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園 壹.雙生玉】-第一章 入學通知

*********
從七年前的那一刻起 我就這麼下定決心
以後不管面臨什麼事情 我都絕不放棄 也不再哭泣了
**************

清晨,總是給人那麼爽朗的感覺,鳥兒們早早起床四處飛忙著,空氣裡傳來陣陣鳥鳴,這是個美好一天的開始,至少對很多人來說是這樣的。
在這樣一個安寧優美的時刻,這裡,有一間被樹林環繞的樸實別墅,屋子裡隱隱約約可以聽到有人在哼著小曲,然後是食物的味道飄了出來。
蛋餅、烤吐司……嗯,還要有果醬,然後是柳丁汁跟水果……
廚房裡,一個粉色髮絲的小小身影忙碌的轉來轉去,當她把所有東西都弄上桌,全部大功告成後,可愛的笑容出現在她臉上,緊接著她就三步併做兩步的往二樓跑去,跑的時候還順手把桌上的一封信帶上。
「羽柔……?」輕敲房門,如往常一樣沒反應,於是她輕輕推開門,來到床前看著某人那不論看幾遍都覺得有如神蹟的睡相,輕咳一下,「咳嗯,羽柔,七點半了喔?」
「哈啊?」睡的迷迷糊糊,整個人躺在地板上只剩小腿掛在床邊,渾然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白羽柔,恍惚地睜開眼,不意外地,映入眼簾的第一樣東西就是某人的小褲褲:「早安啊~紅鸞,你今天穿白色的呢……」
……
………
「呀啊!」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的紅鸞,立刻臉紅耳赤的捂著裙子整個人坐了下來,「不、不要隨便偷看啦!」
「剛好在眼前嘛,不然下次讓妳看回來也行啊,哈啊~」打了個大哈欠,白羽柔慢吞吞的坐起身子,鼻子敏銳的嗅了嗅,「喔喔~今天有蛋餅有烤吐司耶~」
「是啊,還有家主交代我要給妳的信。」紅鸞說,將手中的信封遞了出去。
「這什麼?」
「我也不知道,家主跟家主母交代我等妳醒來就給妳。」
「咦~~昨天他們什麼都沒跟我說啊……」接過那封信,白羽柔跟紅鸞並肩坐在地板上,白羽柔就這樣毫無戒心的拆開了那封信,而事實證明,有時候人還是要謹慎點比較好,因為當她撕開信封的那一霎那──

──砰!!

一個巨大的閃光從信封炸了開來!整個房間頓時煙霧瀰漫,且伴隨著這聲爆炸,白羽柔跟紅鸞的頭上還開始降起一堆奇奇怪怪的鍛帶彩球跟星星糖!
這、這啥鬼?
驚訝大於愕然,白羽柔跟紅鸞整個傻在地板上,硬是反應不過來。
『嗨~我親愛的女兒,有沒有嚇一跳啊?』
閃光中,白羽柔母親的影像旋轉著浮現在煙霧中,表情似乎相當得意。
『快,快誇獎妳美麗的母親,這可是我籌劃了好久的新點子:閃光信封炸彈!好玩嗎?好玩嗎?妳們一定被這華麗的陣容給弄呆住了吧?哦呵呵呵~那麼心情愉悅的母親我就來告訴妳這封信的主要內容吧~』
看著在煙霧裡華麗麗出場的母親影像,白羽柔定了定神,然後搖醒隔壁還在傻的紅鸞,將信一把塞給她,「紅鸞,垃圾桶,把信拿去扔了。」
「咦?可是這是家主母的……」
『對啊對啊~這是人家辛辛苦苦準備的信呢~怎麼可以扔呢~』
「少來!妳根本只是想──」咦?慢著,這應該是預先錄好的影像,不可能對自己的話產生反應啊?
『哎呀~親愛的女兒,妳一定是在想媽媽我只是想整人對吧?嘖嘖,我太了解妳了,我想妳一定是把信塞給紅鸞要她去丟對吧~女兒啊~妳太好摸透啦~』
唔喔喔……無法反駁、她竟然無法反駁……
心思全被說中,白羽柔頹喪的吃下一敗,而影像繼續說話了,在說話的同時,鍛帶彩球跟星星糖還在無止盡放送中。
『好啦,抬起頭來,白家的女孩兒可不能這麼容易就灰心啊,』影像煞有其事的說著,完全忽略讓白羽柔頹然倒地的人是誰,『現在來說點正經的,仔細聽好,在交給妳的信封裡頭有一張入學通知書,在妳打開信封的同時就已經進入報到手續的佇列裡了,噢,紅鸞也一起,妳們兩是一組的。』
啥?入學通知書?
聞言,羽柔連忙拆了那開到一半的信封,裡頭果然夾了一張通知書,而且還滾出一枚太極徽章,圓板狀的徽章直徑大約在五公分左右,邊緣還刻著一些小字,她撿起這枚徽章,定睛一看。
「布萊恩勒魔法學園?」這個有點西洋的名稱刻在太極符印上不覺得有點微妙嗎?翻到背面,「預防緊急危難情形,報到手續途中請務必隨身攜帶……啊?」緊急危難?什麼東西啊?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啦~那徽章也是入學證明,千萬別弄丟了喔,』影像如此說道,然後開始變的模糊,『詳細說明入學通知書裡都有說,你就自己去看,媽媽我就不多說了~加油啊女兒,下次媽媽回來的時候,要讓我看到妳穿上魔法學園制服的模樣喔~好啦~媽媽要跟爸爸出門去了,拜拜~』
語畢,影像又碰的一聲消失,頓時,房間裡只剩白羽柔跟紅鸞,還有就是一堆雜七雜八的緞帶彩球跟滿地的星星糖。
「……」無言。
白羽柔看著她堪稱滿目瘡痍的房間,一時之間感到強烈的無力,她媽媽到底是來幹麻的啊?
「討厭!每次都這樣,講話不講重點,自己講完了就跑,這次還把人家的房間弄得亂七八糟!」血淚控訴,白羽柔氣悶的拍掉自己跟紅鸞身上的大批緞帶,然後拉著紅鸞起身,兩人站起來的時候,還抖落了不少星星糖。
「羽柔,我們…先去吃早餐?」紅鸞不太確定的問,一雙大眼看著滿地的星星糖,腦袋瓜裡想著等等要怎麼把這些星星糖都收集起來。
「嗯,先吃早飯吧,順便看看這個入學通知書……」拉著紅鸞下樓,白羽柔頗感頭大的看著手上的太極符印徽章跟通知書,嗯,看來這次的山竽會比想像中的燙很多啊……

──布萊恩勒魔法學園入學通知書──
親愛的 白羽柔 同學,當您接到這封通知書並且拆開它的同時,表示您已經同意並且接受本學園的入學測試,在此,我們可以很榮幸的告訴您,您現在已經是布萊恩勒學園的新生候補之一了。

「啊?入學測試?新生候補?」啃著吐司,白羽柔困惑了一下,不是已經要去入學報到了嗎?怎麼又變成候補了?
本學園的入學測試內容相當簡單,只要您在時限之內抵達本學園,並且帶著入學證明跟本通知書到教務處註冊組辦理好入學報到手續,如此您的測試即宣告合格,得以正式成為布萊恩勒魔法學園的新生。

喔喔,看起來不難嘛~
拿起果汁就口,白羽柔繼續看下去,沒有注意到紅鸞已經拿了個罐子溜到樓上去了。

測試途中,本學園會替後補生們安排高年級學生數名負責緊急危難處理的動作,入學證明為遇難信號發射器,還請候補生們妥善保管並貼身攜帶以防萬一。

啊?遇難信號??不過就是到學校報到而已,有那麼危險嗎?

測試途中,學員們遇到的所有事件都可能是測試項目,為了學員們美麗光明的未來,還請各候補生們盡量排除萬難,努力朝布萊恩勒學園前進,布萊恩勒魔法學園歡迎您的到來。
※額外提醒:
一、學園所在位址也是測試項目之一,請各候補生自行搜索。
二、報到日期到八月三十一號截止,九月一號開學前您都還有機會,請勿輕易放棄。
三、開啟本通知書的同時,您已經進入本學園的測試佇列中,入學證明的求救信號發射功能也同時開啟,請安心參加測試。
四、您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前往本學園,無論是要搭乘生物性、非生物性交通工具或是步行或是使用騎乘掃帚、飛天魔毯……等,本學園一概承認,但嚴禁使用傳送陣作弊,為防範有心人士開傳送門,入學證明在經過傳送空間時會出現爆炸反應,還請留心。
五、本學園已替所有候補生投保高額保險,還請各位安心上路。
──布萊恩勒魔法學園 教務處註冊組 關心您──

慢著!
「這是什麼東西啊!!」看到最後幾行,白羽柔差點沒把喝到一半的柳橙汁給噴出來,地址要自己找就算了,要測試什麼都沒講就算了,可這看起來一副好像會出人命的防範措施是怎麼回事?又是遇難信號又是保險的,這入學報到有沒有這麼恐怖?
「怎麼了嗎?羽柔?」捧著裝滿星星糖的罐子,紅鸞剛從樓上房間走下來就看到某人拿著一張紙沒氣質的跳腳,「通知書有什麼問題嗎?」
何止有問題,是大大的有問題!
「妳自己來看,這通知書簡直是莫名奇妙嘛!」嘟嚷著將通知書遞過去,她繼續朝早餐進攻。
「我看看喔……嗯……」接過通知書,紅鸞很認真的看了起來,「哇,感覺真是不得了呢,好像很困難的樣子,」認真地下了結論,她無比正經的看向羽柔,「羽柔,那個入學證明要好好收著喔,啊,這裡應該會寫遇難信號怎麼發射才對,我找找……」
聽到這樣的發言,白羽柔覺得自己的臉上寫著大大的囧。
「……紅鸞。」
「嗯?」努力將通知書翻來翻去,奇怪了,應該有寫才對啊。
「基本上,現在不是遇難信號的問題吧?」
「咦?是這樣嗎?」
……
………
「討~~厭~~」背著行李站在家門口,白羽柔一臉哀傷,「為什麼我們非得用步行的去呢?通知書上不是說任何方法都行嗎?幹麻一定要用走的啊?」她家可是在半山腰上,光走下山就要走好一陣子了,而且鄉下地方的,下山之後還得走出林子,又是好一段路啊!
「可是,家主母藏的紙條只有交代我要準備徒步旅行工具……」搔著臉頰,紅鸞也是一臉困惑,但家主母說什麼是什麼,所以她就很老實的照做了,「也、也許,這是家主母給我們的提示,說不定用走的是最快的呢!」
「希望如此,」不怎麼贊同的說,白羽柔嘆了口氣掏出口袋裡的太極符印,「總之,先來找一下學園方向怎麼走吧……」
「需要幫忙嗎?」
「不用,這點小事我還能搞定的,」她說,然後隨手將那枚『入學證明』扔到地上,伸出右手平舉向前,輕呼:「百里,出來!」
隨著她的叫喚,羽柔右手上的手環頓時放光,光芒逐漸變大,然後在羽柔手上重組成一輪圓環,這是白羽柔的武器日月輪。
日月輪是一種成對的武器,分別是左手月輪跟右手日輪,日為主月為輔,同時輪上各有可收納、外放的三枚拳刃,平常以手環的樣子收在雙手上,雖然不是常見的武器,但也沒有稀奇到哪裡去,可羽柔的這對日月輪比較特別,因為她的日輪上鑲有一枚白色勾玉,而且這枚白色勾玉裡,寄宿著器靈『百里』。
有器靈寄宿,就表示那是有自我意識、會認主的武器,較一般普通武器要來的珍貴的多。
召出百里後,羽柔將這日輪擺放在地,讓地上的太極符印剛好被日輪圈在中間,「以白羽柔之名,回應我的問題,告訴我你來自何方。」
她說,地上隨即以百里為圓心浮現一小型太極陣式,陣式快速的轉動起來,緊接著在某個瞬間向中心的太極符印集中,而在這個時候,地上的百里慢慢的轉動起來,勾玉的位置隨著轉動慢慢的移啊移的一直移到──
──西北方。
「好,我們往東南走!」
「啊?」聞言,紅鸞一愣,「可百里指著西北方耶?」
嘖嘖,「百里是個超級路癡,只會指反方向,照著它指的路走只會越跑越遠,」撿起地上的太極符印,隨手將百里喚回手腕上,此時,百里像是抗議似的震了下,頗有替自己抱屈的味道,「嗯?你不服氣嗎?可我每次用你指路你哪次指正確的給我過啊?」
百里不動了。
「很好!我們出發吧,往東南走!」撿起地上的太極符印收好,白羽柔充滿信心的喊話,拉著紅鸞踏出她尋找學園的第一步。

而就在她們信心滿滿的踏出步伐時,不遠處,一個藏起來的人影此時正頭大的敲著自己的腦袋,苦惱地看著前方的白羽柔跟紅鸞。

「慘了慘了……本來是想稍微幫她們一下的,結果弄巧成拙了……」本來呢,她是發現那個輪指的方向完全不對,所以暗地用誘導法術把它的方向修正過,沒想到,那東西本來就只會指反方向,這下可好,被她這麼一攪和,本來可以走對方向的候補生現在往反方向跑了,「嗚嗚,怎麼辦,這樣豈不是害到她們了……」
人影煩惱的蹲下身子,而就在這時,一隻紙鶴飛到了她面前:『報告接收,火組第一零一三點,請報告妳的情況。』
呃!慘了,沒想到今天的例行報告這麼快就到了。
為了最大程度地保護候補生安全,布萊恩勒學園每到招生時段都會派出所有二到五年級的學生進行暗中保護動作,這個保護行動同時也是學生們的暑假作業,作業內容不外乎確認候補生位址、接收遇難信號並援助、防止考生作弊……等等。(六年級生此時正在進行畢業考,所以不用參加這份作業。)
當然,出手幫助候補生是絕對不允許的,如果被發現有人暗中幫助考生作弊,暑假作業的成績就會當場泡湯,至於出手擾亂就不在限制範圍內,所有的擾亂行為都會被學園視為『額外測試』,甚至,適當的擾亂還會替這份暑假作業加分。
不過,雖然適當擾亂可以加分,但她剛才可不是故意要這麼做的啊!
心虛的想,她在心裡道歉著,然後對紙鶴說道:「火組第一零一三點,我是霧島沙耶,目標考生白羽柔、紅鸞,位置確認,已擾亂目標前進方向,報告完畢。」她說,然後紙鶴就在她語音落下的同時燒了起來,瞬間變成一團灰。
「唉……」報告完後嘆了口氣,霧島有點歉疚的蹲在地上劃圈圈,「這樣不行,等等得找個方法挽救一下……」她說,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一樣開始忙碌起來,一會搬來幾個石頭一會在地上畫來畫去的,而當她在忙這些東西的時候,遠方的白羽柔還不知道,她們已經離魔法學園越來越遠了……
「羽柔……」走在半路上,紅鸞突然停下腳步,喊住了前方的人。
「怎麼了嗎?」
「嗯~~我覺得有點怪怪的……」歪著頭,她提出了自己的感覺,望著四周,「妳不覺得,週遭的空氣不太對嗎?」
「空氣?」白羽柔動了動鼻子,嗅,「沒有味道啊?」
「不是啦!不是味道的問題,是……嗯……」思考著措辭,紅鸞心底的感覺越來越強烈,靈獸的直覺告訴她,這個林子有點不對勁,「對了!是氣氛,氣氛不對啦……」
「氣氛?」放眼四周,白羽柔此時也開始提高注意力觀察起來,很快的,她就發現紅鸞所說的是什麼了,「……聲音……不見了?」
對,聲音不見了。
所有的蟲聲、鳥鳴甚至是風吹葉落的聲音都消失了。
紅鸞有些不安的靠在羽柔身邊,這一片死寂的感覺讓她有點害怕,「羽柔,我們是不是走到什麼奇怪的地方了啊?」
「嗯……應該不是,」皺著眉頭,她仔細盯著附近的一草一木,「看來,我們是進入某個陣法裡了,而且這個陣法八成是那個魔法學園搞出來的『測驗』。」
賓果!不過只猜對一半,因為這不是測驗,而是霧島姐姐我給妳們的小小補償啦~
躲在重重樹叢之後,霧島沙耶滿意的看著自己一手打造出來的困龍陣,嘿嘿,這個陣會讓人迷失方向,所以等她們出陣之後一定會再用那個圓輪重新確認方位,這樣一來她們就會重新走上正途啦!
而且就算她們破不了陣,到時候也還有她可以把陣法給收了,好,這個戰術沒問題,啊~她真是聰明啊~
小小誇了自己一下,霧島沙耶看了看天色,嗯,差不多要中午,也該是午休的時間了,她可以先去吃個飯,然後再用追蹤魔法搜尋太極符印找到她們,那就這麼決定,她先吃飯去啦~
「加油啊~小候補生,學姐我可是很期待妳們的成績唷~」她說,然後很不負責任的丟下被困在陣裡的兩人,吃飯去。
而不曉得自己被肇事者拋下的羽柔跟紅鸞,此時正努力的傷腦筋當中。
「嗯嗯嗯~~~」兩手叉腰,白羽柔看了看天再看了看地,用力的回想起她以前看過所有陣法書,可是想半天,對陣法沒啥研究心得的她還是不知道怎麼破解這個陣,「啊啊~討厭!想不出來啦!」抓抓頭,她苦惱的蹲了下來,低喃:「如果是姐姐的話……這種陣她一定兩三下就解開了……」
瞄了一下紅鸞左手上的尾戒,那就是證明姐姐還活著的靈環媒介,姐姐還活著,但是早已不在她身邊了,現在只有自己能幫自己……
……不對,是一定要自己想辦法才行!
猛然站起,白羽柔的眼中重新燃起了鬥志,然後她喚出了百里。
「羽柔?」
「不能老想著靠別人,要自立自強!」像給自己打氣似的大喊,白羽柔對紅鸞露出堅定的笑容,「幫幫我吧,紅鸞,我們用闖的!」
解不開,難道不能硬上嗎?
「咦咦?用闖的?」傻了下,紅鸞有些不確定的問,「呃……我們闖的過去嗎?」
「不試試怎麼知道?反正這正規解法我鐵定是不會的,只好走偏門囉~」
聽到這樣的說詞,紅鸞垂下肩膀,有些無奈的將行李放到地上:「家主母明明就常說,要你沒事多看書的……」
「欸……我、我以後會多看啦……」
「真的嗎?」
「呃……」視線飄向右上方,啊!好白的雲啊……「總之,先來試試看吧!萬事起頭難,有了頭就不難了嘛!」
嗯,真的是這樣嗎?
遠方,正在吃豚骨拉麵的霧島突然想起一件事。
「啊!糟糕……我剛剛好像只有把攻擊陣拔掉而忘了把防禦陣取消……」頭上掛起一滴汗珠,霧島的心咯登一下,「欸,只要她們不主動攻擊……應該是沒關係的吧……」
應該。
霧島沙耶如此安慰著自己,然後繼續吃她的豚骨拉麵,渾然不知遠在另外一邊,某人跟某鳥正陷入苦戰之中……

「哇啊!」
一陣暴風吹過,眨眼把某人狠狠吹上了天,那個某人不是別人,正是說有了開頭就不難的白羽柔,只見她被驟起的狂風捲飛,狼狽的在空中旋轉身體,然後一腳踩上樹幹。
『羽柔!』化出原型的紅鸞展開紅翅飛翔,緊張的飛到她身邊,『妳沒事吧?』
「沒問題沒問題!」擦擦臉上的灰,白羽柔目光灼灼地盯著眼前的龍捲風,「終於出來了吧?沒搞錯的話這個就是防禦陣式,把這個打壞陣法就會出現漏洞,到時候就可以出去了!」
看著這個龍捲風,羽柔探手進口袋裡拿出一疊符咒來,「傷腦筋,昨天忘了畫符,手頭上能用的符不多……」
『家主母常常要你有空就多練符的……』
「唉呀,反正夠用就好,東西貴在實用不貴多啦!」有點窘的回應,白羽柔手忙腳亂的挑了幾張符出來,「嗯,符不多,就求一擊成功吧!」她現階段會的符咒也不多,來來去去就幾種,嗯,這然這個是入學測試,那麼應該不會太刁難考生才對,本來嘛,如果她真的什麼都會的話,那也不用去上學了。
白羽柔這麼想著,然後把符咒往空中一拋,將百里橫在胸前,起手就是她目前最擅長、威力也最大的雷符跟火符綜合版!
「紅鸞!雷火符印!」大喊道,然後隨著紅鸞的鳴叫聲,天邊紅光一閃,一道火柱混著電光砸了下來──

「──呼哈!吃飽嚕~」霧島沙耶心滿意足的喝下最後一口湯,啊~這家拉麵真是不錯,下次有機會再來光顧好了,「老闆,結帳~」
付完錢,霧島走出店門口,三步併做兩步的跑進一個隱密的巷子召喚出自己的靈獸兼坐騎:一匹大大的白色老虎。
「好,走吧小白~我們回去剛剛那裡~」沒等老虎反應過來,霧島沙耶逕自騎了上去,「跑快點喔,我有點擔心那兩個小傢伙。」
『別叫我小白,還有,既然擔心你幹麻不自己用飛的?』沒好氣的答話,老虎撒開步伐開始奔馳,『妳飛的又不會比我跑的慢,幹麻老叫我出來跑步啊?』
「人家今天穿裙子嘛!你好意思讓我被人看光啊?」
『妳哪天不穿裙子……』
「呃……」霧島沙耶乾笑了下,可學校制服本來就是裙子嘛,這她也沒辦法啊~「唉呀,別這麼小氣,才一點點距離而已,對了,我順便確認一下她們倆現在在哪。」
『妳還沒確認好就叫我跑?』當下,老虎很想立刻採煞車好把背上的人摔出去。
「唉呀,反正她們不會跑太遠啦,我看看喔……」一手摸出學校配給的星盤,霧島運起追蹤魔法細細觀察起來,然後驚訝的發現上頭的光點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了,「咦?她們還真的破陣了啊?看來是個對陣法很有研究的新生喔~」
『搞不好只是破壞力強大的暴力份子,』涼涼的說,老虎慢慢停下腳步,『現在呢?她們移動到哪去了?我要往哪跑?』
「哼嗯,還是跑去剛剛那裡吧,我得把殘存的陣法撤掉,還要回收陣眼石,然後再追上去,她們倆是用走的,很快就能追上的。」
『了解。』接到指令,老虎再次發足狂奔,不過當牠載著霧島抵達現場的時候,饒是看過各大場面的牠也讚歎了下,『嘖嘖,以一個新生而言,能搞成這樣真是挺了不起的……』
眼前又是火燒的痕跡又是被雷霹過的樹,還有被風吹的亂七八糟的竹子、小樹叢跟一堆石頭,怎麼看都像被砲彈打過一樣。
「哇啊~~少在那裡說風涼話,快來幫我收拾啦!」霧島沙耶心中慘叫了下,然後開始跑來跑去撤掉她那被破壞的亂七八糟的陣法,噢,那已經不能稱為是陣了,因為只剩一堆渣,連陣眼石都出現細微的裂痕,「慘了,搞成這樣,規定上是不能擾亂環境的,嗚,我會被扣分的啦……」
『與其想那些還不如快點恢復環境,下次例行報告應該是晚上,妳還有很多時間,』老虎悠哉的說著,然後用大掌拍著地上的石頭,慢慢將本來的道路清出來,『嗯?這個新生身邊跟了一個不錯的靈獸嘛。』
「嗯,是隻火系靈獸,跟她的屬性很搭。」認命的修復環境,霧島忙碌的跑來跑去,啊啊,一切都是為了暑假作業!及格才能升級啊!
很搭?
老虎坐了下來用後腳搔了搔耳後。
能把石頭表面都燒融的火力,這可不只是『很搭』兩個字就可以帶過的啊。
不過這件事還是別告訴沙耶好了,免得她會『為了幫助新人控制火侯克制力道』而想出什麼奇怪的點子。老虎這麼想,然後默默的把那些石頭拍到一邊去。
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就在霧島她們忙著收拾殘局的這個時候,白羽柔,今年十四歲,又一次遇到了難題。
「嗯嗯嗯~~奇怪了,」看著地上指向東南方的百里,羽柔一整個頭大,「百里,妳今天發燒嗎?怎麼現在出來的方向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樣啊?」
百里的勾玉抗議的發出光芒,整個環身也嗡嗡作響,覺得自己受到了汙辱。
「不然妳倒是說說看,怎麼兩次指路會是完全相反的方向啊?」
勾玉的光暗了下去,百里又不動了。
「羽柔,要不我們先吃中餐吧,」拿出背包裡作好的午餐便當遞給對方,紅鸞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了下來,「我做了飯糰,裡頭有包肉喔!」
「唉,也只能先這樣了,」收起百里,羽柔接過午餐跟著坐了下來,「總之,等等我們先下山再說,得找到晚上住宿的地方,要不然就只能露宿野外了……」
「露宿啊……」喃喃地重覆著,紅鸞突然恍然大悟的點起頭來,「喔喔,難怪了。」
「難怪什麼?」
「喔,家主母有叫我帶露營用具,所以我有帶簡易帳篷,看來好像真的會用到呢!」天真的笑著,紅鸞完全不知道自己這句話對羽柔帶來多大的衝擊。
「……簡易帳篷?」
「對啊,就是小小的,但是一拉開充氣就會砰地一聲變大的好東西。」認真解說,紅鸞比手劃腳的說明。
「……媽媽要妳帶的?」
「嗯,對啊。」大力點頭,然後她看到羽柔的頭沮喪的低了下來,「怎麼了嗎?羽柔?」
「沒事,我只是覺得前景一片黯淡……」她的媽媽雖然講話永遠都不說重點,但是只要開口就是鐵口直斷,看樣子,她們可能真的要露營了,而就在羽柔煩惱著露營的時候得去哪裡洗澡的同時,紅鸞卻很努力的在研究天空。
「羽柔。」
「嗯?」
「天空很亮啊,為什麼會黯淡啊?」
……
………


從七年前的那一刻起 我就這麼下定決心
以後不管面臨什麼事情 我都絕不放棄 也不再哭泣了
但是 我現在可不可以反悔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