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園 壹.雙生玉】-第二章 布萊恩勒魔法學園

***********
天下無難事 只怕有心人
只要持之以恆 哪怕鐵樹不開花
*****************

夜幕低垂。
自從白羽柔跟紅鸞踏上『尋找學園之旅』,如今已經過了半個多月了,距離九月一號開學的報到截止日期只剩不到一個禮拜,在這段日子裡,白羽柔深刻的體會到什麼叫做野外求生,還有『帳篷呈好物』的道理。
「嗚嗚,紅鸞,還好有妳在啊……」喝著青菜粥,白羽柔感動不已,說實在話,如果要她自己在野外想辦法找食材還要自己煮來吃,她不是被餓死就是死於食物中毒。
「嗯,可是米已經快要用完了,接下來可能真的要打野味了……」無奈的看著鍋子,紅鸞苦惱的想著,她是靈獸,可以靠著吸收天地精華維生,可羽柔不行,她離僻穀還早的很,「羽柔,妳說我們離學校還有多遠啊?」
「這個我也不知道,要問百里啊……」看著自己右手上的手環,羽柔瞇起雙眼,「百里,你指的路到底對不對啊?我們都走了半個多月了,可越走越偏僻,都跑到荒山野嶺裡了,你確定自己指的路沒錯?」
嗡嗡──
手環氣憤的激烈晃動著,以此表達它強烈的委曲,勾玉也跟著發出強烈的光芒,一閃一閃的好像在哭訴一樣。
「好了啦,不要欺負百里了。」接收到百里委屈的情緒,紅鸞嘆了口氣,然後開始清點背包,「糧食大約還有一個禮拜的份量,如果家主母連我們會走多久也算到的話,我想,應該在吃完這些食物時候就會到了吧……」
「但願如此囉……」大口喝下最後一口粥,白羽柔有些憤慨,「真是的,媽媽實在是,明明就什麼都算到了,當初幹麻不直接把全部的事情都說清楚嘛,我猜,她一定連我們現在待在哪裡都知道……」
「我想,那可能是家主母的興趣。」
真是叫人不敢恭維的興趣。白羽柔想,然後開始幫忙收拾鍋碗,「我們還有水嗎?」
「只剩一點點,今天得去補充才行。」
「好,那老樣子,」掏出一張符,羽柔開始折起紙鶴,「覓水符,拜託你了,帶我們找到水源吧!」她說,然後輕輕對紙鶴吹了口氣,接著,紙鶴就搖搖晃晃的飛了起來,接著就浮在半空中,不動了。
……
………
「羽柔?」
「欸,這個,那個……我對水屬性的法術實在不太拿手……」乾笑,白羽柔打著哈哈,「哎呀,前幾天也有成功嘛,我想今天應該也沒問題的……應該……」
聲音心虛的小了下去,她摸摸鼻子開始卯起來收拾,嗚嗚,百里,對不起,我剛剛不應該質疑你的,這就是傳說中的現世報嗎?也未免來太快了吧。
而就在羽柔跟紅鸞忙著收東西的這個時候,隱身在暗處的霧島沙耶,此時正苦惱著。
「怎麼辦?要讓她們現在就過關嗎?」帶著望遠鏡觀察遠方的兩人,霧島現在很煩惱,「你說咧?小白?」
『不要叫我小白,』鼻子大力哼哼噴氣,老虎皺皺眉頭,然後跟著霧島看過去,『基本上她們兩個是遲早都會過的,我是覺得不要理她們,反正照她們這走法,這一個禮拜內一定走得到火門,就放生就好了~別多事啦~』
「可是她們這樣會找不到水耶!這附近的水源只剩學校的水門那裡有,但五大校門都有結界,憑那張覓水符找得到才有鬼……」擔心的放下望遠鏡,霧島一雙大眼眨巴眨巴的看著老虎,「小白,我們是前輩對吧?」
『別扯上我,』虎掌朝沙耶的臉上一按,豪不留情的阻止了沙耶的閃亮大眼攻勢,『分數是妳的,就看妳要不要自扣五分替她們推薦了。』
當候補生相當接近學園、並且判定一定可以及格的時候,負責尾隨其後的學生可以向學校進行推薦,如此,五大校門的結界就會對該候補生開放,這麼一來,該候補生就能立刻感受到學園的位置。
但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個推薦動作是會從學生的暑假作業總成績裡扣下五分的,所以一般狀況下很少人願意這麼做。
就在霧島沙耶掙扎的這個時候,紙鶴飛來了。
『報告接收,火組第一零一三點,請報告妳的情況。』
嗚啊!怎麼來這麼快?她還沒做好決定耶!
「呃……火組第一零一三點,我是霧島沙耶,目標考生白羽柔、紅鸞……」眼神飄來飄去,啊啊,不管了!霧島沙耶一咬牙,豁出去似的大聲說道:「考生已經抵達學園附近,我推──」
『──推斷她們很快就能抵達學園,報告完畢!』老虎一個大掌把某人巴上了地,若無其事的說道,然後看著那只紙鶴燒成一團灰燼。
「小白!你幹麻啦!」被按在地上,霧島沙耶生氣的大叫。
『拜託,我是在幫妳耶!』移開自己的虎掌,舔了舔,『妳也不想想自己的成績有多麼平平,這五分扣下去妳還能及格嗎?這可是總成績五分,我可不想陪你留級。』
「你你你!你見死不救!不是好漢!」
『我我我,她們還沒死呢!而且我本來就不是個漢子,我是老虎!』
「啊啊~~氣死我了,以後我不理你了啦!」
『好啊,那以後不要叫我載妳。』
呃!一擊。
『搭檔考試我也不幫忙了。』
唔!二擊。
『作業跟外派任務妳自己搞定。』
嘎啊!三擊,倒地。
「玄青……」淚眼汪汪的揪著老虎毛,霧島癟著嘴盯著老虎看。
『唷喔,這種時候就知道叫我名字啦?』別過頭,老虎挖苦道,『不叫小白了?』
「因為你是白色的嘛……」小聲嘀咕著,然後一雙陰森的虎目立刻定在她身上,「哇啊啊!別這樣,我們是好夥伴~好夥伴來的啊!」
是啊是啊,真是好夥伴,說牠是當便利交通車還差不多。
「啊!糟糕,她們要走了!快點,我們快跟上!」猛地爬起身,假裝忘記剛剛發生的一切對話,霧島翻身就跳上虎背,「走走走,為了作業,可不能跟丟啊!」
『……』無語,老虎玄青不只一次這麼覺得了。
牠,跟錯主人了。
「羽柔,妳的符,」指著停在半空中好半晌的紙鶴,紅鸞的大眼滿是哀怨,「它一動也不動耶……」
呃!「這個……」慘了,這就是半路出家的壞處啊!(其實是平時不燒香……)「要不,我們折回去前幾天的水源取水?」
「不行啦,雖然剩下的水節儉點用可以撐到上次那裡,但是這樣往返的話糧食會不夠的。」紅鸞的糧食管理小算盤打的劈啪響,立刻駁回了羽柔的提議。
「那、」愁眉苦臉的看著呈現靜止的覓水符,羽柔可憐兮兮的看著紅鸞,「要不,我們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咦?可以嗎?」
「哎呀,橋到船頭自然直嘛,」不直她就撞過去!「既然媽媽要妳帶的食物還有一個禮拜的量,那就表示最多只剩七天路程了,我看這裡應該找得到果子,水省點用,多摘水果來吃,應該還是撐的過去的啦!」
「嗯,也是,家主母的話不會錯的。」頗為贊同的點頭,紅鸞很輕易的就被說服了,「那果子誰找?」
「百里。」舉起右手,羽柔理所當然的把責任推了出去,如果器靈能哭的話,羽柔的手環此時應該在滴水……
入夜。
羽柔跟紅鸞一如往常的搭起了帳篷,兩人一起窩在裡頭,雖然現在是夏天,但是林子裡的夜晚還是很涼的,旅行在外,感冒起來很麻煩,所以兩人還是乖乖蓋著薄被。
「吶、紅鸞……」突然,羽柔低聲輕喚。
「嗯?」
「妳覺得……姐姐現在會在哪裡?」
「……」沉默了一陣,紅鸞臉色一黯,「我也不知道,只確定不在附近,因為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摸著左手的尾戒,一陣迷茫跟不安,「羽柔……妳說,藝會不會不要我了啊?」
「胡說!不可能的!」激動的坐起身,羽柔認真無比的看著紅鸞,「姐姐當初為了跟妳訂契約,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努力,所以她不可能放棄妳的啦!一定是有什麼其他的原因所以才沒辦法來找妳的,妳要相信姐姐啊!」
「可是,都七年了……」
「哎呀,也才七年嘛!說不定姐姐也正在哪裡努力著,我們也不能放棄啊!」
「嗯,」聞言,紅鸞輕輕露出笑容,「說的也是。」
「好啦,快睡吧,明天也要努力趕路呢~」重新躺了回去,羽柔堅定的笑著,「晚安,紅鸞。」
「嗯,晚安。」
寂靜重新降臨,而此時的羽柔背著紅鸞轉過身去,摸著自己左手上還是手環型態的月輪,光滑的環面上,有著一個小小的勾狀凹槽,似乎,本來應該跟日輪一樣是鑲著勾玉的。
姐姐,妳到底在哪裡啊……
閉上眼,她彷彿又看見了當年姐姐對她露出的那抹笑容,她會二話不說的接受媽媽的安排,參加這個有點莫名奇妙的入學考試,也是為了能在磨練自己的魔法之後,可以出去找白柳藝的下落。
為了這個,她說什麼都要順利報到!
握緊拳頭,白羽柔再一次替自己加油打氣之後,緩緩進入了夢鄉。
外頭,下起了絲絲小雨。
「哈、哈啾!」
另一邊,來不及趕上宿舍門禁時間的某人,此時正躲在樹下可憐的避雨中,這不是別人,正是一直尾隨在羽柔她們身後的霧島沙耶。
『感冒了?』挑眉,老虎無奈的看著沙耶,『明明叫妳早點出發撤離,妳偏偏就要跟,現在可好,回不去宿舍還得在外淋雨野宿……』
「我、我怎麼知道嘛……本來以為來得及的,誰知道樓長那麼不通人情。」只差一步,她只差一步就可以進門了說。
『隨便啦,我要回靈界了。』
咦?「不要啦!陪我一晚嘛!」霧島沙耶整個人巴在老虎身上,死活不肯讓牠走,「拜託拜託,晚上很冷的,而且在下雨耶,陪我啦~~」
『妳自己生火不就不冷了,別拿我當棉被使啊!』
「可是、可是我一個人睡會怕嘛!」死巴不放,沙耶打死不放手,「這林子晚上很陰森的,不要留我一個人啦!」有隻靈獸在,不好的東西基本都會識相地繞路的!
『……』無言,老虎靜默了一下,『沙耶,妳上學期的驅鬼學科幾分過的?』
「滿分啊,怎麼了?」
『那妳還怕什麼?』真的有鬼來打回去就是了啊!『滿分拿假的啊?』
「我就是怕死了才修得到滿分的嘛!」
……
………
老虎被打敗了。
於是乎,在這個落著細細雨絲的夜晚,一人一老虎很悲苦的守在帳棚不遠處,吹了一夜風。
而在兩隻靈獸的駐守下,她們無心插柳地避過了一次大麻煩。
暗處,黑影低語著。
『靈獸……是靈獸……有兩隻……』
『怎麼會……本來只有一個的……應該只有一個的……』
『交代、不成了……不成了……』
『這次放棄、放棄……』
含糊地交流著,黑影們遠遠地觀望那頂帳篷,徘徊、猶疑,最後才有些不甘的離去。
它們的到來、退去,沒有任何人發現,是的,沒有『人』發現。
紅鸞手上的尾戒隱隱泛出了微乎其微地光芒,緊接著迅速地暗了下去。
而老虎的耳朵敏銳的動了動,鼻子哼哼,靠緊了沙耶帶著一絲警戒地淺淺睡去。
早晨,總是特別神清氣爽。
伸著懶腰起身,白羽柔很難得的比紅鸞還要早起。
看著隔壁還在睡的紅鸞,羽柔一笑,躡手躡腳的摺好被子,然後爬出帳篷開始收東西,呵呵,紅鸞醒來之後看到東西都收完了,一定會嚇一跳的。
她愉悅的邊收東西邊想著,然後眼角餘光瞄到了一旁的紙鶴。
那是昨天的覓水符,一直到現在都還是老樣子,動也不動。
「唉,我的水屬法術真的有那麼差嗎……」雖然說法術的使用跟個人的屬性有點關係,可也不應該差成這副德性啊,「真是丟臉丟大了,還是快點收起來吧。」羞窘的將紙鶴從空中抓下來,胡亂拆開後一把塞回口袋,她轉身跑到其中一棵樹下,昨天她在這樹下放了桶子跟汲水符,現在看來,成果似乎不錯~
嘿嘿,雖然量不多,可早上要用的水就沒問題啦~
「幸好昨晚有下點小雨啊~」提著水桶走回帳旁,不意外地看到紅鸞從帳篷裡爬了出來,「早安!紅鸞~」
「早。」睡眼惺忪的道安,紅鸞揉了揉眼,似乎還想睡的樣子。
「怎麼啦?紅鸞,沒睡好嗎?」
「不知道耶,總覺得今天特別累……」以往清晨醒來她都會很有精神的啊,夜晚的林子裡總是可以讓她快速吸收靈氣,可不知為何,昨晚她不但沒有恢復到,反而還消耗掉不少精神,「好奇怪喔……」
「嗯,那妳先休息吧,今天早上我來用!」
「羽柔,妳要做早餐嗎?先說,我沒有帶胃藥喔。」
呃!
瞬間僵住,羽柔的目光飄忽地看向遠方,「這個嘛,早餐我想我還是別插手了……不過!」握拳,她露出大大的笑,「其他事情我沒問題的!包在我身上吧!」說完,羽柔就開始收拾帳篷跟行李,東忙西摸了。
見到這樣的情形,紅鸞憨笑了下,起身準備早點。
又是一天的開始,兩人在早飯過後繼續踏上了尋校之旅,而應該跟在她們不遠處的某位學姊,現在還在呼呼大睡。
『沙耶……沙耶?』虎掌拍拍睡死在自己身上的某人,牠的內心很無奈,『起來了沙耶,她們要走了喔?』
「啊?什麼?拉麵要走了嗎?」睡的迷迷糊糊,霧島沙耶似乎正在做有關追逐拉麵的夢。
『誰在跟妳拉麵啊!』低吼,老虎一個閃身讓某人整個撲地,『快醒醒,考生要走了!』
「哇啊!」砰的一聲,漂亮的顏面直擊,霧島沙耶與草地的愛的親密接觸,「小白你好過份,我的拉麵啊……」剛剛她就快吃到了說。
看著眼前兀自哀怨的沙耶,老虎大大嘆了口氣,有些疲憊的說:『不管妳了,我要先回去了,這個晚上簡直累死我。』都是那些莫名奇妙出現的黑影,害牠整個晚上都不敢放鬆守護靈氣,一夜下來把牠消耗的夠嗆,幸好對面那個小姑娘有在下意識的幫忙,不然牠還不累癱啊!
「咦?你很累嗎?」困惑的看著老虎,沙耶歪頭觀察了下,腦筋一轉後臉色瞬間刷白,「啊!難道昨晚真的有、有、有『那個』?」
『妳說咧?』沒好氣的哼哼,老虎伸展了下身體,『總之妳先自己搞定,我要回去了,除非很緊急,不然晚上才准叫我,聽到沒?』
「哇啊~中午不行嗎?我會怕啦!」
『大白天的怕什麼啊!』
「可是……」
『考生要走囉?』
「哇啊!糟糕!什麼時候走的?」大驚,沙耶連忙拿起望遠鏡,「唉呀,都走這麼遠了,你怎麼不早告訴我?」
『我早說啦,是妳自己要睡過頭的,』沒好氣的道,老虎大大的打了哈欠,『好,我走了,你加油啊。』牠說,然後不等沙耶反應過來就縱身朝半空中一躍──跳回靈界去了。
「啊啊!居然真的就這樣跑了!」哀傷的看著老虎消失在空中,沙耶癟癟嘴,認命的從背後拿出掃把來,(別問那怎麼來的,她就是拿得出來),「嗚,好久沒自己飛了,人家平衡感很差的說……」
理論上,沙耶是東洋魔法組的,照理來說應該是學習御空、御劍飛行,但是有句話叫一種米養百種人,有些人天生就是連走平衡木都會摔的七暈八素,這種情況別說御劍飛行了,連要站在劍上騰空都有問題。
於是,在飛行項目上,不論是哪個組別的學生,都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飛行方式,因此,學園上空總是會出現騎著掃把的道士或是踩著劍飛來飛去的神父,這很正常,一點也不奇怪。(當然啦,有很多人學御劍飛行純粹是覺得這樣比較帥。)
騎上掃帚,沙耶做了幾次深呼吸,嗚嗚,她的飛行科目每學期都是低空飛過的,真要說起來,她不但平衡感差,還有一點懼高症的說……
有些緊張的念動咒語,地上逐漸出現一團氣漩,緊接著掃帚升空,有如彈簧般地彈射出去──
「──嗯?」紅鸞停下腳步,有些困惑的朝後方看去。
「怎麼了?後面有什麼嗎?」
「羽柔,妳剛剛有沒有聽到尖叫聲啊?」遲疑的問,紅鸞不確定地將手橫在額上,努力的朝遠方看去。
「尖叫?」聽到紅鸞的發言,羽柔也跟著觀察起後方來,「在我們後面嗎?可我什麼都沒聽到啊,會不會是錯覺?」
錯覺啊……「可能喔,老實說我剛剛也沒聽的很清楚。」
「嗯,走吧走吧,我覺得學校應該就在不遠處了!喔!趕路!」信心滿滿的說,羽柔大步的邁開步伐前進。
事實上,她的感覺是正確的,因為她們已經離布萊恩勒魔法學園五大校門之一的『火門』相當近了,五大校門,分別擁有金木水火土這五種屬性,會各自引導相似屬性的學生,所以火屬的羽柔在方向探測的時候,很自然的會探測到前往火門的方向。
也因此,即使水門離她們更近,她們也是半點都感覺不到。
噢,其實她們感覺不到的還有另外一點,那就是某個正在她們上空n百公尺飛來飛去的尖叫聲……

→某處‧地下洞窟←

幽暗的地下穴道中懸浮著幾顆水晶,水晶微亮地提供了照明,在地道中延伸而去,而在地道的盡頭,赫然是昨夜那群黑影們。
「嗯哼~所以你們就這樣什麼都沒做的回來了?」聲音說,陰晴不定,黑影們開始打顫,「既然如此,要你們何用呢?」
黑影顫抖的更厲害了,其中一個驚慌的抬起頭:『靈獸……兩隻……強、強大…出手、無法出手……』
「喔~~?」瞇起雙眼,聲音的主人悠悠地看向這隻黑影,修長的手指伸了過去,輕輕點在黑影的額上,「頂嘴,該殺。」
剎喢!
連尖叫都來不及發出,黑影瞬間化為幽暗的能量散去,而那人見狀,只是緩緩舔了舔自己的食指,「嗯哼~真難吃,算了,以它為代表,剩下的就放過你們吧,」聲音說,雙眼一利,「但是,沒有下次了,毫無作為是不允許的,明白嗎?」
『遵命……遵命……』
黑影們唯唯諾諾的答話,抖的如秋風落葉,那人看到這樣的情形,輕笑幾聲,「哼呵,看來你們短時間內也沒什麼用處了,就先在這待著吧,別惹事,只管壯大自己,明白嗎?」留下這句話後,這人隨即退入黑暗之中隱沒而去,只留下驚慌、慶幸不已的黑影們。
竊竊私語。
『主人今天…心情好……』
『同伴、消失……傷心…傷心……』
『壯大自己、壯大…壯大……』
黑影們交流著,對談著,然後通道內的水晶失去了光芒,地道陷入一片黑暗。
蓊鬱的森林瀰漫著朝氣,兩個身影在其中穿梭著,突然,其中一個發出雀躍的歡呼。
「耶!紅鸞紅鸞!妳快來看,我找到果樹了!」羽柔開心的大叫著,揮舞著雙手呼喚同伴,「妳看妳看,好多果實喔!中餐有著落啦!」
「哇啊!是楊桃耶,好棒喔!」雙眼放光的看著眼前的果樹,紅鸞心中的儲糧算盤迅速敲打了起來,「太好了,這樣今天的水、食物就不用愁了!」
「哼哼,說到水,我好像還看到不遠的地方有椰子樹,如果有結果的話,就有天然水壺可以帶走了~」心情大好的說著,羽柔開始爬上爬下的摘楊桃,「這片林子真不錯呢,有這麼多好東西~」哈哈,荒山野嶺也是有好處的嘛,好比說現在就完全不用擔心這果子是哪個人家種的,可以隨便吃不用付錢~
兩人喜孜孜的吃著水果中餐,然後又摘了好幾個當儲糧,羽柔還利用水符進階版的簡易冰符,特別將包包弄成超陽春的旅行冰箱,放在裡頭不但不怕水果會壞掉,還可以吃到冰涼的楊桃,啊,她真聰明啊~
「嘿嘿,晚上就有好吃的冰楊桃嚕~」滿意的看著小背袋,裡頭她可是貼滿了冰符,保證在袋子裡的東西冰冰涼涼!「怎麼樣?我很聰明吧?紅鸞?」
「啊哈哈……是,這的確是好方法。」乾笑的應和,哀,羽柔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動腦筋,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紅鸞不知該哭還該笑的想著,接著,她的耳朵敏銳的動了動,整個人停了下來,「咦?」
「怎麼了?」
「嗯……我、我又聽到尖叫聲了……」不確定的說著,紅鸞抬起頭,「可這次是從天上傳來的……」
天上?
跟著抬頭,羽柔一臉困惑,「怎麼會從天上傳來呢?紅鸞,妳是不是太累了啊?」
「可是,真的是從上頭傳來的,啊,越來越清楚了!」雙手擺在耳旁,紅鸞現在很確定自己真的聽到聲音了,「快聽,羽柔,是個女孩子的聲音耶!」
「咦?」看著一臉認真的紅鸞,羽柔這下也不得不信她幾分,連忙集中精神在耳朵上,然後,她覺得自己好像也聽到了,可是……「這聽起來,與其說尖叫,還不如說是慘叫吧?」
嗯,真的是慘叫,而且還是很淒厲的那種。
就在她們還在思考為什麼天空會傳來慘叫的這種問題時,那個叫聲擴大了,而且是越來越大聲越來越清楚,然後她們很清楚的聽到──
「──哇啊啊啊啊!快閃開快閃開啊啊!」一個騎著掃把的人影在空中橫衝直撞的飛來飛去,緊接著居然很筆直的朝她們兩人衝了過去,當下,掃把上的人立刻慘烈的大叫著要她們避開,不過,很顯然掃把飛的比她的反應要快多了,就在她這麼大喊的同時,她已經整個連人帶掃把的往兩人撞了過去!
砰!砰咚──啪!
砰,是三個人撞成一片的聲音,砰咚,是三人跌成一團的聲音,至於最後這個啪,是某人的掃把壯烈犧牲的聲音……
「啊啊啊……痛痛痛……」被撞的七暈八素,白羽柔從地上坐起身來,趕緊爬去看紅鸞的情況,「紅鸞,妳沒事吧?」
「沒、沒事……」揉了揉撞到的腦袋,紅鸞的眼睛盯著前方那個摔的四腳朝天的人,「那個,請問妳還好嗎?」
「還、還好~~」氣若游絲的呻吟出聲,那人七手八腳的爬起身,「真是對不起,妳們沒有怎麼樣吧?」
「是沒什麼事,可妳怎麼會從天上掉下來啊?」白羽柔問道,然後看到了那摔成兩半的掃把,腦袋一轉,「啊!妳該不會也是要去布萊恩勒報到的新生吧?」
新生?
那人乾笑了下。
嚴格說來她不是新生,而是現任學生才對,可這話她怎麼可能說出口咧!
霧島沙耶覺得剛剛自己應該去撞樹的,她應該去撞樹才對的,怎麼好死不死會跟她們撞成一團呢,嗚嗚,慘了啦她的暑假作業……
就在霧島沙耶很努力的思考自己該怎麼說才好的時候,好巧不巧的,紙鶴飛來了,而且劈頭就很響亮的喊道:『報告接收,火組第一零一三點,請報告妳的情況。』
天要亡我!
這就是當時閃過霧島沙耶腦海的四個字。
於是,就在羽柔跟紅鸞的注視下,霧島沙耶在尷尬之下十分僵硬的吐出了她的報告詞,可才剛開口,她就看到眼前兩人詫異地盯著她看的表情。



天下無難事 只怕有心人
只要持之以恆 哪怕鐵樹不開花
現在可好 她不但屁股開花 也許連暑假作業成績都要跟著開花了……

嗚嗚,她剛剛真的、真的應該去撞樹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