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園 壹.雙生玉】-第三章 全校住宿規定

**********
人生處處有隨機 隨機處處是人生
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是什麼
***************


『妳這個笨蛋!』宿舍內,虎嘯聲怒吼著,『我只不過離開一下子你就捅出這麼個簍子來!妳到底想不想升級啊?』
低著頭,被老虎的咆嘯罵的毫無反駁能力,霧島沙耶乖乖正坐在老虎面前,強烈的覺得她這個主人一點威嚴都沒有,嗚,她就是笨嘛……可是、可是……
「可是,至少人家避過零分危機了嘛……」嚅囁的說,沙耶低頭小小聲的說,一般來說,被候補生發現自己存在的學生,當期暑假作業是要以零分計算的,可也有例外情形,那就是當學生推薦了候補考生之後,就可以在考生面前現身並且帶領她們前往學園。
跟零分比起來,她當時自然是選擇自扣五分推薦下去。
而這小小聲的回應,理所當然被聽力敏銳無比的老虎聽到了,當下,又是一發怒吼咆嘯彈火力十足的開轟,若不是宿舍的隔音優良,也許整棟宿舍都聽得到這怒吼。
(貼心小附註:因為學生三不五時就會在作業上發生爆炸等等問題,因此布萊恩勒學園的宿舍不但堅固無比,隔音功能也優良到直逼國際最高等級,為了學生的福利,學園總是很樂意花大成本的。)
至於因為某人耍笨而意外得到推薦的白羽柔跟紅鸞,此時正站在一年級新生宿舍前,她們剛剛辦完報到手續,現在正式成為布萊恩勒的一年級生,而根據學園規定,所有學生都必須住宿,因此,她們在報到完畢、經過一連串的手續後,立刻拿到了屬於她們的房間卡片鑰匙。
(一連串的手續真的就是一連串,很複雜,包括把入學證明的爆炸功能解除等等,雜項繁瑣不及備載,因此在此略過。)
「說是鑰匙,可我怎麼看這都很普通啊……」拿著這個所謂的鑰匙,白羽柔看著他翻來翻去的研究,那是張卡片沒錯,卡片上頭有一個圓形,圓形裡畫著五角星,除此之外就沒什麼特別了,「這玩意真的能開門?」
「既然是學校發的,我想應該沒問題,」紅鸞說,仔細的看著手中的宿舍手冊,「羽柔,上頭寫說我們可以去領各式寢具,連盥洗用具都有得拿耶!」太好了,她還在想自己沒有帶到住宿用品,正在發愁呢。
「咦?這麼好啊?」有點傻眼的說,羽柔走在前頭,一邊看著卡片上的編號一邊尋找著,「嗯,N一四零四,N一四零四……」停下腳步,她困惑的轉頭問道:「紅鸞,妳知不知道這N一四零四代表什麼啊?」
「嗯,我看看喔……」翻著手冊,紅鸞查找了下,「有了有了,N是南邊,代表女宿舍,第一個數字表示年級,第二個數字表示樓層,剩下的兩個數字是房號!」
所以她們是南棟四樓的四號房。
「真是個令人高興不太起來的數字啊,」白羽柔乾笑了下,雖然她個人是不太忌諱這個,不過這數字實在是跟幸運扯不上邊,這麼想著,她舉步踏進宿舍大門,緊接著一呆,「啊咧?」左看看,右看看,嗯?「怎麼沒有樓梯啊?」
「咦?真的耶,沒有樓梯呢,看起來也沒有電梯的樣子。」
我咧,「那這樣怎麼上樓啊?」
「兩位是新生吧?」突然,一個聲音從她們身後冒出來。
「呃,是的,」嚇一跳,羽柔轉身看向後面,「請問一下,我們要去南棟四樓,這裡的樓梯在哪裡啊?」
「樓梯?」聽到這個詞,那個人有些驚訝的挑挑眉,「我們這裡沒有那種東西喔~」
「沒有?」她還以為是藏在哪裡她沒發現,沒想到真的沒有啊?羽柔有些愣愣的想,「那要怎麼上樓啊?有電梯嗎?」
「電梯?也沒有喔~」那人燦爛的笑著,「布萊恩勒魔法學園裡的所有建築物,都是沒有樓梯跟電梯的唷~」
啊?
「那要怎麼上去?用飛的嗎?」紅鸞提出了合理的疑惑,開始思考著以後自己得化成原形載著羽柔去房間的可能性。
「不不不,」伸出食指左右搖動否定,那人看了看羽柔手中的卡片,然後走到右邊一面整個塗黑的牆壁前,「四樓對吧?男左女右,南棟女宿是右邊的牆,雙數樓層一率是黑色牆面,白色的是單數樓層,請進吧~」
啊?
羽柔跟紅鸞呆了一下,看著那人指的牆壁,「走牆壁?」
「嗯,妳們應該有拿到兩張卡片鑰匙才對,記得要各拿一張,我們都是要有鑰匙才能通過傳送門的喔~」
「咦?我還以為另外一個是備用的……」訥訥的說,羽柔拿出口袋裡的另外一張卡片鑰匙交給紅鸞,「居然是用傳送門啊……」她長這麼大,還沒用過傳送法術呢。
「呵呵,很驚訝嗎?啊,我是負責一年級宿舍的管理員,有任何問題,舉凡物品修理、器具申請、鑰匙報失等等都可以來找我,」她說,然後開始介紹起來,「每棟宿舍的一樓都配有學生交誼廳、自修室跟練習室,哪個地方是幹什麼的都有牌子寫的很清楚,再來就是我們管理員待的管理室~
「還有,每個樓層都附設了洗衣間跟烘衣房,還有茶水室等等,都是屬於公共設施,可以自行使用,如果想要購買生活用品或是消耗品的話,每棟年級宿舍外頭都有福利社,可以去那邊購買~好,還有問題嗎?」
一口氣說了一大串,管理員露出了專業無比的笑容,而聽的懵懵懂懂的兩人只能愣愣地搖頭,在驚訝設備齊全之餘,也感嘆著學校能想的如此周到。
「沒問題的話,就請進吧,歡迎來到布萊恩勒魔法學園~」
「啊、抱歉,應該還有一個問題……」走到黑牆前,白羽柔尷尬的拿起卡片鑰匙,「這個,要怎麼用啊?」
「噢,很簡單啊,把它往牆壁拍下去就是了!」
「拍下去?」紅鸞歪著頭,把卡片翻到背面又翻回來,「只要拍下去就可以了嗎?」
「對,拍下去就行了,」管理員微笑,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補充道,「第一次傳送完成之後,這個鑰匙就會跟妳綁定,傳送過後鑰匙就會自動出現在房門旁的卡片槽裡,同時呢,房門外頭的名牌上妳的那一欄就會亮起來,只要卡片不離開所屬的樓層,名牌就會一直亮著,這也是樓長點名的依據。」
點名?「住宿還要點名啊?」羽柔瞪大了眼,完全沒住過宿舍的她顯然不曉得什麼叫宿舍規章。
「當然要點名,妳還沒看宿舍手冊吧?要記得我們的門禁是十二點,十二點一過,樓長就會把傳送門關閉,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在十二點之前回宿舍,不然就得自己在外頭解決~本宿舍可是一概不負責的喔~」
欸?還有這回事啊?
羽柔摸了摸鼻子,「十二點之前回來就好了嘛,簡單~謝謝妳喔,管理員,把這個往牆壁拍就行了吧?」
「對,要從四樓下來也是一樣,拿著鑰匙拍四樓的傳送門就行了~」
「好~那我先來試試,紅鸞妳要跟上喔~」
「嗯。」笑著點頭,紅鸞看著躍躍欲試的羽柔,她也是第一次使用傳送門呢,好新鮮。
白羽柔雀躍的拿著卡片鑰匙,然後對著牆壁用力一拍──
──咻!
登時,一個圓形魔法陣瞬間在她腳下展開,緊接著她整個人立刻消失無蹤,看到這樣的情形,紅鸞贊嘆的驚呼。
「哇~好棒喔……」真是太方便了,紅鸞看了看手上的卡片鑰匙,再看看眼前的黑牆,「弄這個,一定花了不少時間吧?」
「嗯,不過為了學員的方便跟長久的實用性考量,本學園的學務處長在當初大刀闊斧地重新規劃了所有宿舍,這才有現在這麼便利的傳送系統可以使用,後來因為反應良好,學校的其他大樓也跟著跟進,不但節省不少空間,也解決了學生等待電梯或是為了趕上上課時間而產生飛行事故等等的問題~」
「哇喔,這麼聽起來,學務處長好了不起喔……」紅鸞雙眼放光,然後期待的站到黑牆前,「那我跟上去了,謝謝妳告訴我們這麼多,管理員。」
「不客氣~噢,對了,忘了提醒妳,我們的學務處長主張人生處處有隨機,是個相當熱愛隨機性的人,所以等下妳傳送過去後別太驚訝喔~」
驚訝?為什麼會驚訝呢?
紅鸞不懂,而當她將卡片鑰匙往黑牆拍去,整個人咻地一聲被傳走後,她懂了。
還真的是非常的隨機……
看著自己掉落的地點,紅鸞先是呆住,緊接著立刻滿臉通紅的奪門而出!
「哇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什麼都沒看到!」她掩著臉衝出門,理由無它,只因為她被傳送之後,居然是直接出現在浴室裡,而浴室裡頭,羽柔正好衣服脫到一半準備要沖澡……
嗚、她討厭這樣的隨機啦!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就在摸索著她們的房間跟整個四樓下度過了,為了節省空間,房間內的床都是採用上舖的方式架高,床下就是書桌、衣櫃、書架等等,總共有四張床,看起來是間四人房,她們看了一圈之後將行李先放在桌上,開始研究怎麼用卡片開門跟鎖門,這點很意外地花掉她們不少時間。
「羽柔,書上說從裡面可以直接出去,從外頭進來才需要用到鑰匙,」仔細看著手冊,紅鸞說道,然後抬頭看向正在對門比手畫腳的羽柔,「怎麼樣?可以嗎?」
「可以才怪,一點反應都沒有啊……」有些挫敗的說,羽柔煩惱的拿著卡片,她已經試很久了,這門就是一動也不動,簡直要把她氣死,「說是說直接出去,可到底是怎麼個出去法啊?難道要念什麼咒語嗎?」
「咒語!啊!後面好像有個日常咒語大全,我找找……」
「日常咒語大全?」那手冊上還真是寫了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啊,「總不會是對著卡片喊芝麻開門吧?」
咿──呀……
這是門打開的聲音。
「……紅鸞?」心情頗為複雜的瞪著眼前打開的門,白羽柔很不願意相信她剛剛唸出來的是正確的開門咒語,「那個日常咒語大全上,開門那項寫了什麼?」
紅鸞沒有說話,只是默默走上前把書翻到日常咒語大全那一頁,然後指著開門那欄,只見那欄大大的寫著四個字。
『芝麻開門』。
……
………
無言了。
兩人面面相覷,之後決定不理會這個看起來像在搞笑的開門咒,去進行她們的四樓探險比較實際,於是,兩人研究了下怎麼鎖門之後,就開始在四樓閑晃了,而當兩人心滿意足的晃了一圈,把整個四樓摸透之後回到房間時,赫然發現房裡多了個人。
「唷喔,妳們回來啦?」那人悠哉的坐在左邊靠窗的位置上,身穿一身紅色的中式服裝,寬大的袖子給人感覺很古代,肩上還站著一隻小狐狸,「我說啊,妳們倆也出去晃太久了吧?我在這等的發慌呢!」
啊?
兩人楞楞的看著對方,然後見她起身走了過來,嗯,是個相當嬌小的女孩子,大約矮了羽柔一個頭。
「我叫梅,從今以後就跟妳們是室友了,這是我的夥伴,風狐『飛仙』,我們要睡左邊的位置,妳們倆就去右邊吧!」理所當然的態度,一時之間,羽柔覺得自己有點不太爽。
「欸,妳怎麼沒先問過我們啊?」
「誰讓妳們要出去亂晃,我衣服都已經放進衣櫥裡了~難道要我重新拿出來嗎?」還是一副理所當然貌,梅轉身回去自己位置上,開始吃起巧克力棒,「反正不過就是位置而已,我可是看妳們的行李放在另一邊才這樣決定的耶~」
「唔~~」鬥嘴向來不是羽柔的專長,她嘟了嘟嘴,轉身開始整理行李,既然是室友,那麼以後還得相處好一陣子,剛開始就鬧僵之後可就難過了,「我叫白羽柔,她是紅鸞。」
「紅鸞?」聽到這個稱呼,梅的眼睛一亮,跑到紅鸞面前拉起她的手興奮的東看西看,「妳是紅鸞?好棒啊,紅鸞可是火系靈獸中唯一性的存在,聽說一次只會有一隻呢,妳叫什麼名字啊?」
「呃……名字……」聽到這個問題,紅鸞的神色有些慌張,「名字,在主人那裡……現在,大家都叫我紅鸞……」
「啊?在主人那裡?」聞言,梅愣了下,轉頭看向羽柔,「妳沒給她取名字嗎?」
「紅鸞的主人不是我,是我姐姐,」將衣服拿出來裝進洗衣簍,羽柔說,「姐姐出了遠門,很長時間都不會回來,所以把紅鸞放在我這裡,就這樣~」
「噢,這樣啊,」聽著這樣的說詞,梅不疑有它,開心的拉著紅鸞,「呵呵,我第一次看見紅鸞呢,之後還可以跟妳住在同個房間一年!啊,真是太幸運了!」
「說到這個,我們這間房間到底住幾個人啊?」將要洗的衣服都裝進簍子,白羽柔突然想到這個問題,「如果還有兩個人要進來,紅鸞她們怎麼辦?」回靈界嗎?可紅鸞的主人是姐姐,如果紅鸞回靈界去自己可沒辦法重新召喚她出來。
「哎呀,妳們不知道嗎?布萊恩勒的宿舍每間都是雙人房喔。」
「咦?」聽到這發言,紅鸞看了看另外兩張床,「可是這裡有四張床跟書桌耶?」
「噢,另外兩組是給學生的靈獸使用的啦!」梅說,然後比了比自己的風狐,「吶,一般學生的身邊都會有靈獸啊,就算沒有,入學後沒多久也會有的,學校總不可能強制把靈獸跟主人分開住嘛~每天都要靈獸往返靈界跟人間也很麻煩,所以每間房都有給靈獸留位置。」
「是喔,那這書桌?」
「靈獸們也要跟著一起修學分啊,不管是人還是靈獸,只要有一個成績不及格,兩個都不能升級的。」
「啊,是這樣的嗎?」紅鸞一聽,突然緊張了起來,「羽柔,我們要一起加油!」
「啊哈哈……」提起洗衣簍乾笑,羽柔的視線飄向遠方,真要說起來,她害紅鸞留級的可能性簡直高到她想哭,「我先去把衣服丟去洗。」逃避話題最好的方式就是閃人!白羽柔這麼想,接著就一溜煙的竄了出去。
見狀,紅鸞也連忙跟了出去,「羽柔,等等我啊!妳會用洗衣機嗎?」她可不想到學校的第一天就背上破壞公物的罪名啊!
而看到這兩個一前一後的衝出去,梅愉快的笑了,搔了搔肩上風狐的下巴,「看來是兩個頗有趣的人嘛~這下日子不會無聊了,對吧?飛仙~」
『妳還是少惹點麻煩吧,家主要我好好看著妳的,別讓我為難,』風狐飛仙沒好氣的哼哼,語調老成,『別忘了妳是來修練的,要是沒個成果出來,回去可不好看啊。』
「少囉唆,我自有分寸~」不是頂在意的揮揮自己那寬大的有些誇張的袖子,梅隨手一翻取出扇子搧了搧,「既然跟她們同寢室,就代表我們也同班,呼呼,好期待上學的日子啊~」她說,臉上滿是天真無邪的笑容。

畫面來到另一邊,讓我們來看看接受完砲轟……不,是接受完老虎苦心敦敦教誨的霧島沙耶現在在幹什麼。
「嗚嗚,有必要罵的這麼狠嗎?」含淚打著蛋,霧島沙耶在房間弄了個火系小法陣,上頭放了烹調鍋,旁邊擺著幾把青菜跟肉片還有簡易調理包,「也不過出了個小差錯嘛,也不一定會不及格啊,都不先來關心一下我的屁股,就只會一個勁兒的罵人家……」
『妳說啥?』躺在床上閉目養神養喉嚨,老虎探頭下看,頗有要繼續開罵的架勢。
「沒事沒事!你去睡你的啦!」
『哼,沒事就好,喂,水滾了,還不下麵啊?』
「咦!糟糕,什麼時候滾的?」顧著打蛋花,都忘了看水滾了沒,沙耶手忙腳亂的把麵丟下去,然後開始拆調理包,可在她拆的時候,水又開始滾了,這讓她稍微慌了起來。
『喂喂喂,火力火力啊!妳一路大火全開麵不爛掉才怪,控制一下好不好?』
「哇啊!我沒辦法一心二用啦,下來幫我顧火呀小白!」
『麻煩,』縱身一跳,老虎輕盈地從床上躍下,接管了小型火陣的控制權,『我咧,你五行法陣的學分怎麼過的啊?』這根本是從頭到尾都發全力運轉,『根本一點控制技巧都沒有嘛!』
「嗚、你管我,反正我補考有過啦!」
補考?『這種簡單的東西妳還要補考?』老虎的頭發暈了,只能瞪著沙耶,看她忙著丟調理包,把蛋花丟下,然後是青菜、肉片,嗯?肉片?『等等,肉片應該要先下吧?不然怎麼會熟?』
「咦?不會熟嗎?我第一次自己煮……」沙耶錯愕的問,然後換來老虎更錯愕的回答。
『妳第一次自己煮?』不是吧?『野外求生課的時候我明明有看妳在煮麵啊!』
「那是泡麵,不一樣啦。」嘟著嘴反駁,沙耶理直氣壯的說。
『妳居然在上課的時候帶泡麵作弊?』
「哪有作弊,我是光明正大放在包包裡的!」
『那堂課就是要訓練妳野外生存技能的,帶泡麵不是作弊是什麼?』
「反正能過就好了嘛,不要在意那麼多啦,啊!水滾了!肉熟了沒啊?」拿著麵筷攪著麵,沙耶關心的戳了戳那些載浮載沉的肉。
『哪可能那麼快?』稍微把火轉小,老虎這時意外的看著那些肉,『慢著,這肉也太厚了吧?妳怎麼會丟兩公分厚的肉片下去煮,當這是牛排啊?』
「咦?這樣不行嗎?我是覺得這樣嚼起來心情會比較好。」可以撫慰她剛剛被砲轟的心靈。
『……』無言以對,老虎默默看著沙耶一副『這樣真的不行嗎?』的臉,長嘆,『我想,妳的家政應該不及格吧……』
「呃、你怎麼知道?」乾笑的說,她打哈哈的拍著老虎,「哎呀,反正家政是選修嘛,沒過也不要緊,不會留級的啦,放心放心~」
基本上這不是留不留級的問題,而是妳的人生大問題啊……老虎目光悠遠的嘆著,然後默默伸出爪子橫空在鍋子上劃了幾劃,準確無比的將肉片給切成好幾薄片,緊接著再精妙地控制火力將肉片烹熟。
大師!是大師!
「哇啊啊!小白你好厲害啊!」雙眼放光的看著老虎的連串動作,沙耶興奮無比的拿著筷子,「現在可以吃了嗎?可以吃了吧?我要開動了喔?」
『吃吧吃吧……』無奈的說,牠頗有自己變成保母的感覺,老虎這麼想著,然後慢慢踱步走到房門口,將剛剛寄到的信件叼出來,定睛一看。
是暑假作業成績單。
通常,當學生的目標成功抵達學園或是確定目標失格之後,學園就會開始計算學生的成績,然後迅速地將成績發給學生,除了是講究效率,也是為了能讓學員們在不及格的時候,能多點時間進行補救作業。
總而言之,這是份另人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東西,看到這個,老虎立刻轉頭看像沙耶,『沙耶。』
「什麼事?小白,這麵好好吃啊~你要不要分一口?」燦爛的笑著,沙耶完全不知道可以決定她下學期是生是死的東西已經寄到了,只顧著快樂的吃拉麵。
而看到某人燦爛到堪稱閃亮的笑臉,老虎嘆笑了下,將成績單藏到自己身後,『沒事,妳先吃麵吧。』牠說,然後轉身將成績單拆開。
長嘆。
距離布萊恩勒魔法學園開學日,還有七天。

→校園外側‧水門前←
清澈的湖水閃動著波光,樹影搖曳著,而在重重樹影之下,一個身影佇立在那,冷眸凝視著布有結界的校門,臉上掛著沒有溫度的笑。
「哼嗯,布萊恩勒魔法學園?」那人說,這聲音顯然跟前些日子在地下洞窟的聲音是同一個,「這下不好出手了呢,嘖,白家的占卜者嗎?真難搞定啊……」每次都來壞事,好幾次都想解決掉這個先知,但每次都被她給跑了,真麻煩。
「現在,妳打算怎麼做?」另一個聲音從那人身後出現,慢慢走到湖邊,湖水映照出一個俊秀的身影,「布萊恩勒不是我們可以惹的起的,白家的占卜者考慮的很周到,也許,我們只能等待了。」
「閉嘴!若是等到那妮子畢業,要拿到東西的難度就更高了,」聲音憤怒的說,有些咬牙切齒地瞪了瞪在湖邊的人,「破軍,別忘了你的身分,我說什麼你做什麼就是,布萊恩勒是嗎,別以為躲在裡面我就動不了妳……」
聽到這說詞,被稱為破軍的人臉色一暗,「妳以前不是這樣的,有必要為了不確定的東西冒險嗎?現在這樣不是也挺好?妳都已經奪走了她的──」
──啪!
一個耳光打掉了破軍的話,那人的表情冷肅,「不要讓我重複我講過的話,我說什麼你做什麼就是,其他的,給我閉嘴。」
「……知道了。」
「明白就好,回去之後,想辦法弄到進去布萊恩勒的方法,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都給我混進去,」冷冷的說,那人看了看湖中的倒影,有些厭惡地扔了石子下去攪亂那平靜的湖面,「我會去另一間魔法學園法蘭斯克等待機會,你混進去之後接近她們,定期給我報告,等待我的指令。」
「是。」
「進學園的方法,會有人負責幫助你的,不用太擔心,還有,我已經讓暗影行者們留在這附近了,」伸手指著遠方洞穴的方向,「有必要的話,我會派它們過來幫你。」
「……是。」
「破軍,」突然,那人輕喚,聲音從冷厲變的溫柔,伸手摸了摸破軍剛剛被打的臉頰,「抱歉,剛剛打了你,還痛嗎?」
「沒事。」
「那就好,」溫和的笑了下,這一笑,讓那人整個感覺變得相當溫暖,只是,這份溫暖並沒有到達眼底,眼神還是一樣的冰,「還有問題嗎?」
「沒有了。」
「很好。」滿意的點點頭,那人最後看了一眼湖水映照出的自己,皺了皺眉,轉身離去。
而剛才湖面上映出的,除了破軍的身影之外,赫然是一抹酷似白羽柔的倒影……


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是什麼
也不會知道下一秒自己會遇到什麼事
有些時候 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不管是你 是我 亦或是任何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