢。」

「是姐姐啊……妳姐姐身上那塊玉是不是黑色的啊?」

「咦?妳怎麼知道?」聞言,紅鸞一把抓住梅,「妳見過藝嗎?在哪裡?」

「沒、沒有啦,我只是猜的,我沒見過她……」

「是嗎……沒見過啊……」聽到否定的答案,紅鸞整個洩了氣。

「喂喂喂,妳們兩怎麼回事啊?一前一後的在喪氣,振作點行不行?」雙手叉腰,梅中氣十足的說,「那個藝又不是不會回來了,妳們兩個現在這什麼樣子啊?如果被妳們那個藝看到也會不開心的!」

「也對,姐姐又不是不會回來……」聽到這句話,羽柔笑開了,「謝謝妳喔,梅。」

「三八啦,有什麼好謝的,我可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好話喔~」閃開某人正要撲過來的大大擁抱,梅爬上自己的床鋪,「我要先休息一下~晚上再來決定選修課,妳們就先研究吧,對了,羽柔。」

「嗯?」

「妳那個百里,最好把它的光芒遮一遮,這樣太顯眼啦!」

「會嗎?」

「當然會啊,妳武器一招出來,器靈的氣息就散的到處都是,妳是怕別人不知道自己的武器有多好啊?有個詞叫做『藏拙』,光芒是需要內斂的,明不明白呀?」

「噢,好啦,我跟百里溝通下~」

「這還差不多,好啦,我要睡了,妳們慢慢研究吧~」說完,梅就翻身躺下,而此時,風狐飛仙也跟著跳了上來,以心靈交流跟她傳遞低語。

『梅,那塊玉該不會是……』

『我知道啦,很有可能,是你我所想的那個沒錯。』

『要回報給家主嗎?』

『拜託,告訴他幹麻?』對這個提議嗤之以鼻,梅拉高薄被把自己包的緊緊的,『就算回報了也沒用,那玉已經認主了,雖然憑現在的羽柔還沒辦法完全駕馭它,但這只是遲早的事情。』強搶這種事情她爹那個正人君子才做不出來咧……但她娘可就不一定了……

『那另一塊玉……?』

『什麼都別說,也往別上報,飛仙,』梅難得認真的說,『那對玉,她們的姓氏,紅鸞,這三個湊在一起,你應該知道代表著什麼才對,她們的後台也不一般啊。』

『白家是吧。』

『嗯,是最好與之為友而不可為敵的一家,如果你真的要回去報告的話,麻煩連同她們是白家人這點也一起報上,我相信家族不會想樹立這個敵人的,應該啦……只要不讓我媽知道的話……』

聞言,飛仙點點頭,『家主母那裡的不確定性是很高,不過,我想家主一定會懂得,貪心只會招致毀滅。』

『哼哼~怎麼我剛剛看你對那玉垂涎的很啊?』梅打趣道,然後繼續說:『對了,如果你要回去,順便幫我查一下羽柔的姐姐,既然持有另一塊玉,我才不信她姐姐是單純出遠門。』

『喜歡有靈性的玉是靈獸的天性,可怪不得我,』飛仙皺皺鼻子,替自己抱屈,『妳說的我會幫妳查,至於玉……我看我就別多事,家主最近聽說好像很忙的樣子,身為小小守護靈獸,實在不應該打擾他啊~』

聽說、好像、的樣子……

『飛仙……』

『怎?』

『你變滑頭了。』

『多謝誇獎,跟妳學的。』

『去你的!滾回你的床啦!』梅說,賞了飛仙一記迷你小風彈,而後只見一隻狐貍以完美的拋物線飛了出去,準確無比的落到另一張床上。

啊,梅對風的控制又更上一層樓了,飛仙我好感動啊~

狐貍成大字躺在被子上,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後,偷偷窺視還在下頭研究選修課的兩人。

白家,符法、占卜大家。

太極玉,一對成雙的勾玉,沒有人知道玉從哪裡來,只曉得勾玉裡頭封印著古老的靈魂,相傳這靈魂本是一體,不知為何被一分為二的分別封在兩塊玉裡,而這兩塊有靈魂寄宿的玉,因為具有鑲嵌依附的特性,可以成為任何武器的器靈,長久以來都不斷的被爭奪著。

在被爭奪的歷史中,這兩塊玉不停地在各種武器上頭流轉著,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人這麼說了:「如果將玉裡的靈魂重新合一,那麼就可以得到古老靈魂擁有的知識。」

說的人留下這句話跟一本書,然後消失了,書上的內容則替魔法界帶來了可觀的衝擊,整個魔法界在那本書之後前進了一大步。

『嘖嘖,當初那個留書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呢?明知道這舉動只會掀起風波而已,』風狐在內心自言自語著,『說完之後就鬧消失,然後那對玉也跟著不見了,一路不見到現在居然出現在我們面前……雖然還不能完全確定,可有沒有這麼剛好啊?』

如果她武器上的勾玉真的是太極玉,那可是天大的麻煩哩……怪不得梅要叫她把氣息隱蔽了,嘖嘖,梅也開始會做好事了嘛,平常都只會惡作劇的……

『飛仙,』突然,梅的聲音自腦海傳了過來,『你剛剛在說我壞話對不對?』

嚇!『妳不是睡了?』

『我夢到你在罵我啦!可惡!看枕頭!』梅在心裡大喊著,然後一發定身咒過去緊接著一個被上了加速法術的枕頭飛快地往狐狸頭上狠狠砸過去──

──碰咚!

正中目標!飛仙結實的被打中了!飛仙暈過去了!飛仙戰鬥不能!

「嗯?」正在書桌前研究選修的紅鸞突然抬起頭,「羽柔,妳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啥聲音?沒有啊?」忙著跟百里交流,羽柔壓根沒注意到什麼聲響,「我說紅鸞,妳覺得這個氣息收斂要怎麼解釋比較好?幫我跟百里說一下吧?我怎麼說百里都不明白。」

「我看看喔……」紅鸞湊了上去,開始跟羽柔研究起『如何教導百里收斂氣息』這個議題。

可研究好半晌,都沒半點成果出來。

「啊啊~討厭啦!紅鸞,我們先看選修課目好了,搞定選修之後再來弄這個吧!」

「嗯,也好,先把能做的事情做一做吧。」

「喔!好!選修課啊~讓我來好好研究你!」

語畢,兩個小腦袋開始湊在一起看起選修課程來,這一看,就是好久好久……

 

→布萊恩勒魔法學園‧三年級宿舍大樓←

「嘿嘿!一趟搞定!」沙耶扛著一個大大的紙箱,滿意的站在三年級宿舍前嘆了嘆,「呼呼,順利升級真是太好了,你說是不是呀小白?」轉頭看向背上綁了一堆行李的老虎,霧島沙耶臉上滿是陽光燦爛。

是的,在經過一些補考措施之後,霧島沙耶總算是在開學這天很驚險的升上三年級了,也因此,她是在最後一刻才得到搬進三年級宿舍的許可。

『隨便啦,快點上去行不行?妳這堆行李很重耶……』老虎抱怨道,走到宿舍右手邊的傳送門,『我們幾樓?』

「呃,我記得是……」將箱子放下,沙耶掏出口袋中的兩張鑰匙,「噢,是七樓!吶,這張給你~」隨手把一張卡片鑰匙放在老虎頭上,沙耶把箱子重新拿起來抬手就拍下傳送門。

咻的一聲,沙耶傳走了。

老虎只能無奈的嘆氣,甩甩頭將卡片甩下,虎目一看,N三七一五?『十五號房啊?』意念一動,微風起,將卡片吹貼在牆面上,虎掌一拍,老虎跟牠背上的大批行李也咻的一聲傳了上去,才剛到七樓,老虎就發現沙耶垮著臉站在房門前。

『怎麼不進去?』踱步到她身旁,老虎利用剛剛的手法將門打開,進門,然後立刻把身上的行李全部卸下!

呼、輕鬆多了。

而這時,沙耶還癟著嘴瞪著房前的名牌。

『妳在幹麻啊?還不快進來?好多行李等著妳整理呢!』

「嗚、小白你看啦!這間房間只有我一個人住耶!怎麼會這樣啦!」難過的喊著,沙耶放下手上的箱子,用力指著門前那孤零零的名牌,「房間這麼大,這樣住起來多寂寞啊?我不要啦!」

『拜託,誰叫妳是最後一個確定升級的,會被學校排到最後一間、沒人跟妳搭檔住也是沒辦法的事呀!』不以為然,老虎開始用爪子拆箱,『房間大也沒什麼不好,妳的東西又雜又多,多點位置放說不定會整齊點,好了啦,快來整理,等下還要去申請寢具呢!』

「討厭,這樣人家沒心情整理了啦……」哭喪著臉將箱子裡的書放上書架,才收沒兩下,沙耶就停手了,苦哈哈的看著老虎,「小白~~」

『幹麻?』擺那個臉,有所求?『先說,這種住宿問題我也解決不了,妳死心吧。』

「嗚嗚……不是啦,你可不可以幫我一起整理啊?我一個人要用很久耶……」平常都可以請室友幫忙順便建立宿舍感情的,現在只剩她一個人,這是要弄到什麼時候啊?

『我只有爪子。』抬起虎掌,老虎打著哈欠說。

「你可以變人啊!」期待的眨著大眼,沙耶一臉閃亮的看過去。

『不幹。』駁回。

呃!「為什麼?兩個人比一個人用要快很多耶!」

『沒什麼為什麼,我不喜歡就是了,這是私人問題,』老虎說,開始用風拖起書本將一本本書籍上架,『我只幫你弄書跟雜物,衣服妳自己搞定。』

「耶!小白你最好了~」語尾帶上愛心符號,沙耶一把抱住老虎的脖子在上頭蹭啊蹭的。

『哇啊!少噁心了,快點收拾啦!』

「沒問題!」沙耶大大的笑著,然後開始整理起自己的衣服,一人一虎忙碌了大半天,而當行李收拾的七七八八的時候,時間也不早了。

「哇啊!糟糕,要先去領寢具,不然晚上會沒枕頭跟被子的!」管理室也是有申請時間限制的,要是太晚錯過就只能等明天了,「快快快,小白我們先下去吧?」

『嗯。』點頭,老虎相當同意沙耶的決定,因為如果今晚她沒拿到枕頭跟被子,那麼自己就得當她的枕頭跟被子了。

跟在沙耶後頭進傳門,老虎傳到一樓就看到沙耶一邊回頭催促牠一邊直直往前跑,完全沒注意到前面有人,就這樣直直衝了過去!

『哇啊!沙耶!看前面,前面啊!』見狀,老虎立刻出言提醒,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前面?「什麼前──呀啊!」

砰!

又是一次撞擊,伴隨著重物落地的聲音,跟幾聲悶哼。

「啊啊…痛痛痛……」她怎麼老是撞到人嘛?沙耶揉了揉自己的頭,這才看清自己眼前的情形,只見幾個箱子散落在地,有些文具還從箱子裡掉了出來,然後是一個男生跌坐在地上,「啊啊,抱歉抱歉,我沒有看前面,對不起,把你的東西都撞掉了。」

慌張的幫忙收拾地上的東西,沙耶不只一次的哀嘆自己的笨手笨腳。

「沒關係,是我自己貪心拿太多箱子,擋住了視線,這才沒看到妳跑過來。」那人爬了起來,接過沙耶手上撿的東西收進箱子裡,溫和的笑著,「謝謝。」

「不、不客氣……」哇塞,這人笑起來真好看啊,是帥哥呢,沙耶傻笑的看著對方,沒注意到老虎此刻正在她身後,有些戒備的盯著那個人。

「我是今天剛轉進來的學生,以後可能會一起上課,還請多多指教。」他說,禮貌性的伸出手,而當沙耶正要跟他握手的時候,突然,一個身影閃現出來,擋在她前面搶先跟他的手交握。

「請多指教,我是玄青。」閃現出來的人說,高大的身形將沙耶護在身後,瞳孔縮成一直線,帶著黑色挑染的雪白長髮散飛著。

「小、小白?」目瞪口呆的看著擋在自己前面的背影,沙耶錯愕了,她第一次看到老虎主動化成人形,怪了,牠剛剛不是才說不喜歡嗎?怎麼現在突然……「你幹麻啊?」

「跟人打招呼啊,看不出來嗎?」他說,一雙眼直直盯著眼前的男人,不敢放鬆,而從兩人接觸開始,暗地裡的對話就展開了。

『你是誰?』

『別那麼戒備,我並沒有惡意,』那人嘆了嘆,手有點發疼,『麻煩你力道小點,我等下還要搬行李呢。』

『你來學園幹什麼?』玄青皺眉,『學生?你不是人吧?』

『這話真傷人,我好歹一半是啊,』那人苦笑,有些欽佩的看著玄青,『活這麼長時間了,這還是第一次遇到能一眼就看穿我的靈獸,你真了不起。』

『誇獎就不必了,我不管你要幹麻,別接近她,她麻煩已經夠多了。』

『這我不敢保證,畢竟課表不是你我能決定的,不是嗎?』微笑,那人有些無奈的說,『放心,我來這是為了其他的事情,你用不著緊張,跟你主人沒關係的。』

『……』玄青一雙利眸看進他眼底,確定他說的話是真的後才放開手,有些不自在的道:『你也很辛苦,不過我有保護她的義務,所以……總之,剛剛的舉動,冒犯了。』

『不,沒什麼,』收回手,那人保持著微笑,『這只代表你是相當盡責的靈獸而已。』

這些對話都只發生在他們握手、放開的這一瞬間。

「那麼,我先把行李搬上去,課堂上有機會再見了。」那人說,然後將箱子疊好重新搬起,回身走向傳送門。

「噢,課堂上再見囉~對了!」突然,霧島沙耶從玄青身後探出頭,無視於老虎的阻止,「我是霧島沙耶,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那人轉過頭,對著沙耶跟玄青一笑,「我叫破軍。」他說,然後消失在傳門前。

 

話說,在羽柔跟紅鸞兩人在研究完所有選修課程之後,兩人開始全力嘗試跟百里交流。

「不行,這種說法他也不懂,」羽柔苦惱的說,抓了抓頭,「傷腦筋,我最不會描述這種抽象的東西了,怎麼弄才好啊……」

「要不等等問問梅吧?」紅鸞如此建議,「說不定梅會知道怎麼弄呢!」

「對啊,可以問她!」眼睛一亮,羽柔想到就做,立刻跑到梅的位置踩著梯子爬上她床沿,伸手就要去把人搖醒,紅鸞連忙拉住她。

「哇啊!羽柔!」扯住羽柔的袖子,紅鸞小聲的驚呼,「別這樣,梅在睡覺呢!這樣太沒禮貌啦!」

「嗯嗯~~可是人家很困擾啊,要不,反正現在也晚了,就當作叫她起來吃晚餐嘛!」同樣小聲回應,羽柔鼓起腮幫子說,緊接著就伸手去搖梅,「梅?梅~吃飯了吃飯了,起來吃晚餐囉~快起床!」

「哼嗯……」有些不太情願的睜眼,梅睡眼惺忪的撐起上身,「晚餐?」呢喃著,梅似乎還不是很清醒,「現在什麼時候了……這麼快吃晚餐啊……」

「不早啦~五點半啦~」一臉期待的看著梅,羽柔催促著,「快點快點,我們去食堂,還有啊,梅,妳可不可以教我怎麼讓百里氣息藏起來啊?」

「啊?」聽到這話,梅醒了,「不是吧?妳們兩弄了這麼久還沒搞定?」

「因為怎麼解釋百里都不懂嘛。」羽柔說,而紅鸞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暈,「真是的,妳這個主人會不會太兩光啊,」頭大的揉揉太陽穴,梅推了推羽柔,「好啦,妳先下去,妳擋在這我怎麼下去啊?」

「噢。」爬下小梯,羽柔看著梅跟著下來,「快點快點,教教我吧?」

「唉,聽好了,其實這很簡單的,」下床,梅一邊梳理自己的頭髮一邊說,「兩種方法,一種是從外部施加封印,一種是從內部隱蔽,妳們要哪種?」

「有什麼差嗎?」歪頭,羽柔的直線思考腦袋無法分辨這兩種的區別。

「差很多好不好,一種治標一種治本啊!」梅有點無力,「我看我還是直接教百里好了,把封印方法教給妳們怎麼想怎麼不保險,哪天封印掉了妳們都不知道,好啦,百里借我下。」

「嘿嘿,拜託了。」將日輪召喚出來,羽柔毫無戒心的遞了過去,然後跟紅鸞興致勃勃的看著梅,不知道她會怎麼弄,真好奇。

於是,梅在哀嘆交友不慎的同時,開始嘗試跟百里交流起來,因為有羽柔在一旁,所以交流不會受到阻擋,沒兩下,百里的氣息就突然消失了,日輪變的跟個普通武器沒兩樣。

「搞定!」將日輪遞回去,梅自己心裡也鬆了口氣,這種搶手的大麻煩,能藏就盡量藏,嘿,自己這樣算不算功德一件啊?

而看到梅三兩下就完成了她們弄半天的東西,羽柔跟紅鸞都用配服不已的閃亮眼神看著她,「梅~妳好厲害喔~謝謝妳~」

「好說好說,請我吃晚餐就好~」趁機敲竹槓,梅呵呵笑道。

「沒問題!走吧,我們去食堂!」拉著紅鸞,羽柔說,然後三人一起朝學生食堂邁進。

 

→學生食堂←

為了方便學生的吃飯問題,布萊恩勒學園理所當然有學生餐廳的設置,當然,妳也可以選擇自己煮或者是外食,食堂的存在只是提供給學生另一個選擇。

食堂裡,霧島沙耶端著餐盤,盤子上擺著她剛剛點的味增拉麵,隨意的找個位置坐下後,她拿起筷子就開始大快朵頤。

「小白,你剛剛為什麼要擋在我前面啊?」一邊吃麵,沙耶不解的望著坐在自己身邊的老虎,「還有,你幹麻那麼快就變回去嘛,我都還沒看到你的臉呢!」真是太不平衡了,她一次都沒瞧過的老虎的長相,居然是被那個破軍同學完整的看了去。

『我的臉又沒什麼好看的,好奇啥?』搔搔耳後,老虎甩了甩頭,『那個人啊,妳別太接近他,會有麻煩的。』

麻煩?「你怎麼知道?」停下筷子,沙耶疑惑的看著老虎,「我看他很正常啊,人長的好看又有禮貌,這年頭這樣的男生很少了呢~」

『總之那個人啊,能不接近就不要接近,他來學園的動機不單純啦!』嘟嚷著說,老虎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而且隨便戳破別人的秘密是很不道德的,牠才不幹這種事咧!

「你說不要接近,可我剛剛看分班表,他跟我同班耶……」因為都是報到末班車的關係,她這個最後一個確定升級的,理所當然的跟這個轉學生同班了,「同班怎麼可能不接近啊,小白你太強人所難囉~」

什麼?『同班!?』怎麼那麼巧?

「對啊,因為我們都是末班車的好夥伴嘛~嘿嘿~」

『拜託,這沒什麼得意的好嗎?』有些頭疼的想,唉,只好祈禱那個人要做的事情不會波即到沙耶了,不過,那人混進學園到底想幹什麼?老虎暗自思忖著,牠第一眼看到破軍,就覺得不太對勁,因為牠感覺到那人有著莫名的親切感。

親切?對靈獸來說,會覺得有親切感的除了擁有成為自己主人資質的人之外,就是同樣身為靈獸的同類了,但是牠早就有主人了(雖然這主人很不怎麼樣),不應該會對其他人產生這種親切感,於是,牠立刻凝神去看透這個人。

結果不出所料,這個人,很不普通,不管是他的本質還是什麼,而且純粹以實力來看,他根本沒有進學園的必要,一個能力早就畢業的人特地跑到學校來是為了什麼?一定是別有目的,別說什麼想要重溫校園生活這種鬼話,這種話連沙耶都不會信的(應該啦……)。

而就在老虎努力思索著對方到底持有什麼目的的時候,沙耶的眼角餘光捕捉到一個人影,立刻開心的對那個人揮手。

「破軍同學!這裡這裡,這裡有空位喔!」看到破軍拿著餐盤在找位置坐,沙耶想也不想的就招呼人過來,完全忘了老虎之前對她的叮嚀,而聽到沙耶這聲招呼,老虎差點沒一頭栽到地上去。

我咧,有沒有搞錯?『妳有問題啊?我不是才跟妳說別接近他嗎?』大庭廣眾下老虎不想張揚,只能低吼著卯起來用頭撞沙耶。

「可是晚餐時間人越來越多了,我怕他找不到位置嘛……」把老虎的頭推開,沙耶嘟著嘴,「我覺得破軍同學是好人啊,不會有事的啦~啊!這裡這裡,過來一起坐吧?」

看到沙耶熱情的招呼,然後再看到一旁的老虎齜牙咧嘴的刨地磨爪洩憤,破軍苦笑,但是他覺得如果自己不過去的話,那個叫沙耶的女孩子一定會一直叫他直到他找到座位為止,為了避免這種更尷尬的情況發生,破軍決定還是過去坐比較好。

「妳好,又見面了,」端著餐盤坐下,破軍說,然後看向一臉不爽的老虎,「晚上好啊,玄青,真是意外啊。」一切都是意外,這可不是我自願的。

知道啦,只能怪這傢伙太笨,不甘你的事。老虎翻了翻白眼,鼻子大力噴氣。

「破軍同學,你吃咖哩啊?」

「嗯,是啊,因為這個最快,我想快點回宿舍整理東西。」他說,接著就看到老虎拋來一個疑問的眼神。

你也需要吃東西啊?

喂喂,我好歹一半是人啊,破軍再次苦笑,「對了沙耶同學,我們好像同班呢。」同班是不可抗力,玄青,你別一直瞪著我呀。

「對啊,我們同班呢~」沙耶快樂的回答,完全沒有發現老虎的緊張跟無奈,「以後就會常常一起上課了,呵呵,我功課上很笨的,說不定要請你多教我~到時候還請多指教嚕~」她說,繼續毫無所覺的吃麵,沒注意到老虎此時已經接近放空狀態了。

『玄青,你的主人很可愛。』吃著咖哩,破軍說。

『得了吧,簡單來說就只是笨蛋而已,』嘆息,老虎已經放棄諸如要避開破軍等等的想法了,既然避無可避,就乾脆別避了,『老實說,你到底是來幹麻的?』

『呵呵,這是秘密呢~』

『嗯,我也沒指望你會說。』打了個哈欠,老虎看著依舊快樂吃麵的沙耶,『我不會特別去阻擾你,只要你要做的事不威脅到她就行。』

『這個,我只能說我盡量,畢竟世事難料不是?』破軍回答,他不是個會輕易許諾的人,因為他的原則向來是說到做到。

而就在老虎跟破軍私下交談的時候,沙耶的偵察天線又發現了兩個熟人,當下,她很理所當然的又揮手招呼了。

「啊!羽柔、紅鸞?」驚喜的看到這兩個學妹,雖然當初跟她們撞成一團自己還扣了五分叉點留級,但是沙耶還是很高興自己可以當她們的學姊,「這邊這邊,這裡有位置喔~」她說,用力揮著手,沒有注意到破軍的眼底閃過一絲光芒。

捕捉到那絲光芒,老虎低頭輕嘆,牠知道,沙耶很有可能已經惹到一個大麻煩了……

 

堅定信念 勇往直前

那麼總有一天 願望就會達成

這句話應該是正確的沒錯

可我跟了她這麼久 怎麼就沒看這話實現過啊?

我的願望明明就不難 不過就是希望她別惹麻煩罷了……

—————-試閱到此,更多精采內容請看小說^o^—————-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